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设气势气魄
2014年05月21日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设气势气魄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树气势派头

  公元1100年,黄庭坚在四川戎州作《赠张大同卷》,卷中描写被贬居所艰困的糊口情况:“蓬藿拄宇,鼪鼯同径……病足不能拜,心腹中蒂芥,如怀瓦石。”其雄浑的大字行书却是笔力万钧,其姿态正是书家旺盛不屈的生命力的浮现。黄庭坚以《瘗鹤铭》的差池称结体为基本,再以他笔墨中的“势”,缔造出气势磅礡的结果。至于学古的法门,黄庭坚有云:“心会即妙出……虽取昔人之陈言入于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黄庭坚执笔垂直纸面,中锋用笔,多圆劲笔画及藏锋笔法,悬肘的高执笔方法使其用力部位不只止于指腕,更是倾尽全身气力运笔。他提示用笔要领“欲双钩回腕,掌虚指实”,且须“笔顶用力”。黄庭坚下笔凝重,乃至笔画时有颤动起伏。

  米芾书法也和黄庭坚一样,偏好欹侧而非平正。不外,黄庭坚控笔严谨,米芾却往往率性、出人意表。相较于黄庭坚把笔侧重,米芾则强调执笔要轻,“把笔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又笔笔差异,三字三画异;故作异,重轻差异”。米芾追求唐代名家信法所缺乏的率性自然,他曾写道:“颜真卿学褚遂良既成,自以挑踢名家,浸染太多,无平淡天成之趣。”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树气势派头


米芾《留简帖》,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北宋晚期文人书画家身处厘革的时代,愈趋强烈的自我意识与心理需要有新的表示模式来转达。率领11世纪晚期文人美学思想、承接欧阳修的苏轼(1037-1101)阻挡艺术仅以状模外物为方针,指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苏轼认为艺术成长早在公元8世纪时已达颠峰,举办全面革新的时刻已至:
  北宋晚期由朝廷主导的,有史以来野心最为弘大的社会与税制改良失败,使得宋朝的政治改精采像难以实现。由宫廷与士医生之间权力斗争的角度来看,以欧阳修为首的改良派在文艺规模支持的复古举动,与政治革新的抱负相关联,都是憧憬一种远古、神祕的纯粹性。文人士医生建议的儒家道德抱负固然无法办理现实的政治社会问题,他们在文学艺术方面追求洗净铅华却带来重大厘革,政治失意使其转向释老思想,寻求小我私家超脱。
  芾顿首再启:弊邑幸岁丰无事,足以养拙苟禄,无足为者。然明公初当轴,当措生民于仁寿,县令承流宣化,惟日拭目倾听,徐与含灵共陶至化罢了。
  黄庭坚(1045-1105),江西分宁人,游于苏轼门下。苏轼在政治上属于守旧派的旧党,卷入与政治改良家王安石(1021-1086)率领的新党之间的剧烈斗争。公元1094年,旧党背景高太后逝世,新党重掌朝政,苏轼等人遭到进攻。尽量黄庭坚所任官职并不敷以直接参加党争,却因与苏轼的密切交往而受到连累。他在1098年被贬至四川,1101年头遇赦,尔后于1103年再度被放逐,1105年辞世。

黄庭坚《赠张大同卷》(局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学唐不如学晋,人皆能言之,夫岂知晋岂易学哉!学唐尚不失端正,学晋不从唐入,多见其不知量也。仅能敧斜,虽欲媚而不媚,翻成画虎之犬耳。何也?书字当立间架墙壁则不骫骳。思陵(宋高宗)书法未尝不圆熟,要之于间架墙壁处不着时光,此理可为识者道。
  《留简帖》作于米芾待客之时,纪年大概为1094年季夏:
  前留简而去,不得一见,于今怏怏。辱教,知行李已及。偶以林宪巡历,既以回避,遂谒告家居,或渠未至,急走舟次也。……对客草草。

  黄庭坚身为一名书家,对北宋初年刻板造作的书风感想不满,曾品评道:“回视欧、虞、褚、薛、徐、沈辈,皆为法度所窘,……盖自二王后能臻书法之极者,惟张长史与鲁公二人。”黄庭坚摒弃唐人规范而转向取法出土质料,个中包罗6世纪刻石、黄庭坚相信出自王羲之手笔的《瘗鹤铭》。《瘗鹤铭》在11世纪被发明,其雄浑斗胆的书风引起学者们的热烈乐趣。它成为黄庭坚书法的重要取资工具——质朴、圆浑线条与巨细参差、疏宕不拘的章法,正与黄庭坚所排出的经心结组的方正机关形成强烈比拟。

