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2014年05月21日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东家很失望,正要归去时,对方又说:“那些外封和腰封还全部保存着,并没有扔掉。”随即取出一个大纸箱来。打开一看,内里塞满了书的外封和腰封,几十张一捆地叠得整整齐齐。虽然,全都是新的。纵然书有点儿脏,只要套上外封和腰封,顿时会变得面目一新。

  我选了《走完的桥》《百万日元煎饼》《绢与明察》这三篇,并写了如下评语:


  今晚的夜读是一篇有趣的书摘。作者是日本作家兼古书店策划者出久根达郎,他以策划者和读者的双重视角,先容日本著名作家的珍本在古书市场的行情,同时报告与作家有关的逸事。

  “可以说,开旧书店的人是没有学位的书志学者,是不写文章的书志学者。

  “嗯,假如品相上佳的话,也要卖到二十万日元阁下。”


  “横竖必然会是惊人的数字。”








  “关于三岛著作的腰封,尚有什么值得存眷的话题吗?”

  “最近还挺常见的。有两个版本,一种订价五十日元,一种九十五日元。因为其时正处于战后的通货膨胀期,所以也不难领略吧。订价五十日元的是和纸印刷,还分圆脊和方脊两种版本。品相上佳的圆脊版本极其少见。”

  顺便说一下《走完的桥》这本书的内容。1999年7月,山中湖村开设“三岛由纪夫文学馆”时,曾让我举出三篇“我最喜欢的三岛作品”,规划将书名输入馆内的电脑之中,给旅行者看。

  “尚有书的购入本钱呢。”


  绝不浮夸地说,大场先生是把书外封和腰封的代价公之于世的元勋。他这本论著堪称先驱之作。我为此书写了如下一段序言:


  “惋惜呀,要是旧版书就值钱了。”

  然而,今朝还没见到这方面的阐述。”

  厥后,我偶尔向“龙生书林”旧书店的老板大场先生提及此事时,他一本正经地反问道:“那些文库本是从前的旧版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