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台北故宫展典藏善本古籍,从文渊宝贝到天禄琳琅、宛委别藏
2014年05月21日

台北故宫展典藏善本古籍,从文渊宝贝到天禄琳琅、宛委别藏




  文渊宝贝

  天禄琳琅

  清宫藏书  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善本古籍,大多承继清宫,原藏于外朝与内廷的各殿阁。位于外朝的武英殿系专门建造朝廷敕修书籍的机构,文渊阁则为彰显皇室气派的宫廷藏书楼。内廷为天子、后妃们的日常起居宫室,然其间之养心殿、昭仁殿、慈宁宫等处,亦存置天子及皇室成员日常翻阅或私藏宝爱的善本文籍。
  台北故宫博物院多年来也来精心极力的蒐购征集善本古籍,50余年间计得善本古籍41000余册。此等新增图书入藏故宫,受到最妥适的整理维护,透过展览提供观众赏析,复开放予学术界参考研究,浮现善本古籍的代价与内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帝学》(清乾隆四十年永珹朱丝栏钞袖珍本)

  1928年,京师图书馆改名为国立北平图书馆。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作后,国立北平图书馆连续将馆藏图籍文物装箱南运,分贮上海、南京等地。1941年,袁同礼(1895-1965)馆长经与驻美大使胡适(1891-1962)接洽,精选102箱善本运往美国,寄存于华府国会图书馆。1965年,台北故宫博物院蒋复璁(1898-1990)院长(兼台湾中央图书馆馆长)发起索回,获国会图书馆同意。同年事末,102箱善本图书安详运返台湾。另国立北平图书馆18箱明清古地图,则先于1949年随文物迁运抵台。1985年,102箱善本及18箱地图拨交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使同样源自清宫的善内地图与院藏文物得以统合凝结。



  武英聚珍
  光绪六年(1880)起,杨守敬先后奉驻日公使何如璋(1838-1891)、黎庶昌(1837-1897)召请,接受使馆随员。期间,他多方把稳蒐访珍稀图籍,所得不只包罗从中国散轶出去的图籍,也及于日本、朝鲜发行的汉籍与贵重钞本、医书,成就厚实。1884,杨氏差满回国,在日访求之图书亦尽数携回。其后,他先在湖北黄州辟筑“邻苏园”(取其地比邻东坡先生所游黄冈赤壁之意),贮藏群书,继又将之移存武昌菊湾新建之“观海堂”书楼。1915,杨氏归天后,观海堂藏书由北洋当局收购,个中一部门拨交松坡图书馆,现归中国国度图书馆;另十之五六贮置集灵囿,1926年由当局拨交故宫博物院生存。抗日战争期间,观海堂藏书凡1,634部、15,491册随文物避寇南迁,复转徙至西南后方,365bet,后赴台。

《永乐大典》

  乾隆三十七年(1772),安徽学政朱筠(1729-1781)奏请校核《永乐大典》中的佚书,高宗遂谕令各省征集、采进种种图籍,继于次年(1773)开设四库全书馆,敕命内阁大学士于敏中(1714-1779)等纂辑《四库全书》,分经、史、子、集四部,共收录3400余种历代图书菁华。为妥善贮存这套大书,乾隆特谕杭州织造寅著(生卒年不详)前往浙江宁波,观察著名藏书楼天一阁的修建名堂,并照“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观念兴建文渊阁。首部《四库全书》于乾隆四十六年(1782)钞缮完成后,便入藏于此。全书共装成六一四四函、三六三八一册,写绘工整,校勘严谨,装潢典雅,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最富特色的善本典藏。

  阮元意在延续乾隆朝《四库全书》文化工程,故所蒐多为四库馆臣未收之书;除征集原刊本之外,又逐一精钞抄录,并亲撰概要。嘉庆天子继而命人整理,将之编成《宛委别藏总目概要》及《宛委别藏续编书目概要》,计收书一七○余部。正编仿《四库全书》,按经、史、子、集四部门类,并以木匣装帧;各书首叶上方可见“嘉庆御览之宝”玺印,显见仁宗天子对全书的珍视。民国今后,清室善后委员会点查宫中物品时,“宛委别藏”仅见存160部。

