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杨绛:《狂妄与成见》有什么好?
2014年05月21日

杨绛:《狂妄与成见》有什么好?




一九八二年


喜剧固然据亚里士多德看来只供娱乐,柏拉图却觉得可供照鉴,有教诲意义。这和西塞罗所谓“喜剧应该是人生的镜子……”看法沟通,西班牙的塞万提斯、英国的莎士比亚都曾引用;菲尔丁在他自称“喜剧性的小说”里也用来阐说他这类小说的坚守。这些话已经是论喜剧的常谈。所谓“镜子”,无非指反应人生。一般认为镜子照出丑人丑事,可充针砭,可当鞭笞,都有警戒的浸染。


from the memoir by J. E. Austen-Leigh.


《狂妄与成见》的故事,讲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英国某乡镇上某乡绅家几个女儿的爱情和成婚。主要讲二女儿伊丽莎白因少年绅士达西的狂妄,对他抱有很深的成见,厥后奈何又消释了成见,和达西相爱,成为家族。


奥斯丁文笔简洁,用字得当,为了把故事论述得好,不吝把作品重复修改。《狂妄与成见》就是曾经大斫大削的。“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奥斯丁固然把《狂妄与成见》称为本身的宠儿,却嫌这部小说太轻松明快,略欠黯淡,没有明暗相互衬托的结果。它不如《曼斯斐尔德庄园》沉挚,不如《艾玛》讥讽得深刻,不如《劝导》缱绻,但是这部小说最获得普遍的喜爱。



拍卖信息



Title page.Jane Auste. Pride and Prejud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