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2014年05月21日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要从三岛作品中挑选最好的三篇实在太难了,因为没有哪一篇写得差,应该说每一篇都很精彩。所以,只能选本身最‘喜欢’的。我从十多岁到三十多岁一直住在东京的下町—小说《走完的桥》就是以这一带为舞台的。三岛独具慧眼,所以才气发明三叉桥的美。七座桥、艺妓、满月……颇有画意。以古雅的文风恰如其分地描画现代风尚,这正是三岛的特色。”

  我选了《走完的桥》《百万日元煎饼》《绢与明察》这三篇,并写了如下评语:



  这话是面向三岛喜好者而写的。对付不熟悉三岛作品的人而言,恐怕会不知所云。


  “这本的腰封呢?”




  开头一句:

  “嗯,假如品相上佳的话,也要卖到二十万日元阁下。”

  我在序言开头说:“开旧书店的人是不写文章的书志学者。”—他们不是通过文章,而是通过书的售价来浮现本身的学问。顺便说一下,《裸体和衣裳》即属于“旧书带有腰封则身价百倍”之例—只有外封、没有腰封的初版书售价一万五千日元;而外封、腰封齐全的初版书则卖到十五万日元。相差区区一条腰封,价值竟有天渊之别。算起来,一条腰封要值十三万五千日元呢。

  “可以说,开旧书店的人是没有学位的书志学者,是不写文章的书志学者。



  但光溜溜的书可卖不出去。此刻的书呀,一剥掉外封的话,就只剩下千篇一律的白色封面,显得十分寒碜。

  “那三岛的童贞作《鲜花盛开的丛林》呢?”

  “除了腰封,那关于三岛著作的外封呢?”


  接着,我和大场先生聊到了这本《魔群的通过》。

  顺便说一下《走完的桥》这本书的内容。1999年7月,山中湖村开设“三岛由纪夫文学馆”时,曾让我举出三篇“我最喜欢的三岛作品”,规划将书名输入馆内的电脑之中,给旅行者看。


  “可别小看了区区一条腰封。我们何其不幸,无缘瞥见此书刚问世时的容貌,也无缘瞥见作者三岛由纪夫拿到书时爱不释手的容貌。正如大场先生所说:“所有文化都是从各类执着和热情之中发生的。”对付看似无足轻重的细节,需要有执着的好奇心。而这正是书志学作为一门学问所欠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