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汤仁泽:旧书信中的《章太炎全集》早期编纂过程
2014年05月21日

汤仁泽:旧书信中的《章太炎全集》早期编纂过程

  信共四页,连出书社付出家眷的遗稿稿费等问题,都思量周全。王仲荦请汤志钧与出书社率领协商:“既要按政策服务,也要照顾余杭家眷的情感。这方面但愿多思量一些,做得婉转一些,但愿念驰等人在这里起一个很好的桥梁浸染。”
  李来源是百姓党元老,1932年与金天翮、陈衍、张一麐在苏州提倡讲学,由金天翮致书章太炎,请莅苏讲学。1933年1月,国粹会在苏州创立,“以接头儒术为主,时有所见,录为会刊”,推李来源为主任做事。
  10月10日,章太炎作《民国恢复》讲演,内容略为:
  《出书说明》忽略了主要点校者“章门门生”的作为,而在2014年的《出书说明》中有所“弥补”:“20世纪70年月末起,本社组织章门门生及相关规模专家对章太炎的著作举办了首次较为系统的收集整理,从1982年起连续出书了《章太炎全集》八卷本。”还将原八卷本的整理者依各卷先后列名如下:沈延国、汤志钧;姜义华;朱维铮;徐复、钱玄、张芷、祁龙威、程敦复、王子慧、汤炳正;黄耀先、饶钦农、贺庸;王仲荦、朱季海、陈行素、姜亮夫、崔富章;蒋礼鸿、殷孟伦、殷焕先;章念驰、潘文奎、陈熠、张仁、宋知行、宋光飞,以此“表达对前辈事情的致意”。但详细的“进程与艰苦”,只字未提。
  《国故论衡》(八万七千字),士复同志愿意接受,您就近和他接洽,并请他和南大、南师有关人士接洽,未来上海开会,南京、武汉方面由他呈现。
  不立编委会,甚好。原则上我和各方面接洽,都同意由您主持其事(但不称主编)。
  沈延国找出章太炎手札,于同年12月11日函告:
  同年12月18日接蒋礼鸿函曰:
  1.“章氏丛书”,回收浙江图书馆本为底本,参校北京图书馆所藏手底稿。
  当年,《章太炎全集》作为上海社科院汗青研究所近代史室的重点项目,陆志仁副院长对此极为重视,并赐与有力的支持。
  按照今朝继承环境,本年拟将复旦大学标校的《春秋左传读》和苏州、上海合标的《膏兰室札记》、《诂经礼记》完稿送交出书社。《齐物论释》已完成,拟俟《庄子解诂》汇齐后一并出版。
  章太炎著述文字古奥,诘屈聱牙,索解不易,连句读都坚苦。有些难点的解读,非章门门生或再传门生,难以胜任。
  太炎夫人汤国梨先生已97高龄,此日出格兴奋,看到仲荦先生鬓髪皆白,戏语我曰:“还得他大(指仲荦先生),照旧我大?”(同上,第259页。)
  以上点校篇目已落实到小我私家,其他门生有待落实任务:
  未满一月,1978年11月19日汤志钧又接王仲荦的长信,洋洋二三千言,接头新发明并亟待办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