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台北故宫特展以文会友:看汗青上著名的雅集盛事
2014年05月21日

台北故宫特展以文会友:看汗青上著名的雅集盛事

  晋唐风骚

 台北故宫特展以文会友:看历史上著名的雅集盛事

 台北故宫特展以文会友:看历史上著名的雅集盛事

宋人 《西园雅集图》(局部)

  庆生会是今天寻常不外的勾当,然而在古代并非如此。一直到魏晋时期,因释教传入的影响,生日才开始受到重视。除了少数的小我私家,一般都是帝王和宗教人物,才会被当成进行祝寿勾当的工具。清代呈现以眷念文化偶像之名,在其诞辰举行的雅集,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以苏轼为中心的“寿苏会”。介入者会筹备具象征意义的眷念品,配合抚玩书画碑帖,题咏作诗,甚至挥毫作画,成为此时新的雅集特色。

  永和九年(353)三月,王羲之邀集友人在浙江会稽山的兰亭进行修禊雅集,是一场今世名士聚集的风华盛事,更为世人留下有“天下第一行书”美誉的《兰亭序》。在唐代帝王偏幸王羲之与士人来往文化的火上浇油下,兰亭会议逐渐逾越其他雅集,取得规范性的职位。宴席上群贤毕至,曲水流觞、竞诗罚酒等勾当,也成为儿女进行雅集时所追仿的模式。

  王羲之《兰亭序》原迹虽已失传,却有浩瀚摹仿本与拓本传播于世。定武兰亭即为拓本的一种,是刻帖系统里品质最佳的版本。本幅为传世定武兰亭之完整宋拓本,有明晰宋、元人鉴藏记录,元文宗鉴藏印与相关题跋,显示这件作品曾于元代几场重要的会议中被观览。


  从题跋可知此为黄公望(1269-1354)为杨维祯(1296-1370)所作,描画杨氏客居之处——松江地域四周的风物。相较于顾瑛雅集的热闹喧腾,三五挚友的集会更显深刻情谊。

清 董邦达 《灞桥觅句》


 台北故宫特展以文会友:看历史上著名的雅集盛事


宋拓 《定武兰亭真本》(局部)

  元代江南士人的来往互动频繁,人际网络错综巨大,雅集的参加者身份多元,除了文士、僧侣、羽士等,也有非汉民族(色目人)的插手。有三五良知挚友的集会,也有动辄十数人的宴集,这时期会较为努力地为集会留下眷念,譬喻配合观览作品,并书写题跋;或将筵席间彼此酬唱的诗句集结出书成册。顾瑛(1310-1369)编辑的《玉山胜景集》、《草堂雅集》、《玉山记游》,等于数十次雅集唱和的出书物。这个时代或者对宴会唱和是短暂的,眷念品是永恒的观念出格有感,因此强调这些可以成为追忆念想的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