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谷曙光 ︱和李小龙一起逛日本古书店
2014年05月21日

谷曙光 ︱和李小龙一起逛日本古书店

渡海东洋访佚珍,青灯黄卷七八春。




  寺町通最南端的藤井文政堂,汗青太悠久了。文政是日今年号,在1818年到1829年间,可知书店已经开了差不多两百年了!我在门口发明白著名学者赖山阳题写的“山城屋”的木制匾额,这也是一件可贵的古物了,遂照相留念。藤井文政堂以释教书为特色,我以前固然来过,可是并无所得。这次小龙汇报我,除了架上书,在架下的柜子里,尚有一些书可看,于是我们分头大翻特翻。不经意间,我居然觅到了赖山阳的一个小条幅,尚有春日版佛经的残页。刚看到门首的赖山阳题额,半晌之间本身竟然过手了一副赖山阳的小柬,何况价值亦平。真可谓是因缘际会,有种恍如隔世的感受。这应该是不错的收获了,也是海内淘书可遇而不行求的。
  有趣的是,在机场,小龙也许还“脱度”了一个有旧书缘分的人。当他再去机场帮我取书时,照例要通过海关查抄。小龙把书一本本拿出来,给海关的人磨练,有和刻本,有旧画册……海关的一个小伙子表示出浓重的乐趣,颇有兴致地问,日本那边可以买到这些书?又神秘地打探,需要几多银子?小龙面授机宜,汇报他东京的神保町,有一百多家旧书店呢!那小伙面露喜色,把相关信息郑重地记在小本子上了。他又说喜欢看汗青书,看过《万历十五年》,让小龙再给他推荐一些书云云。我戏谓,此“脱度”细节可入《世说新语》。

内藤湖南题写的“汇文堂书庄”

  淘书老是有喜有愁。假如说藤井文政堂带给我们的,是意外的欣悦,另一家竹仙堂的经验则奇哉怪也。在与寺町通相对的一个小岔路口,有一家信店叫竹仙堂。店临街而开,一看就是老店,并且属于前店后家的那种,门口尚有大正年间创业的牌子。这家店,我和小龙之前都各自逛过,且有雷同经验。店里凡是坐着一个老者,架上有不少线装老书,摆放也整齐。一进去,老人往往很客套,甚至会跟你外交几句英语。可是当你让他拿书时,他就立即不耐心了,很近很好拿的书,他会左遮右掩,暗示为难,再多说几句,就变脸变色了,甚至顿时下逐客令!这次,我和小龙走到四周,犯起嘀咕,要不要进去呢?想到这次是两小我私家,何妨再探虎穴!于是先后进入,小心客套,场景居然跟以前差不多,照旧谁人老者,照旧客套的外交,可是要求从架上拿书时,又风云突变了……我们只得悻悻退出。这一幕,仿佛熟悉的脚本,又重演了一遍!日本的古书店那么多,这是最奇怪的一家,也许这个老者受过什么刺激吧!可见日本淘书也不老是优美的影象。

京都淘书舆图

  从访中国书到淘和刻本

  《书舶录——日本访书诗纪》可谓是小龙历七八寒暑,搜求和刻本之辛劳记录。其书以日本书店为经纬,以和刻本为鹄的,以亲身经验讲故事,又以访书纪事诗遮盖,编制可谓善美兼备。掀开书,入眼的是一个个熟悉的日本古书店名。欲逛日本书肆者,不妨按图索骥;欲搜求和刻本者,堪为指南;欲观东洋文化风尚者,亦可采撷。故其书,可为书话消遣,亦可作学林掌故,照旧有关和刻本之通俗读物。书中的藏书纪事诗,也大有可观,堪称藏家之诗史、书林之珍闻。而贯串全书的焦点理念,则是域外汉籍版本刻印、学术代价和流传流布之研讨。由此言之,书的学术性、可读性和普及性是兼而有之的。


和刻本《十体千字文》书影


   
  曾记得,2018年夏,我与小龙一起在日本京都、大阪的古书店访书、淘书。当时我在关西学院大学接受客员研究员,在我的怂恿下,小龙一家暑期来关西一带旅游,于是我们相约集会访书。记得是8月17日那天,我们约在京都著名的和原町晤面,然后从四周最南面的书店一路向北逛,藤井文政堂、吉村大观堂、梁山泊、三密堂、大学堂、个中堂、竹仙堂、竹苞楼、尚学堂、艺林庄、今村书店、菊花书店、赤尾照文堂……富贵的寺町通上,365bet,我们一家家信店愉快地逛下去,而不知倦怠。下午稍晚时分,分开京都,坐车转战大阪,先逛了心斋桥的中尾书店,最后以著名的梅田古书街的八九家信店压轴收尾。

赖山阳题写的“山城屋”



  言归正传,民国时董康写成《书舶庸谭》,被傅增湘誉为“足为馈贫之粮、夜行之烛”。今小龙之书,乃今世淘和刻本之指南录也。书中收访书纪事诗五十余首,佳什纷纭,我今草此小文,如不作几句顺口溜,似难交卷,姑谩吟俚句煞尾:

  大阪心斋桥的中尾书店,是我第一次到日本就逛过的书店。书店开在如此滔滔尘世之地,令我颇为讶异。记得十年前,在店里碰见一个小伙子,高高瘦瘦,很有规矩也很清爽的样子。其时他还不厌其烦地给我指点去梅田古书街的路。十年之后,又在店里遇到此人,已经进入壮年,且“圆润”了很多,我一下就生出“少年后辈江湖老”的感应。他应该是书店的少雇主吧!我还遇到过他的父亲,客套极了。这家开在大阪最富贵的心斋桥的书店,是大阪著名的老店了,看来也是父一辈、子一辈,传了许多代。窃觉得文化在民间就是这样传承的。惋惜中国的许多传统行业,都失去了这种有序的传承,实在遗憾!我和小龙在中尾书店,也各有所得。小龙翻到了宽永年间的和刻本《十体千字文》,这是日本据明末本翻刻的,中国已经失传,算是较量贵重的和刻本了。小龙慨然让我购下,美意可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