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魏晋南北朝时期文房器用考略
2014年05月21日

魏晋南北朝时期文房器用考略


高14厘米 口径22厘米


说两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笔作为文人日常书写东西,在魏晋时期工艺相当成熟。
  魏晋南北朝时期上层贵族和士人注重仪容,追求精美华丽,奢靡成风。从汉时就普遍存在的簪笔现象,在魏晋时期演化成一种象征可能礼节。此时簪笔成长为簪白笔,即不消来书写的笔,笔头清洁为白色,本来便于书写的实用成果转变为礼节象征。“白笔,古珥笔,示君子有文武之备焉”(《钦定四库全书》五代马缟《中华古今注》卷上),“三台五省二品文官簪之,王公侯伯子男卿尹及武官不簪,加内侍位者乃簪之”(《晋书·舆服志》),因此一方面魏晋人在对毛笔的建造上追求书写结果,注重笔毛的拣选和建造,改造了笔头;另一方面出于对本身职位的展示,在笔管束作上极尽其奢。建造笔管的质料据史书记实就有精选的木、竹、玉、铁、琉璃、象牙、犀角等,再有镂刻、嵌宝、错金或饰金等工艺,应相当精细华贵,惜今朝尚无出土实物可见。西晋傅玄有《笔赋》云:“简修毫之器兔,选珍皮之上翰。濯之以清水,芬之以幽兰。嘉竹翠色,彤管含丹。于是班匠竭巧,名工逞术;缠以素,纳以玄漆;丰约得中,不文不质。尔乃染芳松之淳烟,写文象于素纨。动应手而从心,焕光流而星布。”西晋成公绥的《弃故笔赋》说“采秋兔之颖芒,加胶漆之绸缪,结三束而五重,建犀角之圆管,属象齿于纤锋”,当是写照。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热门帖子

拍卖信息

径11.7厘米 高2.8厘米

  四、魏晋时期的纸


  汉虽有纸,但并不普及,书写质料为简和纸并用。及至东晋末年,桓玄下诏:“曰:古无纸,故用简,非主于敬也。今诸用简者,皆以黄纸代之。”又曰:“玄令平准作青赤缥绿桃花纸,使总精令速作之。”(《太平御览》文部卷21)从此,纸张取代简牍,成为朝廷公函的书写载体。纸的推广普及,促进了书法艺术的兴盛。但受出产技能限制,纸张多不大,一尺见方阁下多见。因书札、写经等都在一尺见方的纸上,文书尺牍由此而得名。这也促进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书法形式与气势气魄的形成,传世的晋代陆机《平复帖》、王珣《伯远帖》及楼兰出土残纸等等于尺牍的典范样式。


分享,互动!接待扫描下方二维码存眷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一、魏晋时期的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