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民国文人与紫砂
2014年05月21日

民国文人与紫砂

​顾景舟 僧帽壶 宜兴紫砂博物馆藏


 民国文人与紫砂


  除此之外,紫砂壶还散见于文人学者所编辑的手工艺以及骨董著作中。如清末民初著名学者、古玩保藏家赵汝珍编撰的《古玩指南》,涉及“宜兴壶”的有千余字内容,分三节述其源、论其流,且赏其美、辨其伪。值得一提的是,文章称“其色红紫无釉,各类器具虽俱有,但均不如瓷。只以适于泡茶,能保存茶味,故只以壶称”,这种观点,未免失之狭隘了。



  当流风余绪联贯至民国这个非凡的汗青年月下,一方面,抗战以前的宜兴紫砂业成长发达,企业商号浩瀚,名家匠师辈出;另一方面,艺人努力与文人雅士、学者名士来往,一度成为民国紫砂界的民风。紫砂壶通过文人贤隽或直接参加,或把玩传唱,折射出社会的五光十色与文人的精力高度。



(元) 佚名 莲社图 (局部) 绢本设色



  由陈茆生、范伟群、杨世明、陈家稳相助编纂的《民国紫砂史话》记实,清末民初,一代紫砂书画镌刻家沈才田、韩泰、卢兰芳、邵云如等相继呈现,并与百姓党前辈于右任,著名书画家吴昌硕、程十发、唐云等相助,珠联璧合,制成了“四方古菱壶”“汉君壶”等。惜乎本日的史册文籍对这些相助细节均着墨不多,但我们仍旧可以在汗青的雪泥鸿爪中,去发明一些有稽可考、值得玩味的篇章。





  吴德盛陶器行,民国时期著名的紫砂商号,东家吴华文擅长篆刻,是一位文化咀嚼雅致的陶艺家,常邀书画名家及民国政要到公司留下墨宝,曾与百姓党元老于右任来往,右任先生不单是我国近现代著名政治家、教诲家,更是书法家,书坛尊其为“旷代草圣”,是继王羲之以来书法史上的第二座岑岭。

  潘稚亮(1881—1943),名诒曾,字稚亮,江苏宜兴蜀山镇人,著名的金石书法家。潘稚亮热爱老家紫砂艺术,与诸多紫砂艺人有来往还廉价陶印。他与储南强先生的交谊尤深,艺术看法一致。1928年(大大都史料所记实的储公得壶年份),储南强偶得供春壶,曾请潘稚亮刻了一方“春归”之印以贺幸事,后经著名美术家黄宾虹认定此壶之造型为银杏树瘿,而黄玉麟款壶盖为瓜蒂盖,与壶身不符,于是潘稚亮推荐请其时的名艺人裴石民从头配了个灵芝盖。


  还有储南强先生所保藏的传器“项圣思桃杯”,365bet,托上刻有题记12行:“圣思,相传为修道人,姓项,能制桃杯,大于常器。花叶干实无一不妙,见者不能释手。廿年前,简翁得此于燕市,归而宝之。杯底小损微跛。名手裴石民,时方以第二陈鸣远名于世,善为前人修旧,昨年用宾虹老人之意,为供春壶重配盖,今岁复以鄙请,为此杯加一外托,中虚而涵纳之,趾乃定。遂为之记略,兼扬其绝艺,以光于陶史为二美。”接洽黄宾虹指点、裴石民为供春配盖之始末,约莫可以猜测托上撰文并刻字者为潘稚亮先生。


  文人发挥本身诗、书、画的拿手,参加紫砂壶的造型设计与书画装饰,一改陈陈相因的壶风,使之集诗、书、画、印于一体,成为紫玉金砂和书画翰墨的结晶,保藏把玩之余,其艺术代价和经济代价也在不绝增加。这种艺术创作佳风,发轫于明清文人阶级,时有异峰突起,蔚为大观。

纸本设色 1521年〔瑞〕斯德哥尔摩博物馆藏




  1948年,著名陶器商号“铁画轩”第二代传人戴相明先容顾景舟认识吴湖帆、江寒汀、来楚生、唐云、王仁辅等著名画家篆刻家。彼时顾景舟34岁,正值盛年,在沪上仿古的经验,不只晋升了壶艺台阶,更将所领受的海派文化融入壶艺创作中,武艺大为精进而声誉日隆。是年夏秋之季,顾景舟经心建造了五把大石瓢壶坯(一说六把,一把出窑时烧坏)。由轻舟运沪,戴相明携壶坯至吴湖帆家,由吴湖帆饱蘸浓墨执笔挥毫,365bet,在五把壶上各题诗两句,四把壶上各绘竹一枝。第五把由江寒汀画孤雀梅枝图,落款为“湖帆道兄正画。寒汀”。画毕,连忙随货船返宜,顾景舟本身雕刻一把,其余由陶刻名手谈尧坤精刻(一说五把皆为顾所刻)。烧成后,除顾景舟自留一把外,其余则赠予吴湖帆、江寒汀、唐云、戴相明。石瓢原是传统器型,顾景舟加以推陈出新,造型一绝,书画一绝,篆刻一绝,乃是真正的珠联璧合,成绩了一段紫苑韵事,艺坛雅事。

南京博物院藏

(明) 唐寅 煮茶图(局部)

  据今世紫砂大家徐汉棠、徐秀棠的父亲徐祖纯活着时回想:于右任老先生曾到过吴德盛屡次,每次城市在壶或盆坯上留下手迹,个中一把“汉君壶”,乃紫砂能手邵陆大所制,于右任在上面写了字,落了款,后由吴华文请陈少亭刻了烧成。


 民国文人与紫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