主页 > 时事新闻 > 戎默︱南宋“中都”今安在?诗词读本注释的撰写
2014年05月21日

戎默︱南宋“中都”今安在?诗词读本注释的撰写


  俞平伯先生的要害证据,即所谓“蟋蟀北方呼为促织、趣织,自汉以来如此,非始于宋”,这层次由看似有理,实则最有裂痕。我们知道,语言,尤其是方言,并非是一成稳定的,蟋蟀在汉代北方称为促织,并不能成为在宋代南边不能称为促织的来由。我们如今的杭州话里就有华夏官话的元素,而这种元素的插手,正是由于南宋迁都的原因。那缘何“促织”一语不能成为南宋时临安对蟋蟀的称号呢?宋末元初周密的《武林往事》,是一部记录南宋临安光景、风尚的书,个中卷六“小经济”一条,即摆列临安的各色物品,个中就有“促织儿”、“促织盆”之说。可见,也许“促织”一词,恰恰正是其时临安对蟋蟀的称号。

《宋词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