《东坡书传》




  据《秘殿珠林初编》卷二十四记实:“(孝庄)太皇太后钦命修造,镶嵌珠宝、磁青笺、泥金书、西域字《龙藏经》一部,共一百八本,内有释迦牟尼佛口授口传诸经”。《龙藏经》内含五万余叶经文,原置慈宁宫花圃佛堂咸若馆殿内。藏文经文以泥金书写于特製的磁青笺纸,泥金成色丰满,书体规则;上、下经板内可见七百五十六尊诸佛彩绘,造像富丽,周围饰以各式镶嵌珠宝,其上覆以黄、红、绿、蓝、白五色丝绣经帘。每函经叶、经板外配以装帧所用之丝、棉等材质经衣,附五色綑经绳,最外层则为掩护经函的黄棉袍袱。全帙装帧讲求精细,极富皇家气派,为院藏藏传释教法典中最受瞩目标一部。




《香要抄》(观海堂)

  汹涌新闻获悉,台北故宫博物院于8月10日起推出“院藏古籍善本选粹”展,展览内容含“清宫藏书”及“访旧蒐遗”两大单位,复各分若干子题。前者旨在说明前清宫廷图书庋藏与漫衍轮廓,兼及其卷帙之浩繁、装帧之讲求;后者先容台北故宫博物院创立后不绝蒐购、征集、获赠之所得为要。展览分为两期,第一期为8月10日——11月10日,第二期为11月16日——2020年2月16日。

  《藏文龙藏经》简称《龙藏经》,系康熙天子奉祖母孝庄太皇太后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之命所修造,内容包罗奥秘、般若、宝积、华严、诸经及戒律六大部,是总集释迦牟尼一生所说“教法”与所制“律典”的藏文译本。

  龙藏经
  “天禄琳琅”是乾隆天子蒐罗历代名刻佳椠,汇聚于昭仁殿的善本特藏。昭仁殿初为康熙天子念书起居地址,乾隆天子为眷念祖父,特将之改为珍藏历朝善本图书的地方,并以汉宫天禄阁藏书典故,为存置其间的宋、元、明善本及稀见秘籍定名“天禄琳琅”。乾隆四十年(1775),高宗命大学士于敏中等编订“天禄琳琅”藏书解题目次,彙为《天禄琳琅书目》。嘉庆二年(1797),昭仁殿惨遭火警,殿内善本尽失。仁宗天子亟欲规复旧观,乃命大学士彭元瑞(1731-1803)等再行蒐求校阅,编成《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天禄琳琅”图书,几为嘉庆年间从头整理续辑的贵重善本。
  文渊阁始建于明成祖永乐年间,初为皇家藏书之所,明末遭到焚毁。乾隆三十九年(1774),高宗令于紫禁城外朝东南边重建文渊阁,历时二年落成,其目标系为庋藏局限雄伟的巨编——《四库全书》。



《新刻出像音注劝善目莲救母行孝戏文》

《芥子园画传》

  武英殿完工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最初是天子处理惩罚政务的场合。康熙十九年(1680),清廷在此设立造办处,认真工艺建造,并兼办图书刊印与装潢事宜。雍正七年(1729),武英殿造办处改名为修书处,自此成为专门建造朝廷敕修书籍的机构,可谓为其时的国度出书社。


  宛委别藏
  清代天子毕竟看些什麽书?殿阁内又保藏了哪些书?观众透过本单位“武英聚珍”、“文渊宝贝”、“天禄琳琅”、“宛委别藏”、“龙藏经”诸项说明及图书展示,可相识清帝主导宫廷藏书的中心思想,摸索天子崇文重道的政教立场,以及鼓吹文治功业的伟大壮志。
  访旧蒐遗






观海堂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