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钱穆、王淑陶与广州私立华侨大学
2014年05月21日

钱穆、王淑陶与广州私立华侨大学

  据港报报道,1950年3月1日,新政权吸收了华侨大学,学生被先容到省立文理学院、法商学院投考插班生,优先登科。(1950年3月2日《香港工商日报》)至此,广州私立华侨大学竣事了一年多的汗青。
  培正中学坐落在广州东山,这个地域由教会、华侨开拓,有小洋楼800多幢,居住情况优越。罗慷烈说他在市区租了一层小洋房,应该也在东山一带。华侨大学位于河南(今海珠区)相间,交通未便,钱穆每次在市区逗留,都住在罗慷烈租用的小洋房。
  1950年冬,新亚书院经费捉襟见肘,钱穆专程赴台北求助,越日一早由张其昀陪同晋谒蒋介石,蒋垂询新亚书院事甚详。不久,“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奉告,每月由“总统府”扶助新亚书院港币3000元,这个数额足以支撑新亚根基支出。王世杰又奉告,万一香港有变,“当局”派船去港,新亚书院人员可获准第一批赴台。(《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合刊,《钱宾四先生全集》第51册,299-301页)
  广州知名文保志愿者彭敏明看到我翻拍的照片,脱口而出:“哇,永泰别墅旧照!”彭小姐对广州老修建洞若观火,眼神犀利,令人服气。永泰别墅在广州文保圈有很高的知名度。2003年,广州市启动第四次文物普查,在市委、市当局直接率领下,市委宣传部拨出专款,创立各级普查率领机构,以街、镇、村以文化站为中心,历时三年,出动2000多人,得到文物新线索3000多条。2008年3月出书的《广州市文物普查汇编·海珠区卷》,首次正式披露了海珠区沙园的民国修建“永泰别墅”。据该书称,永泰别墅位于沙园大街,建于20世纪40年月,香港永泰正十字油公司所建,后归军阀李福林所有,其母曾住在该处。“永泰别墅”现存红楼、八角楼两座,产权归广州重型呆板厂。红楼位于今沙园大街37号大院内,八角楼则被距离于菩提园小学沙园校区围墙之中,听说用作学校的教务处。

  经此荆棘,王淑陶依然不悲观,转而在澳门重建华侨大学,1950年秋季开始招生。(1950年9月3日香港《华侨日报》)澳门华侨大学也可以说是中国第二个华侨大学。然而限于其时各方面的条件,这所大学听说在维持几年今后也被迫停歇。
  从翻拍的照片看,华侨大学图书馆正是现存的永泰别墅红楼,“学艺中心”则是现存的八角楼,也即华侨大学英华地址的两座主要修建,虽有一些窜改,仍概略完好,生存至今。
(蒙外洋友人詹红提供王淑陶、香港华侨工商学院部门资料,谨此叩谢。)


 钱穆、王淑陶与广州私立华侨大学

  6月9日,《香港华侨工商学院校刊》宣布“本院筹办停当改大”动静,称:“本院以华侨后辈来学者日众,而每年结业生又尽为各地侨胞争先汲取,供不该求,加之本院素以分管世界学术研究、发扬故国文化为己任,若只以工商两院作育人材,实感未足以应需求,乃抉择增设文学院,扩充为华侨大学。自去年创立筹办处以来,各项打算均以次第完成,校址亦择定深圳罗湖……今年暑假,文、工、商三院将同时招生。”

  学者苏克勤称:

 钱穆、王淑陶与广州私立华侨大学

  华侨大学校长王淑陶(1907-1991),在本日的大陆寂焉无闻,或许只有一些港澳外洋人士还记得他。论起中国华侨教诲,他却是响当当的脚色。钱穆居港时期主要住在沙田,跟王淑陶率先在沙田办学有直接干系。

华侨大学“学艺中心”老照片

  至此,钱穆屈就华侨大学的原因已水落石出。1948年百姓党政权刊行金圆券,随后即急速贬值,拿牢靠薪水的西席迅速降至赤贫。华侨大学固然方才创立、局限不大、没有名气、设施不全,却有一个谁也比不上的优势,就是用港币发薪。金圆券、广东省纸币的购置力天天缩水,只有港币购置力不只不变还在升值,这就是罗忼烈所说的“水涨船高,十分可爱”。罗忼烈任教的培正中学,为教会开办的名校,同样是用港币发薪,用这种步伐吸引高程度西席。
  广州私立华侨大学1948年夏才在广州创立,没没无闻,汗青既短,学生素质也东倒西歪。钱穆1930年已是北大传授,其著作《国史纲要》被教诲部认定为“部定大学用书”。以他的声望资历,跑到广州华侨大学任教,真是屈尊俯就、降格相从。其时,广州有中山大学、岭南大学两所名牌大学,另外,广东百姓大学、广州大学也有较长汗青,钱穆不向这些有基本的大学求职,偏要跑到新创立的华侨大学,这个奇怪流动,至今没有人能给出满足表明。

 钱穆、王淑陶与广州私立华侨大学

  钱穆在广州华侨大学时期,结识培正中学西席罗慷烈(罗忼烈),随后成为终生密友,按两人配合学生叶龙的说法,“极大概是独一的良知”。罗慷烈(1918-2009),广东合浦(今属广西)人,1940年中山大学中文系结业,留校当助教,抗战胜利后回到广州,任教培正中学,并在华侨大学兼课。1949年,罗忼烈任教香港培正中学,再转任罗富国师范学校、香港大学西席。钱、罗两人都喜爱古典文学,有很多配合话题。更重要的是,钱穆在广州、香港来往的人物,不是官员、同事就是学生,难免羁绊,唯有罗慷烈属于纯粹的伴侣,可以无所不谈,叶龙的说法有必然原理。在《惦记钱穆先生》一文中,罗慷烈写道:

 钱穆、王淑陶与广州私立华侨大学

  校刊为吸引学生报名,将校址附会于广州陈腐传说的“素馨斜”。相传南汉天子刘鋹有一妃子名“素馨”,身后归葬此处,坟头遍植广州名花素馨花,其地遂名为“素馨斜”。其实据文献记实,“素馨斜”在城西,与河南无涉。撇开附会,此地又确实跟素馨花有关,沙园村隔邻的庄头村,是广州著名的素馨花产地。

  熟悉钱穆生平的念书人,都知道他1949年曾在广州私立华侨大学任教,但这所大学位置安在、样貌如何,可以说没有人知道。得广州文保志愿者彭敏明之助,笔者确认广州华侨大学的旧址,就在广州海珠区沙园“永泰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