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香港蘇富比2019秋拍赵无极甲骨文及狂草时期珍品赏析
2014年05月21日

香港蘇富比2019秋拍赵无极甲骨文及狂草时期珍品赏析

  五〇年月后期,「甲骨文时期」画作中犬牙交织的古朴字形呈现了根天性的气势气魄变奏:文字标记逐渐变幻为无形,力拔江山的笔触奋力解脱字型字义的束缚,正如《21.04.59》里一串串纵横交织、似字非字的抽象形体,它们腾跃空中、相互碰撞,它们结聚画面、散落附近,似是将古代「墨龙」的形象再现画中。那些隐然呼应着远古文字的磅礡笔触,张弛有致地横贯画面,并于画幅边沿转折盘旋,组合成弯曲如弓的一道大弧线,正如一条黢黑巨龙翻卷着复杂的身躯,尽情回旋于云烟中的神勇姿态,浮现出前所未见、如缔造乾坤的强大生命力。

中国艺术珍品

  这一时期无极的画作常以详细物像为标题,但实际上它们并不是主题,而更似一种不受题材限制的语言,以渲染潦草哆嗦的状态,是赵氏决心为之所缔造的一种感情气氛。赵无极在自传中提到五〇年月与景兰婚姻割裂后曾创作一幅同名画作《沉没的都市》以眷念逝去的伉俪情感(《赵无极自画像》第六章),「都市」这一意象在他的创作生涯中被多次反复利用,从最早1953年版画中具象形貌的工具,到五〇年月后期面临婚姻割裂后安葬哀痛的宣言,个中蕴含的精力气力随年华流逝而日渐丰腴,在赵氏心中的意义举足轻重。《沉没的都市》作为「甲骨文时期」最早的摸索之作,画面完美融汇诗、书、画为一体,代表同时期作品的至高表示。

旅法华人大家赵无极


慧眼藏家的珍酩窖藏

10月4日


  “赵无极的绘画带有神秘主义色彩,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绝不造作的神秘感。从画面上泛起的诸般抵牾,微妙差别及相应性等特质均可获得印证,从这些特质中亦衍生出变革万千的意象,成为艺术家笔下宏观的宇宙。”

旅法华人大家赵无极之绝罕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