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明清时期西洋钟表的流传
2014年05月21日

明清时期西洋钟表的流传

  乾隆年间曾任两广总督的赵翼在其《簷曝杂记》中提到钟表时,称其特技:“自鸣钟、时辰表,皆来自西洋,钟能定时自鸣,表则由针随晷刻指十二时,皆特技也。”其实,早在明末,西洋钟表已通过宗教和商业的渠道,从广州进入本地,开启了一段备受瞩目标中西文化交换史。

说两句

  在传教渠道之外,跟着中西商业在广州通例性地展开,尤其乾隆年间“一口通商”制度确定,西洋钟表商业在广州也日渐繁荣。《粤海关志》记实“历来外番各国夷人载货来广,如钟表、哔呢、羽绒等货,各投各行商生意业务”,粤海关明晰划定西洋钟表的各项税则,并划定其生意业务由行商承办。这些入口的西洋钟表,是每年元旦、端阳和万寿节贡品中必备之物。乾隆二十二年(1757),粤海关总督李永标、广州将军李侍尧纳贡“镶玻璃洋自鸣乐钟一座,镀金洋景表亭一座,镶玛瑙时辰表两圆”,乾隆帝看过贡品后传谕“此次所进镀金洋景表亭一座甚好,嗣似此样好得多觅几件,再有此大而好者亦觅几件,不必惜价,如觅得时于端阳贡几样来”。(《乾隆朝宫中进单》)

最新帖子

  入清之后,宫廷对西洋钟表的喜爱有增无减。康熙帝曾作诗《戏题自鸣钟》:“昼夜轮回胜刻漏,绸缪宛转报时全。阴阳不改衷肠性,万里遥来二百年。”康熙注重西洋钟表的科技性,在养心殿造办处自鸣钟处下设制钟作坊,让西洋传教士技师仿制、维修欧洲机器钟表。广东督抚按期向朝廷讲述来华外国商船上是否搭载有非凡武艺之西洋人,康熙四十六年(1707)五月,康熙特差人到广州传旨督抚,“见有新到西洋人若无学问只传教者,暂留广东,不必往别省去。……若西洋人内有武艺巧思或系表里科医生者,急速著督抚差家人送来”。这些西洋人中包罗钟表技师,他们以广州作为据点,申请核准、等待复原、进修汉话,最终进入宫廷。康熙五十五年(1716)传教士林济各进京,他精研钟表建造,在做钟处主持清宫钟表建造。雍正天子也喜欢自鸣钟,注重其实用计时成果,他继承招募西洋技师进宫,并选募民间钟表匠,宫廷廉价钟表数量增多,做钟处局限扩大。最有名的为雍正七年(1729)入宫处事的法国传教士沙如玉,他在造办处建造包罗小表、子时钟、问钟等差异范例的钟表,还按照宫中夜间打更需要发现报更自鸣钟(更钟)。乾隆朝继承引进和利用西洋钟表技师,做钟处中外匠役人数达100多人,堪称盛况。西洋技师造就了最早的中国钟表匠,他们建造了大量钟表,仅乾隆十五年(1750)到乾隆二十四年(1759)的十年间就做出钟表56件。现存清代自鸣钟、更钟、时乐座钟、闹钟等大多为乾隆时期出产,造型多为楼台、亭阁、寺塔等修建形式,建造中还需漆、铸、牙、玉、木、金等其他作坊的协作,所产钟表用料贵重,式样奇巧,做工风雅。

