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朴素有真意——“赤子的心”与傅雷的艺术评论
2014年05月21日

朴素有真意——“赤子的心”与傅雷的艺术评论

  溥心畲:山水画固然薄弱,松散,荒率,花鸟的程度却是跨越大千太多!一般涵养亦非大千可比。

  傅雷先生是民族精力的斗士,也是文化的本心,高山仰止。他也是我敬仰的一位真正的文化大家,翻译了很多世界级作家的作品,塑造了文化的金字塔。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能在中国找到泥土,可以说长短常幸运的,因为它赶上了傅雷。傅雷翻译它,不是从中国传统文化看它,也不是以法国文化气氛看待它,而是从中西团结的角度来从头审视它,通过再创作,让中国读者相识它、接管它。这种作法自己就了不得,冲破了传统,揭示了语言艺术的奇特魅力以及作品内容的出色绝伦。傅雷先生将传统国粹与西方文学的精华有机交汇融合在对《约翰·克利斯朵夫》的翻译中,却没有生硬的陈迹,卖力了不起。正如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南京大学资深传授许钧先生所言,傅雷是一位文化先贤,他将中国文学语言运用得精妙到极致,在从异国他乡引渡的征途中,深入浅出,把汉语言的新文化成果演绎得精准、诗意化,使中国传统在差异民族语言中生根、着花、功效,使翻译到达最高地步——信、达、雅。
  傅雷先生在艺术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因此在家信中他还以相当多的篇幅谈美术,谈音乐,谈表示能力、艺术涵养等。克日,我又翻读了傅雷致黄宾虹的121封书信,读毕笃志思想,颇有感悟。

  除了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贝多芬传》《托尔斯泰传》外,傅雷先生还翻译了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丹纳的《艺术哲学》等。与傅雷译而优则著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傅雷家信》一样,这些都是我很是喜爱的读本。



  (本文选自滋芜作品选集《西窗月色》)
  吴湖帆:吴湖帆君近方率其门人一二十辈大开画会,作品类多,甜熟趋时,上焉者整齐精工,仿照形似,下焉者五色杂陈,不免恶俗矣。如此传授为生徒鬻画,计固良得,但去艺术则远矣。

  石涛:石涛为六百年(元亡今后)来天才最高之画家,技能方面之广,造诣之深,为吾国艺术史上有数人物。

  最后,我们朗诵一段傅雷先生译的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蒙蒙晓雾初开,皓皓旭日方升……江声浩大……钟声复起……天地重光……英雄出世……”在译《约翰·克利斯朵夫》中,傅雷先生借天下之狂言,以自励者励人,以自铸者铸人,以自树者树人。他以虔诚之心,365bet体育,凭魏晋之风,借传统文化,打开这部世界宝典。傅雷先生的绝妙翻译,让我的心灵丰满、思想富厚、情感热烈起来,让我回归到山川田畴、湖畔溪旁、大川河道、草茵海蓝中去……我们在月光下轻吟它,如同低唱元曲《行香子》:“却有些风,有些月,有些凉。日用家常。木几藤床。据面前、水色山光。客来无酒,清话何妨。但细烹茶,热烘盏,浅浇汤。”同理一境,妙不行言。


  齐白石、黄宾虹:以我数十年看画的程度来说,近代名家除白石、宾虹二公外,余者皆欺世盗名;而白石尚嫌念书太少,打仗传统不足(他只崇敬到金冬心为止)。宾虹则是广收博取,不宗一家一派,浸淫唐宋,集历代各家之英华之大成,而构本钱身脸孔。尤其难堪者他对以前的大家都只传其神而不袭其貌,他能用一种全新的笔法给你荆浩、关同、范宽的精力气概,可能是子久、云林、山樵的意境。(黄宾虹)他的写实本事,不消说国画中几百年来无人可比,即大名鼎鼎的海内几位洋画家了难与比肩。他的归纳综合与综合的智力极强。所以他一生的脸孔也最多,而乐成也最晚。六十阁下的作品尚未成熟,直至七十、八十、九十,方始至高无上。我认为在综合前人方面,石涛今后,宾翁一人罢了。

