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鲁迅是奈何做编辑和作者的
2014年05月21日

鲁迅是奈何做编辑和作者的

  鲁迅编辑文学报刊,耗费了大量的精神和心血。为什么鲁迅这样乐于做“为他人作嫁衣裳”的编辑事情呢?因为鲁迅认为,编辑书刊是为宽大读者提供精力食粮的工作,同时也是造就青年作家、“造出大群新的战士”的重要途径。
  鲁迅对编辑事情十分当真,一丝不苟。1924年秋天鲁迅在病中,两位青年编辑去看他,走进书斋,只见他还在书桌前潜沉地校稿。他的脸微微泛红,眼皮微肿,显然还在发烧。青年问他为什么不休息,鲁迅沉吟一下,才摸着正在校对的一叠校样说:“这是这一期《莽原》的校样,前天拿了来,直到本日我还没有校完。”他还指指校样上的字说:“得仔细一点,有时因一字之错会引起很大的误解,校对和创作的责任是一样重大的。”他当主编,既是筹谋者,又是实干家,不只亲自组稿,审稿,而且看校样。他做校对事情细致当真,连一个标点标记也不放过。他还亲自设计版面及封面装帧,甚至亲自送稿子到印刷厂、制版所,人家还当他是跑街之类的人物呢!鲁迅常常亲自写编校跋文,《奔流》每期都有编校跋文,并有精细插图。他甚至还亲拟告白,他说“要使看了告白来买刊物的读者不骂我们使他上当”。他写过的告白有《〈文艺研究〉例言》《〈未名丛刊〉与〈乌合丛书〉告白》等。他曾这样说:“我的生命,割碎在别人改稿子,看稿子,编书,校字,陪坐这些工作上。将血一滴一滴地滴已往,以饲别人,虽自觉徐徐瘦弱,也觉得快活。”他对编辑事情可说是全心全意、费尽心血。
  对付一个作家、一个编辑来说,文采虽然是极其重要的,然而作家、编辑的文德越发难堪。重温鲁迅先生奈何做编辑和奈何做作者的那些事,对付本日的我们,照旧具有深刻的启迪和教益的。(沈鸿鑫)


  鲁迅对编辑人员要求也很高,他曾说:“编辑该当有清醒的脑子,他比作家知道更多的对象,365bet,把握更全面的景象,也许不及作家想得深。编辑不能随心所欲地吹嘘一个作家,就像他无权操作职位压制一个作家一样,这是个起码的条件。”
  在鲁迅的整个文学生涯中,编辑文学报刊是其主要的事情之一,占了不小的比重,他一生主编过的文学期刊达10余种之多。

分享,互动!接待扫描下方二维码存眷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在文学作品的写作和出书方面,作者和编辑都是不行或缺的重要脚色,假如没有作者,就没有作品,编辑也就难为无米之炊;假如缺少了编辑,作品也无从出书、刊行、流传。所以,在文学界,很多作者和编辑成了好伴侣,并且为数不少的作家一人兼任作者和编辑两种脚色。鲁迅就是个中一个典范代表,他既是一位伟大的作家,同时又是一位文学期刊的编辑巨匠。那么,鲁迅是奈何做好这两种脚色的呢?
  鲁迅于1909年返国,1912年5月到北京,在教诲部任佥事和科长。1918年,鲁迅介入了改组后的《新青年》编委会,这是我国近代第一本革命刊物,旨在倡导科学与民主,编委会成员尚有李大钊、陈独秀、胡适、刘半农、钱玄同等。鲁迅第一篇成名小说《狂人日记》就颁发于此。其后,鲁迅兼任了北大、北师大、女子高档师范讲师。1924年,他与孙伏园等人提倡创立“语丝社”,开办《语丝》周刊,鲁迅任主编,其宗旨是“鼓舞新的发生,对付有害于新的旧物,则勉力加以排击”。在这本杂志上,鲁迅颁发了《论雷峰塔的倒掉》、小说《仳离》等。1925年4月,鲁迅支持文学青年创立未名社,开办了《莽原》周刊并任主编,内容大多是短篇创作或翻译。鲁迅在《莽原》上颁发了《朝花夕拾》及其他多篇小说和杂文。
  对某些奸商式的出书商,鲁迅却是绝不客套的。有一次他替某书局翻译一本书,这家出书商对作者极其苛刻,计较稿酬以实字为准,标点标记与空格一律不计在内。于是鲁迅就把本身的译稿从新到底毗连一气,不分章节,不加标点,不让稿纸上有一个空格。弄得出书商啼笑皆非,只能改变本来的陋习。
  1935年,《作家》月刊创刊号的目次,横排印有15位世界著名文学家的肖像,如普希金、托尔斯泰、巴尔扎克、莎士比亚等,个中也有鲁迅的画像。鲁迅看了很不满足,他写信给编者孟十还说:“目次顶端放小像,自无不行,但我但愿将我的删去,365bet,因为官老爷是克制我的肖像的,用了上去,于事实无补,而于销行反有害。”其时文坛上彼此吹嘘的民俗很盛,“捐班”作家、“商定”文豪不少,鲁迅则要求撤下本身的画像,这不只表示了鲁迅对刊物的关心,并且也显示出鲁迅礼让的品格。