  明清时期,广州是中国与世界来往的重要场合,大量西洋物品在此汇聚,并由此进入本地,影响中国社会。广州率先引进西洋钟表工艺建造技能,并融合中西艺术气势气魄和技能,培育了一批武艺良好的能工巧匠。西洋钟表从采买到建造,完成了从商品到产物的转变,365bet,同时也凸显了广州在中西商业与文化交换中的重要职位。
  英国东印度公司是18世纪对华商业最重要的西方势力,与西洋钟表的入口和建造有着密切干系。自鸣钟体积小、代价高、利润大,是英国商人船长乐于携带的私人商业商品。尚有英国钟表匠以中国为主要市场建造钟表,今朝所知与英国东印度公司干系最密切的钟表商是詹姆斯·考克斯。他是伦敦著名珠宝匠和机器师,18世纪50年月开始在伦敦雇请能工巧匠建造钟表,凭据东方题材设计,利用宝贵珠宝镶嵌装饰,主要面向印度和中国市场。1766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向考克斯订购了两座镶嵌宝石的大型自鸣钟作为给清朝天子的礼品;1766-1772年,他出口到东方的自鸣钟代价达75万镑。由于入口太多,广州自鸣钟市场饱和,认真收购的行商写信给英国东印度公司诉苦货品积存已达百万两,甚至呈现了行商因此破产的环境。1772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克制考克斯出口自鸣钟到中国。1778年,考克斯呈现财务坚苦。为了走出逆境,英国东印度公司同意其子詹姆斯·亨利·考克斯来广州举办为期3年的自鸣钟销售勾当,亨利以私商身份于1781年2月抵达广州,开设了名为“詹姆斯·考克斯父子商行”钟表商店,1787年又与私商丹尼尔·比尔相助建设钟表商店“考克斯·比尔商行”。从1783年到1796年,瑞士日内瓦建造的大量钟表等机器成品被运到广州由该商店出售。另外,包罗来自瑞士的钟表制造商和商业商都曾来广州从事商业和钟表建造,如马戛尔尼使团成员、瑞士钟表匠珀蒂皮埃尔,没有跟从使团回英国,而是留在澳门和广州为内地钟表商事情。嘉庆年间马光启游历岭南,在其《岭南漫笔》中具体记实了广州红毛馆(英国馆)所见之钟表匠:“红毛馆人最白净硕,365bet体育,善作钟表,有幼年者云十三岁来粤,今已十七年矣。有一钟高四五尺,中有四五层,每层有一金架,眼前有一团花,上层有两洋雀,客至,以构造挑动之,下面作乐,备金石丝竹之声。每层团花各开数十种,翻转不窍。上层洋雀飞鸣跳跃,作各类鸟声与钟声相应和。夷人奇巧一至于此,欲卖万钱,尚待价未售也。”英国馆钟表匠人脱手特殊,奇巧之器囤积居奇。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最新文章

  作者:江滢河(中山大学汗青学系传授)
  广州当地钟表建造可以追溯到康熙年间,早年当地技师的技能程度一般。乾隆年间编撰的《广州府志》称:“自鸣钟本出西洋,以索转机,机激则鸣,昼夜十二时皆然。广人亦能为之,但未及西洋之精良。”不外,富有创新精力的广州钟表匠,尽力进修新技能,到乾隆时代,他们缔造了既有浓重中国色彩又带有西方艺术气势气魄的广钟,形成了相当局限的钟表制造业,成为王侯将相喜爱的摆设保藏,为海内钟表建造之翘楚。马戛尔尼使团成员巴洛提到:“中国人在广州的建造已经和伦敦的一样好,这些精良机器品的价值只有考克斯等客栈运来的钟表价值的三分之一。”广钟工匠武艺超群,在造型、机芯上可与西洋钟表相媲美,尤其在价值上占有优势,更容易在市场上行销,广州陌头还呈现了专卖自鸣钟的店肆,自鸣钟成为清代贵族家庭普遍的摆设,不少官员以广钟作为西洋钟表的取代品进献天子。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拍卖信息

  明代万积年间,西方传教士利玛窦等力求进入本地传教,他们在广东等地居所陈列自鸣钟等西洋奇器。自鸣钟集报时、音乐和机器运作于一体,精思神巧,富有情趣,将之赠送给中国官员并进而献给天子,实现传教目标,最为符合。万历二十八年,利玛窦送给万历天子的礼品中就有自鸣钟两架,“……谨以……珍珠镶嵌十字架一座,报时钟二架……奉献于御前。物虽不腆,然从极西贡来,差足异耳”。

  《光亮日报》( 2019年07月15日 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