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咀嚼古籍善本中的中国传统文化
2014年05月21日

咀嚼古籍善本中的中国传统文化

  其次,古籍善本中的牌记,不只浮现着古籍的形式美,还储藏着中国传统的耕读文化精力。中国古代的书籍刊刻出书,大抵可分为官刻、家刻和坊刻三种方法,无论哪一种方法,刊刻者城市在书籍上留下相关信息,可能在版心标注,可能在序跋中说明。最为典范的方法,就是在序目后头或卷末空缺处,刻印一个“牌记”,也叫“书牌”或“木记”,简明地标注刊刻时间、刊刻所在、刊刻者姓名、室名,甚至书坊字号、堂号、版本特点以及刊刻颠末等相关信息。好比宋本《文选五臣注》上的牌记刻有“杭州猫儿桥河东岸开笺纸马铺钟家印行”,宋本《昌黎先生集》《河东先生集》上的牌记刻有“世綵廖氏刻梓家塾”。书中的牌记,最初以简朴的方框与正文区别开来,厥后形态逐渐富厚。牌记自宋至清,从简朴到繁复、从占据一行半行到半个页面,逐渐从一个简朴的标识转化为书籍的内封面,最后又离开内封面,复归简朴形态。
  最后,古籍善本中的藏书印章,不只是古籍善本历代传播的印记,还浮现着中国源远流长的惜书、念书传统,以及恭顺与尊奉常识的传统。在中国古代,很早就设立有官方的藏书机构,传说中的上古时代,就有“三坟”“五典”。《尚书•顾命》记实,文王登位,在陈列的国宝中,就有《大训》《河图》等贵重文籍,并配置了专门的国度藏书机构——府、史。秦统一六国,设立御史医生一职,“在殿中兰台,掌图书秘笈”,藏书处则有明堂、石室、金柜等。至两汉,国度藏书则有石渠阁、天禄阁、麒麟阁、兰台、温室、石室、东观、宣明、洪都等处;隋唐设秘书省掌图籍,藏书地则有弘文馆、史馆、崇文馆、集贤殿书院等;两宋也以秘书省掌图书,藏书地则有崇文院、秘阁等;元朝则有秘书监;明、清则有翰林院、文渊阁等处。而在民间,私人藏书家、藏书楼更是历代不停,名家、名楼无数。《中国历代藏书家辞典》收录历代藏书家2747人之多。所以,生存至今的古籍善本,很多都传承有序,这可在古籍善本上留存下来的各式百般的印章中看出一二。
  这些印章,不只颜色鲜洁,篆刻精细,都是上乘的篆刻艺术佳构,并且每一枚印章的背后,都有一段关于这部善本的保藏汗青,报告着历代一个个爱书人求书、藏书、惜书、念书的优美故事,浮现着中国恭顺、尊奉常识的优美传统。好比南宋陈起陈宅书籍铺所刻《唐女郎鱼玄机诗》,传至明代,曾经为著名藏书家朱承爵保藏,从朱承爵处散出后,又为明代项元汴递藏,今此本上就印有许多项元汴的藏印。至清代初年,此书又为何焯保藏,后归兰陵缪氏。至嘉庆,藏书家黄丕烈得此书。听说,当年一位书商有此书并要转卖,但要价很高,黄丕烈得知,为了获得此书,索性就在书商家门口期待,书商被他的诚意冲动,便以较低的价值将书卖与他。黄丕烈号称“佞宋主人”,对宋版书很是痴迷,保藏《唐女郎鱼玄机诗》后,特将装帧形式改为黄丕烈式的蝴蝶装,即世人习称之“黄装”。在获得这部书后的第三天,黄丕烈的幼子出生,他以为幼子与这部书有缘,就让幼子从头题写了书名,这就是此刻这部书正文前的隶书大字。黄丕烈对此书极为垂青,常常邀伴侣赏玩。譬喻,曾邀著名仕女画家余集赏玩此书,余集因此作“鱼玄机小像”,题“唐女羽士鱼元机小影,秋堂为荛圃作”十数字,今附于书前。黄丕烈还先后两次邀请伴侣雅集,赏书作诗。第一次是嘉庆八年(1803),雅集邀请了十位文友,黄丕烈以“荛翁属题唐女郎鱼元机诗”十一字为韵,共成诗十一首。第二次是道光五年(1825),黄丕烈再雅集邀请了十二位文人,加上本身的儿子,共十四人,不限体韵,成诗二十八首。两次雅集所成诗,都被他附在了诗集的正文后。从黄丕烈处散出此书之后,又经徐渭仁、黄芳、袁克文等人保藏。从袁克文处散,归潘氏宝会堂,潘氏捐募国度,现藏国度图书馆。书上累累的名家藏印,折射着中国源远流长的诗书传统。
  书籍是人类常识生存与流传的载体。从古至今,中华民族创制了各类材质、形式和装帧的书籍,从甲骨、竹简、木简到绢帛、纸书,源远流长而独具特色,浮现并承载着中华民族奇特的伶俐和精力。甲骨、竹简、木简及绢帛书等早期书籍,由于年月长远、留存不多,早已是珍藏于金柜密室中可贵一见的稀世珍宝。纸书则差异,因其是古代中国主要的书籍形式而另有大量遗存。这些古代书籍,虽大抵有一个相似的外在形制,但因为刻印的时代差异、所在差异、刊刻者差异、内容差异而又往往各具特色,每一部都是与众差异的奇特个别。出格是古籍中的善本,又因为历经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传承,在历代保藏者之间辗转传播,留下很多奇特的印记。每一部古籍善本,都有一段别样的出色汗青,无不映射着多姿多彩的中国传统文化。因而,每一次翻检古籍善本,都是一次感知、认识传统文化的进程。
      作者:辽宁大学文学院传授 熊明
  牌记是很多古籍善本的奇特印记,在这些牌记的背后,是曾经活泼在汗青上的那些刊刻者和他们的书坊或书铺、书棚以及他们刻书、印书的经验,往往浮现着中华民族传统的耕读精力。譬喻,对常识的敬畏,对抱负的执著,以及勤劳、继续等优美品行。明代著名出书家、藏书家毛晋,是中国历代许很多多书籍刻印者中的一个,就浮现了这样的耕读精力。毛晋生于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卒于清顺治十六年(1658),三十岁阁下开始藏书、刻书,至归天之前,前后快要四十年,刻书浩瀚,所刻书板逾10万片,经史、词曲、小说、条记无所不包。其藏书楼名“汲古阁”,隐含了毛晋火急追求、集藏、刊刻古籍善本的心志。毛氏刊刻古籍不以营利为主要目标,刊刻极为审慎细致、字斟句酌。每刻一书,必慎选底本,毛晋本人既是著述家,又是观赏家和版本学家,所刻之书必为宋版元刊,珍善秘帙,且颠末亲手校雠和题评,到达“无憾于心”,才肯付梓。为提高刻书质量,毛晋经常亲自撰写题跋,考镜源流,辨別真伪,概要钩玄,为读者指点门径。这样的题跋累计达249篇之多,后毛晋选取个中的125篇汇成《隐湖题跋》一书。为了保藏古籍、刊刻古籍,毛晋淹灭庞大。仅《十三经注疏》和《十七史》两部书的耗银就达15480两。毛家有祖田数千亩,收益大多用于藏书和刻书。明末清初,战火仍频,经济萧条,毛晋一次就卖掉祖田300亩。厥后经费越来越告急,数千亩田产险些出卖殆尽。毛晋以其实际动作,完美地诠释了中国古代“耕读世家,以田养书”的传统耕读精力。可以说,毛晋是中国古代无数有继续的文化守望者的典范代表,365bet,有赖于他们的保藏、刊刻,“宋椠之无存者,赖以传之不朽”,中华传统文化才得以递传不停,民族的精力血脉才得以生生不息。
  传播至今的古籍善本,在外在形态上,尚有很多非凡的形制,细微如一页书的鱼尾、边栏,单行、双行,纂图、批点之别等;大者如一部书的双栏本、三栏本,大字本、小字本,巾箱本、套印本,评注本、批点本之别等,随书可见一个时代的人文民俗、学术理路、思想流变、学滑稽尚。可以说,古籍善本,凝结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一部古籍善本,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标本、一部活跃形象的简史。本日,我们应该充实重视、公道操作古籍善本,使其在弘扬传统文化、加强文化自信的新时代文化建树中,发挥更大浸染!(熊明)


