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魏晋书风”:王羲之父子皆有自矜自夸处,然并不失名人风骚
2014年05月21日

“魏晋书风”:王羲之父子皆有自矜自夸处,然并不失名人风骚


  魏晋今后的唐宋元明清,主流书风都是延续魏晋书风。那么何谓魏晋书风?魏晋书风之变又何故是继往开来的?在新出书的《魏晋书风》中,书法史学者刘涛认为,魏晋时期,楷书代替了隶书的正体职位,形成了以楷书为根本,以行书、草书为时尚的书风。而在这一时期,由于魏晋书家的张扬本性、潇洒才情,也形成了一股自矜自夸的民俗。如王羲之“书比钟繇,当抗行;比张芝草,犹当雁行也。”王献之被谢安问到:“君书何如右军?”王献之答复:“故当胜”。等等,诸如此类自矜自夸的故事,也不失名人风骚。



赵孟頫临《急就章》

  魏晋书风之新,是新书体的鼓起和风行。

  南北朝的一百七十年间,新书风的主流在南边。5世纪末,北朝看齐南朝文化,书法汇入江左相传的新书风。
  魏晋时代,书家聚集。其时书家推崇的书家,亦即书家中的书家,前有汉末的张芝、魏国的钟繇,后有东晋“二王”父子。从魏晋的角度看,精巧代表是钟繇和王羲之,人称“钟王”。可是,将楷、行、草书全面推向“今妍”之境的书家是王羲之。他是魏晋书风的受益者,也是新体书法的完成者、集大成者,人称“书圣”。王羲之书法的影响力,一直延续到本日,成为中国书法的著名标记。

  纸张的幅面比简牍宽得多,可以持续书写十数行文字,也就便于书家发挥连属的笔势,不单使书家带来书写的新感受,也为抚玩者带来新的审美感觉。


  东晋时代,自矜而争胜的民俗更盛。王羲之书法原不及小他数岁的庾翼,四十岁之后书名大盛的时候,连庾翼家的后辈也学王羲之,庾翼时任荆州刺史,出镇在外,知道后很不兴奋,修书都下:“小儿辈乃贱家鸡,皆学逸少书,须吾还,当比之”。谢安也很垂青本身的书法,他是王羲之的挚友,羲之归天时,王献之才十八岁,谢安曾经誊录嵇康的诗送给献之。厥后献之渐有书名,为人所好,可是谢安“得子敬书,有时裂作校纸”,显示本身的名人风貌。东晋末年,桓玄权倾一时,爱好保藏“二王”父子书法,他自矜其书的方法是“自比右军”。

《熹平石经》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