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塞尚与中国画
2014年05月21日

塞尚与中国画




  从对大自然的领略着眼,塞尚已经到达了这样一个理念:即在他的风光画里,他正在试图捕获的大自然只能是一个生成(becoming)中的世界,而不是西方古典视觉观念中的主客观二元对立中的客体——大自然只是一个线性透视下有待掌握的存在(being)。这一点说明塞尚大概是西方第一个领略生生不息的大自然,并把大气气氛及其意象的活动性看成捕获工具的艺术家。毫无疑问,这已经很是靠近于中国文人画对山水和自然的领略。

  中国的文人画观念及其理论,固然晚至北宋时才提出,而大局限的实践则要比及元代今后才会产生。但文人士夫对大自然出格是山水的领略,却可以追溯到早得多的文献。《周易》讲“生生之谓易”,是最早强调宇宙举动和发展不息的道理的记实之一。《老子》同样强调“无往不复”、“反者道之动”的自然运行道理。而到了文艺思想高度自觉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宗炳更是提出了“圣者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像”的理论,旨在消除人与物之间的二元对立,强调“圣者”和“贤者”与自然万物的互相投射、彼此培育。在唐代大诗人李白富有想象力的诗中,他竟然唱出了“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极高超之歌。仅此数端就足以说明,在中国文人士子心目中,自然山水决不是一个无生命的客体-工具,而是与我互相生成、发兴和周流的十全十美的世界。

黄宾虹《栖霞岭》

说两句





塞尚《圣维克多山》

塞尚《河滨的风光》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无论是在器与术的层面——笔法与构图,照旧在形而上的道的层面——对世界的基础领略,塞尚都到达了与中国画(尤其是文人画)互通的地步。这背后的原因毕竟是什么?照旧一个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不外,当大都西欧学者还在科学和视知觉的理论中接头塞尚时,中国画的理论却提供了深入领略塞尚的另一条路径。我认为世界各国文明需要彼此警惕,才气得到自我认识。在西方现代艺术的较量视野里来认识中国画(黄宾虹在20世纪上半叶就曾断言,“不出十年,画当无中西之分……”等于一例),从中国画的视野里来从头审视西方现代主义,都是借镜的需要,可以互相看待,相互发现。


热门帖子



  我想从三个方面来阐明塞尚与中国画的会通之路。一是从最根基的笔法开始,塞尚的晚年作品笔法越来越自由灵动,不再拘泥于物象的再现,而是靠近于中国画的写意造型。这使得他的笔触拥有了独立的表示性和审美代价,雷同中国画中的笔墨。


  笔 法

24小时人气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