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容庚诞辰125周年|他与郭沫若的来往与隔膜
2014年05月21日

容庚诞辰125周年|他与郭沫若的来往与隔膜

   

 容庚诞辰125周年|他与郭沫若的交往与隔阂


  1954年6月,容庚致函郭沫若,发起增订《金文编》和《商周彝器通考》二书。此时学者出版相当不易,因为要颠末层层审批,但郭沫若念及旧情,对容庚网开一面。1959年5月,第三版《金文编》由科学出书社出书。对此容庚在《吊唁郭沫若同志》一文中称:“我增订《金文编》时,更获得他的直接支持和辅佐,提出了很可名贵的意见。书稿完成后,又蒙他亲自写信给考古研究所和科学出书社,先容出书。”

  容庚抉择将本身所用《前编》借给郭沫若利用。《容庚北平日记》12月15日:“寄郭沫若《书契前编》、《学报》、《古籀馀论》、《尚书骈枝》。”除了《殷虚书契》前编,他还将当期的《燕京学报》及孙诒让的两部相关著作寄给了郭氏。郭沫若不久收到此书,1930年12月4日郭沫若致容庚信中有“《前编》仅如嘱璧还”语,前后正好一年时间,远远高出原定一个月期限。郭沫若在《甲骨文字研究》《一年今后之自跋》中写道:“《殷虚书契前编》闻久已绝版,有之者珍如拱璧,鬻之者倚为奇货,故余始终未得二书也。去岁蒙容君希白远道见假,俾于检索上得无上之自制,作者甚感其厚意。”他厥后在《海涛集》中重提往事:“我得感激容庚在资料上帮过我一些忙,他曾经把名贵的《殷虚书契前编》和董作宾的《新获卜辞写本》寄给我利用过。”
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也获得过容庚的辅佐。他于1931年9月9日写信称:“《大系》近已录成,本拟先寄兄一阅,唯恐出书处催稿甚急,只得待出版后再请教。以上未经著录诸器即欲插入该书中,务望兄成全之。”

 容庚诞辰125周年|他与郭沫若的交往与隔阂

  评论郭沫若著作,《容庚北平日记》偶有记实,如1934年1月4日“作郭沫若《古代铭记汇考》书评”。此书1933年由日本文求堂出书,容庚书评载《燕京学报》第14期,称郭氏著作“其佳处在善疑,其缺处亦在善疑”,“吾人于此,只有倾佩郭君想像力之强,未敢置信也”。直到1938年容庚作《商周彝器通考》“时代”章时,还“发见郭沫若《两周金文大系》有甚误者,如录卣及有伯、雍父诸器,当入之厉王,而彼入之穆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