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陆小曼手札和启事
2014年05月21日

陆小曼手札和启事

  致吴经熊手札

  1927年2月22日,胡憨珠在上海开办了一份《烟视报》,由张静庐、王瀛洲主编,每三日出书一张。同年6月28日,出完第43号后停刊。3月29日,该报第13号颁发了一篇随笔,题为《陆小曼手札》(署名“月”)。文中说:“陆小曼,新文学家徐志摩之夫人也。结褵以来,夫妻甚笃。今作寓公于海上,海上之闻人,多相拉拢焉。小曼长于中西文学,出言尤隽妙绝伦,书牍之类信手拈来,似漫不经意,而极饶风姿。为刊其最近手札如下,亦以见才女吐属名下无虚也。”所刊陆小曼手札,系据手迹影印,全文如下:


  毋庸讳言,陆小曼简直爱写别字,她的日记中的别字更是随在可见。如其1926年2月13日日记,内中有五处蜡烛之“蜡”,也都写作“腊”(见《陆小曼文存》,三晋出书社2009年12月版,第248页)。“平素景慕”陆小曼的“■(忄育)愔宾主”,若看到这则日记,不知又作何感触。

  自2012年以来,我先后披露过陆小曼《自述的几句话》《请看小兰芬的三天好戏》《马艳云》《灰色的糊口》《我的小伴侣小兰芬》等文五篇和其致《新闻报》编者函一通。前不久,又在民国时期上海小报上发明陆小曼一通手札和一则启事,均未见收入三晋出书社2009年12月版《陆小曼文存》(柴草编)及其他有关陆小曼的著作。






  1927年3月30日,有人曾以笔名“■ (忄育)愔宾主”,在上海《小日报》第232号上颁发了一篇《陆小曼连写别字》,指出陆小曼致吴经熊手札中将洋蜡的“蜡”字均错写成了“腊”。这篇纠错文是一条可贵而有趣的史料,365bet,特过录如下:


  立轴照堂幅例

 陆小曼手札和启事

  1943年夏,陆小曼重订润例,将润资做了调解:堂幅每尺五百元,屏条每尺二百元,立轴每尺三百元,纨折扇每握三百元,册页每尺二百元。同时,增加书法项目:“书法照立轴二折算,晋唐小楷更加。”(《陆小曼山水润例》,上海《海报》1943年8月10日、13日第464号、第467号)这些润例,或者是陆小曼自订的亦未可知。




  册 页 每方尺四十元


  陆小曼说:“我们本日不想出去,因为我不大好过,照旧请你们二位来我家吃晚饭吧。”审其语气,或许是吴经熊约他们佳偶吃晚饭,陆小曼因“不大好过”“不想出去”,故反过来邀请吴经熊到她家来。同时被陆小曼邀请的陈辟邪,是浙江慈溪人,其40回社会言情小说《外洋缤纷录》起初连载于上海《商报》,1929年11月由上海卿云图书公司出书单行本,曾脱销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