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华艺国际2019春拍泛起吴冠中与他的黄山竹林
2014年05月21日

华艺国际2019春拍泛起吴冠中与他的黄山竹林

竹海 布面油画 1985年

  “地皮不老,却更改了。原先,村前村后,前村后村都披覆着一丛丛稠密的竹园,绿荫深处透暴露片片白墙,家家都隐伏在绘图中。一场‘大跃进’,一次‘共产风’,竹园不见了,像撕掉了帘幕,一眼便能望见许多几何统统裸露着的村落。我童年时心目中那曲折、深远和神秘的家园消失了……”

最新帖子



  “每碰着这些竹林和竹海,我总出格喜爱在其浓荫里迷恋,细细浏览那扶疏的枝叶和茁壮的春笋。”

吴冠中 黄山竹林 木板油画

拍卖信息


  吴冠中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宜昌盛产毛竹,竹海纵横八百里,素有“华东第一竹海”之称。“竹映粉墙认老家”,吴冠中钟情于画竹,也曾大量临过文与可和郑板桥的墨竹,但是吴冠中并不满意于“竹干用大篆,竹枝用草书,竹叶用颜鲁公撇法”这种昔人画竹的程式。在他看来,“画竹之近影或特写,昔人中不乏精彩之作,石涛,倪瓒及虚谷等之竹都各有奇特清新的感觉。但历代表示竹林的画面不多,出色的更是少见,多半只是反复地分列很多个别之竹,一味用单调的加法,缺乏厚度与深度。竹加竹并不便是竹林,程式化的画竹方法基础不适应表示竹林的整体风采。”



  “我用油画来画竹林,勉力想表示那浓烈、蓬松、随风摇曳的竹林风采,以及那干枝交织、春笋密密的林间世界。”

——吴冠中《土土洋洋 洋洋土土》

  《黄山竹林》安全清幽的意境中随处可见艺术家的用心营造。画面运用竹林的竖向机关和“微仰”的视角来拉伸整个纵向空间,突显出竹林直冲云霄、挺拔向上的发展态势。竹子的骨干造型用灰绿突显,枝桠以细致、短促的横涂和刮痕来营造纤韧遒劲的结果,竹林密叶处,艺术家则用了意象化的处理惩罚方法,竹林近处细致勾勒星星点点几枝竹叶,远处的竹林更多运用抽象的笔触、差异明度的绿色来举办条理富厚的递变,泛起出竹叶婆娑、漫林浸透的结果。在绿色和褐色的主色调中遮盖着白墙黑瓦、红衣蓝衫,画面右下角散落的几朵蓝花,别增画面意趣。竹林袅娜摇曳,小径曲折幽深,屋舍掩映其间,远处人影隐现,营造出一种清新静谧, 闲静幽远的意境。


——吴冠中《水乡青草育童年》

吴冠中

黄山竹林 局部

最新文章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61×46cm 1973年

漓江竹林 木板油彩 1977年

  在《黄山竹林》读懂吴冠中的坚实

24小时人气排行


  曾先后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香港艺术馆、台湾汗青博物馆、新加坡国度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等处举行小我私家画展,海表里出书文集近百种。

  吴冠中自上世纪五十年月开始用油画表示竹林。进程中迷惑懊恼,却一直僵持摸索如何用油画画好竹林全貌。他曾觉得,“竹林色彩单一青绿,不易于发挥油彩的斑斓之拿手;竹林袅娜摇曳,风姿悠悠,好像又不宜发挥油画粗犷之特色。”却又在实践中自我推翻这一论断,“那一色青绿之中其实并非单一的青绿,其间色调的递变极为微妙而蕴藉,还真需操作油彩的明度与色相之富厚才足以搪塞;谁说油画只限于表示明晰的面子呢?技法无定规,表示中的不择手段,正是择一切手段……”


说两句

  吴冠中(1919-2010)江苏宜兴人。1936年考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师从林风眠、李超士、常书鸿、关良、潘天寿等各人。1946年考取教诲部公费留学法国,1947年入巴黎国立高档美术学院学习油画。1950年返国后,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修建系、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北京艺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91年法国文化部授予“法国文化艺术最高勋位”,1993年获巴黎市当局授予的金勋章,365bet,2002年获法兰西学士院艺术院通讯院士。2003年获中国文化部揭晓的“终身成绩奖”。
  1973年,吴冠中到黄山写生,路遇一片竹林,勾起了他的竹林情缘,于是创作了这一时期极可贵油画佳作《黄山竹林》。
  吴冠中画竹:“不择手段”表示竹林之新貌

签名:荼·七三,黄山竹林、七三年作、赠寿滨、吴冠中、北京、七三年(不和)

——吴冠中《闲话画竹》


  在不绝实践与探索“以油画画竹”的进程,吴冠中徐徐体会到“师法自然”的重要性。他说,“大自然永远在诱惑我们,启示我们,讥笑我们的守旧和顽强成见……竹海多数在山坡上,有时气势确如海涛,浪涛随风,声色俱全,声的节拍与形的节拍谱写出感人的篇章。”如何用绘画表示的形、光、色、体、面、质、量等条件,以表达物境的声势,而又如安在声势感人中插手绘画的肌理,以使之到达富厚的画面条理与韵味,吴冠中对此作了深入研究。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分享,互动!接待扫描下方二维码存眷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吴冠中的油画风光创作早在20世纪60年月就已趋于成熟,1962年他颁发于《美术》杂志的《谈风光画》一文中,便对风光画创作提出了较为系统的看法。吴冠中追求的是一种有意境的形式美感。他认为风光画要以缔造意境为第一要义,“一切景语皆情语”。他的意境营造不是对自然风景的简朴摹写,而是按照本身的审美取向及画面感情需要来取景组成画面。所以他每画一幅画需要变革角度和所在,真实活跃地捕获物象的形式之美,再举办提炼组合。他的风光画既非刻板的写实再现,也不囿于绝对的形式主义,而是从容游转于两个层面,最终缔造出抱负的画面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