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2014年05月21日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但光溜溜的书可卖不出去。此刻的书呀,一剥掉外封的话,就只剩下千篇一律的白色封面,显得十分寒碜。

  “没有腰封的偶然能见到吗?”



  “噢,对呀。”东家挠挠头说道,“你真智慧!”

  “嗯,《布里塔尼居斯》出书的翌年,《走完的桥》(文艺春秋新社)出书了。这本书从初版到第四版都利用蓝色纵条纹的函套,但第五版却改成了赤色。这个赤色函套的版本很稀有。所以,初版不外五六千日元,但第五版却卖到三万日元阁下。这算是旧书价值的一个典范特例——初版自制,反而是后出的版本贵。”

  厥后,我偶尔向“龙生书林”旧书店的老板大场先生提及此事时,他一本正经地反问道:“那些文库本是从前的旧版书吗?”

  “唉,谁想不出来呀。”



  我在序言开头说:“开旧书店的人是不写文章的书志学者。”—他们不是通过文章,而是通过书的售价来浮现本身的学问。顺便说一下,《裸体和衣裳》即属于“旧书带有腰封则身价百倍”之例—只有外封、没有腰封的初版书售价一万五千日元;而外封、腰封齐全的初版书则卖到十五万日元。相差区区一条腰封,价值竟有天渊之别。算起来,一条腰封要值十三万五千日元呢。

  某日,我因事去造访一位开旧书店的同行。进门一看,柜台边没人。东家正在账房后一个约莫六叠大的房间里整理书—几百本文库本书脊朝上地摆放在地上,占了半个房间,另一边则密密麻麻地铺满了文库本的外封。
  今晚的夜读是一篇有趣的书摘。作者是日本作家兼古书店策划者出久根达郎,他以策划者和读者的双重视角,先容日本著名作家的珍本在古书市场的行情,同时报告与作家有关的逸事。


  其实,书的性质需要从这两方面举办考查才气完全掌握,所以研究书志学需要同时具备科学家的沉着、书迷们始终如一的乐趣,以及功德者们爱钻牛角尖的精力。


  “真没想到,给书套上外封这么费劲呀。这次别说赚钱,的确亏大了。”他一直喋喋不休地发怨言。

  “三岛的书许多用了两种纸张呀。”

  腰封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