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2014年05月21日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开头一句:







  没人会单独买张书外封归去。卖旧书的同行们也不会收购的。那怎么办呢?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步伐。

  我在序言中继承写道:


  “关于三岛著作的腰封,尚有什么值得存眷的话题吗?”

  末了几行:


  “最近还挺常见的。有两个版本,一种订价五十日元,一种九十五日元。因为其时正处于战后的通货膨胀期,所以也不难领略吧。订价五十日元的是和纸印刷,还分圆脊和方脊两种版本。品相上佳的圆脊版本极其少见。”

  腰封的代价

  列位也不必为此而感想诧异。其实,三岛著作的趣味就在于这腰封之中。昭和二十四年(1949年)二月二十八日讲谈社出书的《宝石交易》订价为一百五十日元,此刻没有腰封的也要八万日元,有腰封的因为很稀有,更是卖到了七十万日元。同年七月五日河出版房出书的《假面自白》订价为二百日元,此刻没有腰封的约莫四五万日元,外封、腰封齐全而品相又好的话则卖到五十万日元。平成八年(1996年)六月,河出版房新社按月报的初版原样出了复刻版,订价为两千日元阁下,今朝价值暂无上涨。但再过几十年之后,说不定会受到三岛粉们的热烈追捧,到时价值也会水涨船高吧。旧书价值是由顾主抉择的,而不是由旧书店随心所欲地订价。

  我问他在做什么。他答复说,正在玩纸牌游戏“翻僧人”。(日本的一种游戏)

  “三岛的《海岬物语》(昭和二十二年即1947年出书),无论有无腰封都很难买到吧?”


  “一百日元。”他说完,又增补道,“但假如缺少外封的话,就一分钱也卖不出去。也就是说,外封加人工费值一百日元。”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某日,我因事去造访一位开旧书店的同行。进门一看,柜台边没人。东家正在账房后一个约莫六叠大的房间里整理书—几百本文库本书脊朝上地摆放在地上,占了半个房间,365bet体育,另一边则密密麻麻地铺满了文库本的外封。


  我在序言开头说:“开旧书店的人是不写文章的书志学者。”—他们不是通过文章,而是通过书的售价来浮现本身的学问。顺便说一下,《裸体和衣裳》即属于“旧书带有腰封则身价百倍”之例—只有外封、没有腰封的初版书售价一万五千日元;而外封、腰封齐全的初版书则卖到十五万日元。相差区区一条腰封,价值竟有天渊之别。算起来,一条腰封要值十三万五千日元呢。

  “噢,对呀。书收购返来虽然也得费钱,并且这次还买贵了。”他开始诉苦起来,“一开始我瞥见那堆光溜溜的文库本时,原来是决意不收的。对方央求说:‘免费送给你好了,你资助处理惩罚掉吧。’我照旧没承诺。正要走时,那家的男主人从房里走出来说:‘假如书有外封的话收不收呢?’我不假思索地拍着胸脯说:‘那我愿出高价收购。’于是,他就搬出一整箱书外封来……事已至此,我也欠好拒绝了。”



  我选了《走完的桥》《百万日元煎饼》《绢与明察》这三篇,并写了如下评语:


 “腰封争议”未消,日本旧书店却愿为之给出悬殊标价

  “不是,都是连年出书的。个中大多是推理小说。”

  然而,今朝还没见到这方面的阐述。”

  这部作品是七丈书院在昭和十九年(1944年)十月十五日出书的。初版四千册。听说这本书的版税全被三岛用来买旧书了。

  “除了腰封,那关于三岛著作的外封呢?”

  “噢,是啊,哪怕是文库本的一条腰封也得好好爱惜呢。”




  学者们研究的是书的泉源、内容和影响,而旧书店注重的是书的外观和品相。按说这两种研究都很重要,但在学界看来,后者却好像低人一等。也许学界认为,开旧书店的人对付书的研究只是一种小我私家喜好罢了吧。





  以开头和末了文字之精妙而论,在近代作家里应该无出其右吧。




  但光溜溜的书可卖不出去。此刻的书呀,一剥掉外封的话,就只剩下千篇一律的白色封面,显得十分寒碜。



  东家很失望,正要归去时,对方又说:“那些外封和腰封还全部保存着,并没有扔掉。”随即取出一个大纸箱来。打开一看,内里塞满了书的外封和腰封,几十张一捆地叠得整整齐齐。虽然,全都是新的。纵然书有点儿脏,只要套上外封和腰封,顿时会变得面目一新。

  “嗯,《布里塔尼居斯》出书的翌年,《走完的桥》(文艺春秋新社)出书了。这本书从初版到第四版都利用蓝色纵条纹的函套,但第五版却改成了赤色。这个赤色函套的版本很稀有。所以,初版不外五六千日元,但第五版却卖到三万日元阁下。这算是旧书价值的一个典范特例——初版自制,反而是后出的版本贵。”

  接着,我和大场先生聊到了这本《魔群的通过》。

  过了两天,他又打电话给我说:“公然亏大了——整理完后,发明尚有许多书和外封是不配套的。外封剩下较量多。都是全新的,不舍得扔掉。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可别小看了区区一条腰封。我们何其不幸,无缘瞥见此书刚问世时的容貌,也无缘瞥见作者三岛由纪夫拿到书时爱不释手的容貌。正如大场先生所说:“所有文化都是从各类执着和热情之中发生的。”对付看似无足轻重的细节,需要有执着的好奇心。而这正是书志学作为一门学问所欠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