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莫为保藏而保藏
2014年05月21日

莫为保藏而保藏


49.1×31.5cm 玄色粉笔、白色高光 17世纪


2019纽约苏富比拍卖 成交价:820万美元(约合5566万元人民币)


  保藏一件文物可能骨董,对保藏者而言,千万莫要一收了之,不明就里而将其“打入冷宫”。我们既然花了钱,就要把它搞大白,这既是浮现对一件藏品的应有尊重,也是玩保藏的不二秘诀。不然,就是花了冤枉钱,做了冤大头。因为只有把每一件藏品都搞懂了,也才气积聚履历教导。有位藏家到江西景德镇出差,逛夜市淘到了几块老瓷片,个中有一个形似小罐子的圆形盖,内有一圈蓝色的字:京都前门内棋盘街路东。自然,他并没有为藏而藏,而是查资料以探毕竟。本来,“京都”即北京,“棋盘街”是天安门金水桥以南,前门箭楼以北的一片区域。汗青上,这片小广场被称为“天街”,因其方方正正,阶梯横直交织,状如棋盘,黎风俗称“棋盘街”。明朝时,这里就是商贾云集之所,史籍有“棋盘天街百货云集”的记实。为此,藏家猜测,这瓷片应该是“棋盘街”某家商铺之物。沿着这条线索,他把重点放在“路东”,继承追查下去,发明棋盘街路东曾有过一家“桂林轩”的商铺,主营胰皂、胭脂、香粉之类,而此类对象又正好用得上小瓶小罐。更兼《朝市丛载》中把“桂林轩”列为“胰皂”类,并写明店址在前门内棋盘街路东。将地点烧印在了商品罐子上,目标是请顾主“认明坐落,记准牌名”。再翻阅其他资料,可知“桂林轩”至晚在道光时期就已经颇有名气的了。道光朝进士方浚颐的《春明杂忆》有一首为“月华裙子样新翻,缟素娟娟绣痕掩。金粉六朝无此艳,棋盘街侧桂林轩。”于是,藏家认为本身手中的这块老瓷片,或者就是当年某位景德镇住民利用“桂林轩”所遗,而更大的大概则是,当年“桂林轩”就是在景德镇烧制的,因为某种原因,这个盖无缘和它的伙伴一起赴都城。藏家做如此跟踪讲求,也算是这一老瓷片之幸了。自然,个中一番“文而化之”的考据,更令其对保藏融进了一份出格的贯通。
  读报,看到一则启功先生保藏的故事:启功是一位成绩卓著的学者,也是名扬国表里的书画大家,难能难堪的是,启功买艺术品并不是为了保藏。1997年12月15日,启功去京宽大厦旅行翰海拍卖公司举行的书画拍卖会预展,展柜中有两个手卷吸引了先生。先生很是兴奋地请保管员取出来浏览这两个手卷,一件是清代著名学者王鸣盛为经学家费玉衡《窥园图》作的题记,另一件是画家吴镜汀的山水长卷《山河胜览图》。他仔细抚玩后说:“瞥见这两个手卷,让我回想起许多旧事,也想起了我的老师。”他连忙抉择用存在北师大出书社的稿费,买下这两个手卷。

 莫为收藏而收藏



  真正的保藏,理应是主观能动的,藏家必需在本身与藏品之间搭起良性互动的桥梁。没有桥梁,失去互动,藏品是藏品,藏家是藏家,这般为保藏而保藏之举,充其量不外是为保值增值罢了。而一旦抽离了保藏的文化属性,干巴巴的保藏就会变得脸孔可憎,以至让人兴味索然。



  做一个真正的藏家,去收获陪伴保藏进程而生发的诸多快乐,则必需向启功先生进修。启功先生曾言“我买艺术品不是为了保藏”,在笔者看来,这是他的礼让之词,我们该当全面而辩证地加以对待。不是吗?启功先生掏袋买艺术品之举自己就是保藏行为,可能说,就是为了保藏,只不外启功先生的保藏就是在强调这样一个命题:莫为保藏而保藏。而真要做到莫为保藏而保藏,要旨在于“藏而忆”“藏而研”“藏而用”。诚能此,则始臻保藏化境矣。


  大凡说及保藏,为数不少的人都囿于为保藏而保藏的窠臼。其最为典范的表示,就是为了追求藏品的快速升值,甚至是为了炫耀、显摆。虽说这种保藏行为,只要是正当的,你也无可指责。但无论如何,尤其是从保藏的本源意义上说,以一个真正的保藏家的要求来权衡,这是很浮浅的。说到底,这样的保藏即便拥有快乐,那也是好景不常的,一旦碰逢贬值的状况,则更会悲悼连连、情不自已。
   

彼得·保罗·鲁本斯 高举双臂的少年男人裸像习作

  保藏,当然是要“收”之“藏”之,但这并不料味着对藏品可以束之高阁。真正的保藏,除了浏览和研究,有时还要在经心掩护的前提下,善于操作它、利用它,令它“活”在当下,为当下的人们处事。好比启功先生买了旧拓《玄秘塔牌》后,不只对原帖有缺失的字,找了《唐文粹》给补上了,并且还常常临写,且至少临了十一本。还有一位藏家虽未能保藏到书法各人的真品,但却保藏到了高仿品,也同样是喜不自禁。尤其是保藏到《宝晋斋法帖》《四欧宝笈》之类的高仿品今后,他更多是把工夫花在了读帖上。在他看来,读帖等于以心临帖,循情游走,而非机器地生搬硬套。久而久之,读帖不啻令其书法“形近而神似”,且更是因了他从中悟彻了各人们的书法创作纪律,因而让其书法徐徐“脱胎换骨”而臻于开创“自家脸孔”的地步。不只如此,持之以恒的读帖,还令其拥有了宋时大诗人、大书法家黄庭坚一样的心境——“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鬓成丝”“断崖苍鲜对立久,冻雨为洗前朝悲”。是啊,他与黄庭坚们一样,理解以为“诗等于书,书等于诗,诗中沧桑在书,书中沧桑在诗,诗书是高度融合的,365bet体育,是不行支解的”。如此“活学活用”保藏,可谓保藏有道。事实上,只有“消费”藏品,才是珍惜藏品;因为只有让藏品“在世”,藏家才会以为本身的保藏不是徒劳的僵硬的,而是活跃的极富意义的。



  有的藏家之所以对某一件藏品产生浓重乐趣,以至勃发志在必得的刻意,并非因为这件藏品拥有几多升值空间,而是因为本身与这件藏品曾经有过或参加或见证等多种情感交集,今天邂逅,生就无限的爱怜之情、敬重之意、珍藏之心。启功先生保藏的上述个中一个山水长卷,365bet,正是他青年时期的绘画导师吴镜汀的《山河胜览图》。当年见到此图时,启功先生自是喜出望外。就如他本身所言:“1932年我跟吴老师学画时,亲眼瞥见他作这幅画。几十年已往了,其时的情景如在面前。但这幅画完成装裱今后,我就再没有见过,所以本日能再见到它真是奇缘,倍感亲切。”与其说,启功先生是在保藏一幅画,倒不如说,是启功先生在见证一段师生之间的难忘情缘,可能说,是启功先生想借此来表达对付老师的一泓吊唁之情、挚爱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