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七位作家写家暴,带你在文字中捕捉抵御的勇气
2014年05月21日

七位作家写家暴,带你在文字中捕捉抵御的勇气


  第一部《哈利波特》,也是从哈利蒙受的家暴开始的,也一直贯串于好几部作品中:
  在一间小咖啡室相聚,萧红佳偶也来了。萧红的左眼青紫了一大块,她说:’没什么,本身欠好,遇到硬对象上。’‘是黑夜看不见,不要紧……’在一旁的萧军以男儿膝下有黄金气派说:‘干吗要替我隐瞒,是我打的!’萧红淡淡一笑说:‘别听他的,不是他存心打的,他喝醉了酒,我在劝他,他一举手把我一推,就打到眼睛上了。’萧军却说:‘不要为我辩护!’” ——梅志《“爱”的悲剧——忆萧红》

  1994年,她毅然和丈夫仳离,带着年幼的女儿杰西卡回到爱丁堡,一边领着赋闲接济金,一边在家旁边的小咖啡馆里开始写小说。

01

  例如女子去拜过了娘娘庙,也不外向娘娘讨子讨孙。讨完了就出来了,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尊敬的意思。以为子孙娘娘也不外是个普通的女子罢了,只是她的孩子多了一些。 可见汉子打姑娘是天理应该,神鬼齐一。怪不得那娘娘庙里的娘娘出格和顺,本来是经常挨打的缘故。可见和顺也不是怎么优良的个性,而是被打的功效,甚或是招打的原由。

03

他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往墙上磕的时候


  周朴园 (不兴奋地):你最好此刻喝了它吧。 周蘩漪 (突然):四凤,你把它拿走。 周朴园 (突然严厉地):喝了它,不要任性,当着这么大的孩子。 周蘩漪 (声颤):我不想喝。

  又可能在《呼兰河传》中,她写作庙会习俗,言语颇带嘲讽与疾苦:


  这篇《为杀夫者辩》固然鲜为时人领略,却是真正发出了抵御家暴,争取女性权益的声音。不必拿汗青的后见之明来苛责苏青,在其时,很少有比她更有胆识的女性。


  夫杀人偿命,原是中古时期的刑法理论,乃本与复仇见识而起……所谓杀人者云云,只好说是一般不大懂的法令的人的传统见识。

 七位作家写家暴,带你在文字中捕获抵制的勇气

07



  这并不是独一的一次。




  而她写出了《哈利波特》,365bet体育,并走了阴影。


  报刊亦向苏青约稿,但愿她谈些感触,而苏青最后却交出了一篇让所有人惊讶的文章。她一面报复内地媒体的初级趣味,一面又给以了詹周氏极大的同情与领略。苏青认为,詹周氏伶仃多年,性格在冷酷的社会与人情中遭到扭曲,嫁给詹氏后,她恒久忍受暴力,精力在压抑之中瓦解,才有了杀人之举。假如要问罪,该当先指责施暴者与残忍的社会,而非无所依靠的弱势女性。


 七位作家写家暴,带你在文字中捕获抵制的勇气

  他进入暗中的公寓,正在探索电灯开关时,突然有个什么朝他肿起的何处脸扑来,纵然在黑黑暗,他照旧看获得本身新装的那颗牙齿飞了出去。 是凯莱布,虽然了,他在黑黑暗听获得也闻获得他的呼吸。凯莱布打开电灯主开关,公寓里大放光亮,令人眼花,比白日还要亮。他昂首,看到凯莱布正垂头盯着他。纵然喝醉了,他照旧很镇定,并且此刻因为怒火而清醒了一点,眼神平稳而专注。他感受到凯莱布抓着他的头发把他提起来,感受到他打向他没受伤的右脸,感受到本身的头被打得往后一晃。
  萧红并非传统意义上“和顺”的女性——她接管过启蒙的教诲,脾性坚强,曾逃离包揽婚姻完成一场“娜拉出走”的壮举,也曾叛逆原有的家庭,义无反顾地踏上颠沛落难的人生。
  从很多文章来看,萧军打萧红在其时的伴侣圈里应该不是奥秘。他贬低萧红的文学创作,不绝明火执仗的出轨,甚至向萧红挥起拳头,给以了肉体与精力的双重暴力。


  对这残忍的问题,每个时代都有作家犀利地形貌、揭破、褒贬,有的甚至以生命为价钱。这些笔下的“家暴”本日仍在我们周围重现,而从头阅读这些作品,可觉得我们加强些许抵制的本领。直视它——深切地领略它意味着什么,再识别出它所有的形态。
  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糊口、运气,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此刻读小说,假如读到赏善罚恶的好了局,我就会哭,我甘愿各人认可人间有一些疾苦是不能息争的;我最讨厌人说颠末疾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但愿各人认可有些疾苦是歼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正面思考是何等媚俗!但是,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甘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甘愿蒙昧,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不和。 ——《房思琪的初恋乐土》第183页
  这一情节实际上来历于梅志与靳以的散文:
  此刻,余秀华已是中国今世诗坛一个无法回避的名字。


  每一个“本身”都是有气力的,许多悲剧都有大概提前截止。
  这些文字已足够惊心动魄。家暴是犯法,它也决不可是家庭、亲密干系中两小我私家的问题。

04

  许鞍华的影戏《黄金时代》曾泛起出这样一幕:


  阅读小说能让人不去亲历世界的不和,也能体会那可怖的深渊。

  裘德的遭遇不堪忍受,却因为自卑——被凯莱布增强的自卑而进一步沉溺。暴力之后是致歉、和洽。然后是下一次暴力。家暴如此轮回来去地产生,也越来越肆无顾忌。


  此刻,萧红的读者们比及这一天了吗?
  文字 丨Agnes、FZF、阿乔。摘选部门已在文中标注。

《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