  他一生主编过的文学期刊达10余种之多
  鲁迅主编的刊物在文学史上留下了光耀的业绩,发生了庞大的影响。新中国创立今后,以鲁迅主编过的期刊刊名定名的刊物、副刊就有《译文》《奔流》《抽芽》《前哨》《朝花》等。
  鲁迅主编文学期刊很是注重刊物的思想内容。好比他主编《奔流》,就有打算、有系统地先容苏联无产阶层的文艺理论,这对其时中国的革命文艺举动是具有指导意义的。而他厥后编辑的《前哨》创刊号就是眷念柔石等被害的五位青年作家的专号,有力地报复了反动政府的法西斯*****。正因为他主编的文学期刊倾向光鲜,往往保留的时间不长,有许多几何刊物半途即被政府查禁。
  作为一个作家,鲁迅更多的时间是文学期刊的撰稿者,在这一方面,鲁迅称得上是一位勤奋而忠实的作者,是文学期刊的有力支持者和亲密相助的伴侣。
     
  他对编辑事情可说是费尽心血
  1927年10月初,鲁迅达到上海。缔造社郑伯奇、蒋光慈提议和鲁迅合办一个刊物,鲁迅欣然允诺,并说可以规复已停办的《缔造周刊》。12月3日《缔造周刊》复刊,由鲁迅领衔。12月《语丝》也在上海复刊,先后由鲁迅和柔石主编。1928年6月,鲁迅与郁达夫主编的《奔流》文学月刊在上海创刊,以颁发翻译作品为主。鲁迅译作《苏俄的文艺政策》即颁发于此。1928年12月,鲁迅与柔石合编的《朝花》月刊创刊,并组织朝花社,出书《艺苑朝花》《朝花旬刊》。1930年1月,鲁迅主编的《抽芽月刊》创刊,鲁迅重要译作《歼灭》即刊于此,第三期起成为“左联”率领的刊物之一,第四期刊有“左联”理论大纲等文献,出至第五期,被百姓党政府查禁。1930年2月,鲁迅开办了《文艺研究》季刊,他所译普列汉诺夫著《车勒芮绥夫斯基的文学观》第一章刊于此。但这本刊物仅出一期即被克制。1931年4月,“左联”构造刊物《前哨》在上海创刊,由鲁迅、茅盾、夏衍等编辑。创刊号是眷念被反动政府杀害的李伟森、柔石、胡也频、殷夫、冯铿等五位青年作家的专号,鲁迅写了《中国无产阶层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第二期起《前哨》更名《文学导报》。1931年11月,鲁迅又开办了文艺报纸《十字陌头》。1933年7月,《文学》月刊在上海创刊,编委会由鲁迅、陈望道、郁达夫、郑振铎、叶绍钧构成,是《小说月报》停刊后影响较大的文学刊物,对国统区的进步文学举动起了努力的浸染。1934年9月《译文》月刊在上海创刊,先后由鲁迅、茅盾主编,先容苏联及其他国度的进步文学作品,半途停刊,1936年3月复刊,鲁迅在病中还为之撰写了《复刊词》。
  1921年孙伏园在北京《晨报副刊》当编辑,他是鲁迅在绍兴低级师范学堂当校长时的学生,他请求鲁迅每周给副刊“开心话”专栏写文章,鲁迅为了支持学生把报纸编好欣然同意了。当天晚上他就开始写了一章,今后每周连载,这就是小说《阿Q正传》。1934年陈望道等开办《太白》半月刊,鲁迅也热情支持。《太白》一共出了24期,鲁迅为它写了22篇文章。孙伏园在回想文章中说:“每每与鲁迅先生磋商什么工作,需要他一些助力的,他无不热情真诚地给你助力。”