  白石老人则是全靠天赋的色彩感与对事物的新鲜感,线条的变革并不多,但比吴昌硕多一种婀娜娇媚的芳华之美。

最新文章



  链接:《西窗月色》简介

24小时人气排行


  本日我们眷念傅雷先生,研究他的学术思想、人格魅力,以及家信中的拳拳爱国之心、对世界文明古国艺术的完美解读。我们会发明,傅雷先生在其时所作的一些坦率、锐利的美术评论,经验了一个多甲子的涅槃,担当住了时间的洗涤。他旧日对张大千、齐白石、黄宾虹等人的美术作品的评论仍然在理,没有错误。下面我录一些傅雷对画家的武艺、文字、涵养所做的评论:

  傅雷是一个真人,他用赤子之心看待周围的人与事。我读傅雷先生的书,打动、感应、叹息。他的书教诲了我们,让我们反思。我读傅雷先生的家信、译文全集时,常泪如泉涌,在打动、感应、叹息的同时,我也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森根先生一样,谩骂那些丧心病狂者,谩骂那些鄙俚下流的小人,谩骂那些在举动中饰演恶魔的“鬼”……如果傅雷先生能活得更久,我们的国度、我们的民族岂不又多一大笔丰盛的文化遗产?因为就眼下他所留下的文化遗产,也已足够令我们这个民族沉思、欢快与孤高了!
  而当下,有一股伪复古、虚假之风,行文半文不白,生、硬、涩、假、虚、作等,在文化界风靡。学者不像学者,专家不似专家。殊不知,与时俱进,是时代的军号,也是社会成长的一定纪律。“五四”新文化举动之后,用白话文便成为一定趋势。我坚信胡适、陈独秀、鲁迅、钱玄同、李大钊等文化先贤们,古文基本并不差,但他们都带头鼓起了新文化举动,建议白话文,使语言和文字更细密地统一起来。如今通读他们的作品,仍觉朗朗上口,通俗易懂。

  傅雷与黄宾虹,都是大家级的人物,一位是翻译家兼艺术史论家,一位是博学多闻的学者、集大成的画家。两人书信往来,少有虚、假、生、涩、做,只见平实、真诚,或谈论艺术主张、文化近况,或叙说交易生计、亲情友谊,言之有物,物中有情,大白了事,开门见山,绝无迂腐之气,也不避忌“钱”字,随心随意。由此可以断定,只有真脾性的人,才气有大作为,能成大器。凡做人,或干事,365bet,假了,则不立。朴素、实在,是艺术人生的基础。

  惋惜1966年9月3日,傅雷58岁,朱梅馥53岁,他们从容地走了,以灭亡来保卫本身的清白与尊严。傅雷,赤子之心,是文化的贵族,也代表了文化本心。《傅雷家信》记录了傅雷在生命最年华还对黄宾虹的书信做了退还给其后人的交接。从退信这件事上看,傅雷心田清洁,尊重他人的隐私。两位大家求真求诚的立场、平实朴素的气势气魄,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追求的,值得我们进修再进修。本日我们重温傅雷,是人文精力的苏醒,是艺术气息的浓烈,更是学术研究及文明阅读的进步。我们重温傅雷,对我们人生与事业举办反思,将受益一生。
  张大千:足下所习见者想系大千辈所剽窃之一二种脸孔,其实此公宋元功力极深,不从古典中泡过来的人空言创新,徒见其不知天高地厚罢了(亦是自欺欺人)。大千是另一路投机分子,一生最大本事是造假石涛,那却是顶尖儿的最高级好手。他本身创作时充其量只能窃取道济的一鳞半爪,可能从陈白阳、徐青藤、八大(尤其八大)那儿搬一些花草来迷人唬人。往往俗不行耐,趣味初级,仕女尤其如此。


