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民国才女张充和:各人闺秀之风度,为弘扬传统文化耕种一生
2014年05月21日

民国才女张充和:各人闺秀之风度,为弘扬传统文化耕种一生

 民国才女张充和:大师闺秀之风貌,为弘扬传统文化耕作一生


  我其实更垂青作者对中国传统文人身上那种独占之气质的惊叹、认同与神往。
  张先生工书法诗词,擅昆曲绘画,言谈尽现各人闺秀之风度,举止犹带士林学人之遗风。像张先生这样的具备强烈中国传统文化意味的人简直越来越少了。
  “十分冷漠存良知,一曲微茫度今生” ,张充和先生著名的对子。前句几分孤单,却面冷心热,后句有些颓废,然而正是中国传统文化崇尚的那种际遇。

  《天涯晚笛》中只有印在纸上的图章,没刊载那枚黄藤印章,叫人心生遗憾。

 民国才女张充和:大师闺秀之风貌,为弘扬传统文化耕作一生

  是啊,在一位百岁老人心中,哪儿尚有什么不寻常。从民国到共和国,从故土到大洋彼岸,“无边风雪、有限寒温”的世事沧桑,老人家早已惯看而波涛不惊了。
  张先生七八岁就师从朱谟钦(吴昌硕的高足)学书法,她的七姑奶奶送给她几块墨,朱先生瞥见了大吃一惊,“哎呀,这但是明朝方于鲁制的墨呀!你小孩子怎么不知吝惜,用来写大字!”老辈世家就是牛,随便拿来的对象都是代价连城的古物。
  苏炜从师张先生进修书法诗词,师生情谊甚笃,所以才有时机记录这些“好玩的小故事”。

  合肥四姊妹在现代文化史上的职位与宋氏三姊妹在现代政治史的职位相当,她们的夫婿相信每个读者都熟悉。
  克日读《天涯晚笛》——张先生的学生苏炜,亲炙时记录她的闲谈的一本漫笔——时有惊艳,“合眼浮沉小梦庄,不寻常事已寻常。无边风雪人往复,有限寒温路短长。”( 《鹧鹄天 · 车行》) 后两句,对仗工致,意思也好,看破冷暖而不失人情,正是我欲求的达境。


  张充和在1949年随良人、美国汉学家傅汉思赴美,50多年来在哈佛、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教授书法和昆曲,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耕种一生
  无边风雪俱逝,只余先贤们在文字中往来,为我们所敬慕、所唏嘘。然而其传承,又当由何人呢?
  苏炜跟从张先生进修,有古琴一项。他在附录里记下几个关于古琴的小故事。
  所谓“好玩的小故事”,个中一部门早为人们津津乐道,也有一些不常见或独家新闻的故事,文雅一点地说,叫中国现代文化界掌故,时髦一点地说,就是文人学者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