  鲁迅强调文学期刊内容要扎实、文章要有特色,他曾划定选登的文章要“出自心裁非衔命执笔,如明清八股者”,编《文艺研究》时还出格声明“倘是陈言,俱不选入”。他编刊物很珍惜篇幅,既阻挡文章排得太满,密密麻麻,使人有压窄之感,然而对正文后头的空缺却也不愿随便挥霍,而是刊登一两百字的“补白”随笔,使之获得操作。
  早在日本留学期间,鲁迅就对刊物产生了浓重的乐趣。1903年,浙江留学生开办《浙江潮》时,鲁迅就特地为之设计了封面。厥后鲁迅抉择弃医从文,首先想到的就是开办文艺刊物。1907年他与许寿裳等几位同学在东京着手筹办,定印了稿纸,拟好了插图,做好了打算,文稿也已齐备,并将刊物名称定为“新生”。但是合法刊物要出书的时候,有人偷偷溜走了,还卷走了资金,承诺供稿的人也不知去向,只剩下鲁迅、许寿裳等三人,于是,《新生》夭折了。

鲁迅是怎样做编辑和作者的

  无论是创作照旧译著,他都当真认真
  鲁迅每每为报刊撰稿,无论是创作照旧译著,都十分当真认真。好比他为《译文》杂志翻译《死魂魄》,第三章中有一句“近乎方才出浴的眉提希的威奴斯的姿势”,威奴斯为克莱阿美纳斯所镌刻,但鲁迅未见过其图像,不知出浴者的姿势,于是四处查找资料,还专门买了日本新出的《美术百科全书》,花了很多力气,终于查明。
  与此同时,鲁迅又很注重刊物的趣味性,他主张刊物要办得活跃生动、情趣盎然,不只要求文章写得妙趣横生、引人入胜,并且版面编排要生动雅观。他编的《朝花》《奔流》《译文》一律附有木刻或版面插页,文章空处加题花、尾花,做到图文并茂。其时有人品评《奔流》刊载的译著侧重“小我私家趣味”,鲁迅在《编校跋文》中答复说:“说到‘趣味’,那是此刻确已算一种罪名了,但无论人类的也罢,阶层的也罢,我还但愿总有一日弛禁,讲文艺不愿定要‘败兴味’。”
  鲁迅固守信用。1935年巴金正在编辑《文学丛刊》,他恳请鲁迅“编一个集给我吧”,鲁迅想了一想就承诺了。过了两天,他通知巴金集子的书名和内容,说尚有三四篇文章还没有写。不久,书店登载告白说《文学丛刊》第二集16册将在旧积年前出齐。鲁迅看到了告白,为了不延长书店的出书打算,他匆匆赶写未完成的那几篇文章,在一个月内全部写好,编成集子送到了巴金的手里。为此,巴金深受打动。
  鲁迅很重视与编辑的友谊。1934年,赵家璧主编《中国新文学大系》时去找鲁迅,请他接受小说二集的编选事情。鲁迅说:“如果真找不到别人,就由我来接受也可以。”于是承诺了下来。1930年百姓党浙江省党部呈请通缉鲁迅,他给报刊写稿时为了制止编者受连累,改用何家干、隋洛文等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