  另外,每一部善本中的书名、序跋以及题诗题词等,又往往利用与正文纷歧样的书写形式,譬喻篆书、隶书、行书、草书等,也无不是精细的书法艺术。所以,翻检、欣赏一部一部古籍善本,就是在浏览各类气势气魄的书法艺术,在千变万化的书写中,感觉汉字的美妙与婀娜。如现藏于国度图书馆的一册《唐女郎鱼玄机诗》,卷尾有“临安府棚北睦亲坊南陈宅书籍铺印”的牌记,说明是南宋临安府棚北睦亲坊南陈宅书籍铺的刻本。掀开诗集,可见其刻印刀法精到,墨色晶莹,欧体书写气势气魄。陈宅书籍铺的主人陈起,字宗之,自称陈道人,工诗善吟,与士医生诗酒往还,著名当世。因将对鱼玄机的领略和同情寓于书中,因此雕刻秀丽工致,刻印俱精,为陈家坊本中的代表作。翻检这本陈宅书籍铺的《唐女郎鱼玄机诗》,就如同面临一件精细的书法艺术册页。同时,由于此书为历代保藏家所宝惜,书前书后,又多有题跋、题诗、题词。宋刻本《唐女郎鱼玄机诗集》,历代题跋、题诗、题词就多达十三页,书风各异但都是书法佳构。
  首先,古籍善本中的文字,不只是记录各类常识的载体,照旧汉字书法艺术的宝库。自宋代开始,雕版印刷技能渐趋成熟,书籍刊刻出书也走向局限化。可是,因时代民风差异、刻字书风有别,最后印出的书籍字体也气势气魄各异。可以说,每部善本,就是一部奇特而精细的书法作品集。好比宋代浙本,岂论是国子监等官刻,照旧家刻、坊刻,多用唐初大书法家欧阳询的欧体字;而宋代的建本、蜀本,则多用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的颜体字。到了元代,浙本多用宋元之际大书法家赵孟頫的赵体字,建本照旧颜体字。纵然是回收同一书法家的字体,也往往各具特点。宋建本的颜体字大抵出于颜真卿的《多宝塔》,宋蜀本的颜体字则是撇捺都长而尖锐,又带有中唐书法家柳公权的柳体字的特点;元代建本的颜体相较于宋建本,则要略廋而圆劲。明初的赵体字也和元代的赵体字差异,融入了柳公权柳体的笔法。明代中期如嘉靖本的欧体字,也和宋代浙本的欧体字差异,而是方板整齐,趋向类型化。从明代后期到清代,又鼓起方体字,一种在欧体字基本上发生的,横细竖粗、横平竖直、方板整齐的新字体。这种新字体后裔称“方体字”或“宋体字”。方体字又有扁方体字、长方体字之分。在方体字风行之时,365bet体育,又有所谓的写刻字体——如宋明人刻法帖的晋唐小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