  《傅雷家信》是将傅雷先生写给家人的书信编纂而成的一本集子,收集了傅雷先生1954年至1966年5月的数百封书信,最长的一封信长达7000多字。人民文学出书社原社长楼适夷是位老革命,与傅雷先生是存亡之交。当年他是我党的地下事情者,为了躲避仇人的追捕与搜查,躲宿在傅雷先生江苏路的家中。厥后,新中国创立后,他到南边休假,又在傅雷先生家,与傅类似床而眠,除谈论学术之外,更注重的即是傅雷先生的家信稿本。傅雷先生是在家信中倾吐本身的人生观、学术观、世界观,把孩子当做仅有的论述工具,字里行间布满着爱。楼适夷在《傅雷家信·代序》中说:“这是一部最好的艺术学徒涵养读物,这也是一部布满着父爱的苦心孤诣、费尽心血的教子篇。”我读了三联书店范用先生编辑的《傅雷家信》后,爱不释手。书中随处布满了父亲对儿子的挚爱、期望,对国度和世界的高贵感情,以及对文化的敬畏之心。我以此书作为人生修炼的方针,经常比较着反省本身。厥后我又读到香港中文大学金圣华传授作序的《傅雷译文全集》,心中更是清晰地呈现了傅雷高峻、完美、率真、坦荡的形象。

《傅雷家信》五十周年眷念版由译林出书社出书

  我们惦记傅雷,我们眷念傅雷。

热门帖子

  吴昌硕:吴昌硕全靠“金石学”的工夫,把古篆籀的笔法移到画上来,所以有古拙与素雅之美,但其流弊是干涸。
  滋芜,又名朱志武,1963年7月生,安徽省黄山市歙县人。传授、美术学博导。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政协第九、十、十一、十二届安徽省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八次、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美术教诲研究》学术期刊主编,安徽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多所大学、美术学院兼职传授、特聘传授,安徽省新安画院院长,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其代表作有《故乡的古树》《新房·新娘·初吻》《春回来》《献瑞》等,主要著作有《中国绘画史》《中国美术品评史》《滋芜画集》《一秋集》《历代黄山图题画诗考释》《滋芜绘画作品选集》等。


  傅雷先生是多么的真诚,他对文化艺术又是多么的虔诚。艺术要进步,便要保持它的神圣。纵观今世的美术评论,多半是锦上添花、奸商吹嘘、云山雾罩。而傅雷的评论固然简短,却远比本日那些矫饰学识、繁琐冗长的文字更具观赏力和表示力。这些评论让我们看到文化人的朴素与高尚,让我们重温语言的魅力,有助于消除当下的美盲现象。

  有些人以年数代沟来表明本身的“伪复古”倾向,其实否则,学问之事,真正进入了,与年数无关,也没有那么玄。深入浅出是大家风度,而浅进深出误人也害己、欺世盗名。傅雷与黄宾虹友谊始于1943年,这一年傅雷35岁,黄宾虹78岁,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平。他们交友后,就像磁石一样,都十分浏览对方,视对方为知音,常常通信。黄宾虹与傅雷是精力良知,更是文化的正脉。黄宾虹曾对多人说:沪上连年来,只有傅雷精研画论,识得国粹,通融西洋美术……傅雷了不得的目光和大家的言语,都是在这平白如水中修炼成的。他用这目光及言语汇报人们艺术的真谛、糊口的本原。开门见山,是当下建议的一种康健文风。半生不熟的文言文,不中不西的东拉西扯,将学术殿堂搞得如同迷宫一样,这是一种误导,高校里尤其要不得。教授常识,需要接管的人们能消化,就像食物的各类养分需要被身体接收一样。
  2016年10月15日至17日,上海浦东傅雷文化研究中心连系国度图书馆等举行眷念傅雷佳偶系列勾当,我有幸被邀请介入。我是读着傅雷的作品集,前往他的老家南汇他与朱梅馥的墓前谒拜的。已80岁高龄的傅敏先生在上海浦东福寿园海港陵园祭奠勾当典礼上动情地说:“傅聪知道这个勾当,因为在海外不能来,他跟我说,心里就一句话,我只想控告(泪)。他这句话也表达我心里的感觉,我也想控告。可控告又怎么样呢?我记恰当年下葬怙恃骨灰的时候,我曾经讲过我们必然要把造成这个悲剧的来源铲除去。几年来,我越来越深感受到,要铲除去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可是,我以为我们本日眷念他们,就是发扬他们的精力,让他们的精力化到千千万万人们的心中,这样,总有一天才有大概把这个来源铲除去。在当前我们眷念他的意义就在这里,发扬他的精力,赤子孤傲会缔造一个世界……”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