《中国书法:理论与汗青》,方闻著,卢慧纹、许哲瑛译,上海书画出书社2019年8月。

  米芾的草书作品,以《珊瑚帖》为例,受到早期篆籀铭文所开导。“书至隶兴,大篆古法大坏矣。篆籀各随字形巨细,故知百物之状,勾当圆备,各各自足。”《珊瑚帖》可定为米芾晚年所作,帖中摆列其晚近所收书画古玩。为了描写新得的一件珊瑚笔架,他画出下附铜座的三叉物体造形,令人遐想到商代青铜礼器上的铭文。

米芾《逃暑帖》,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晚唐时期,跟着世家家世衰落与权要士绅阶级崛起,儒家抱负的道统政治为渐趋专制的皇权统治所代替。约11世纪末,北宋晚期之时,儒家政治体制下的皇权好处与传统道德代价斗嘴十分剧烈,导致国度意识形态(公)与士医生信念(私)持久破裂。在艺术规模,文人士医生更存眷作品的表意面向,而不是再现或描画的用途。

  黄庭坚虽为自律甚高的儒士,在贬谪期间却转向道家与禅宗思想,引用公元前4世纪道家庄子的典故,自述“身如槁木,心如死灰”。挚友苏轼认为黄庭坚的书法就浮现了其间的抵牾与妥协:

  米芾《吴江舟中诗》卷更近于抽象画,此作约书于1100年,时米芾正在太湖一带。米芾认为作大字“要须如小字,锋势备全,都无决心做作乃佳”。苏轼形容米芾脱缰的草书如“风樯阵马”,米芾则自称己书为“刷字”。米芾书法所带来的视觉震撼仅有颜真卿堪对抗,但颜书更着重间架布局,而米书则越发流通且富有画意。以“观”字为例,颜真卿强调线条表示与巩固结字,米芾则突出笔势、风韵及动态。


  黄庭坚将书法视为抽象的形象,以音乐的“韵”形容之。他推崇公元4世纪的隐逸诗人陶潜(365-427),认为其意在言外之诗,365bet,正如同他的“无弦琴”,此即黄庭坚欲以其书所转达之韵。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树气势派头

观:a. 选自米芾《吴江舟中诗》 b. 选自颜真卿《颜氏家庙碑》

  时至南宋末年,约公元13世纪晚期,文人画家赵孟坚(1199-1267)品评时人书法仅存眷外貌皮相而不重字形的内部架构:
  苏轼等文人书画家认为书法要有新变,须由学古且交融意会昔人教训而来。他们排拒唐代宫廷书风的洗炼笔法及均匀结体,主张上溯唐以前的古朴自然风度,且实验用不美、质朴等特色来建设小我私家信风。
  三札均作于米芾书风成熟阶段,融合各家气势气魄。《岁丰帖》起伏有致的线条表露褚遂良婉转流美的书风;《逃暑帖》源于较方严的欧阳询书;《留简帖》纵逸的行草,则令人遐想到米芾形容为“天真俊逸”的王献之(344-388)书法。


  编者按:
  米芾(1052-1107)的艺术情性和黄庭坚截然差异。他是湖北襄阳人,为武将之子,其母曾随侍皇后。米芾本人曾任秘书省校书郎,在南边的桂林短暂做过处所官,也到长沙接受过椽吏。米芾秉性离奇,对一般的嗜好不感乐趣,而是浸淫书画鉴藏、汇集古砚、喜好怪石成痴。他自号“襄阳漫士”,人称“米颠”。公元1081年起的十年年华,米芾周游四海,记录了不少私家保藏的古书画。约1086年至1088年间,米芾撰成其首部书法相关论著《宝章待访录》。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树气势派头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树气势派头

  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优点,总而成之。既老始自立室,人见之,不知以作甚祖也。



  知者创物,能者述焉,……君子之于学,百工之于技,自三代历汉至唐而备矣。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书至于颜鲁公,画至于吴道子,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
  鲁直以平等观作欹侧字,以真实相出游戏法,以磊落人书细碎事,可谓三反。
  不久,产生灾荒歉收,朝廷派员催租课税。米芾因支持贫农而抗命,《逃暑帖》大概作于1093年,其时米芾既想逃离盛夏暑气,也想逃避政事煎熬,信中表露郁郁寡欢的脸色。
  书法艺术虽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享有极高的职位,相关的美学理论、品第评论、成长系谱、临池指南及藏传著录等文献很是富厚,但对书法举办现代艺术史学科意义上的研究,即针对作品实物自己举办细致的气势气魄描写、阐明、溯源与编年,再团结社会、文化、政治等脉络研究,是晚至20世纪下半才开始的,曾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的方闻传授就是个中卓有成绩的一位。本文摘自方闻先生的《中国书法:理论与汗青》一书,由汹涌新闻经上海书画出书社授权宣布。

米芾《吴江舟中诗》(局部),美国纽约大城市艺术博物馆藏

 北宋文人书法家排拒唐代宫廷书风,以不美、质朴建树气势派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