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梁启超为何把“中国现代美术第一人”头衔送给陈师曾
2014年05月21日

梁启超为何把“中国现代美术第一人”头衔送给陈师曾

  “朽者不朽”是吴昌硕对陈师曾的评价。吴昌硕是陈师曾老师辈的人物,他的评价,代表了当时的一种普遍认可。而梁启超更是称赞陈师曾为“中国现代美术第一人”。为什么对陈师曾这样的人物可称之为伟大和不朽呢?因为,陈师曾的地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美术和美术史,而是整个文化界、思想界、教育界和社会界,涉及有关“美”和美术的本体问题。
  2016年11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朽者不朽:陈师曾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纪念特展”委实将民国书画展掀起了一个高潮。展览的名称也很大气、悲壮:“朽者不朽”。“朽者不朽”是吴昌硕对陈师曾的评价。吴昌硕是陈师曾老师辈的人物,他的评价,代表了当时的一种普遍认可。而梁启超更是称赞陈师曾为“中国现代美术第一人”,并在为陈师曾致悼词中说得更具体生动:“师曾之死,其影响于中国艺术界者,殆甚于日本之大地震。地震之所损失,不过物质,而吾人之损失,乃为精神。”
  “第一人”这样的称谓,在中国古代亦不乏,晚清民国时已普遍盛行。举凡有较高成就或造诣者,皆可称“第一”“无出其右者”“罕有其匹”“无人比肩”等等。需要说明的是,当时所说的“第一”“无出其右”“罕有其匹”,不过是夸饰而已,即使是用具体数字说明,也只是虚数,不必太过当真。不过,梁启超口中的“第一”,却是中肯的评价。以梁启超的严谨和声望,他是不可能将这样的高帽子随便往人身上戴的。


 梁启超为何把“中国现代美术第一人”头衔送给陈师曾

陈师曾自画像


  不论是吴昌硕的“不朽”,还是梁启超的“现代美术第一”“文化界的大地震”,基本都可以和伟大等同。只有不朽者才能伟大,只有伟大者才能不朽。所谓不朽,所谓伟大,一定是指推动历史进步的卓越领袖人物,一般人不具备这样的精神特质。因为,就文化而言,美术的功用相比于其他领域来说,仍然是相对较小的。换句话说,即使画得再好,再出色,也不能说就一定能推动历史的进步,不可能产生“文化的大地震”。中国的美术史,就内涵和境界而言,有与欧洲相媲美之处,但就精神的引领性及所达到的突破性和超越性而言,则无法与欧洲相比,因为,欧洲有伟大的文艺复兴,但中国没有。欧洲历史上能够诞生达芬奇、毕加索、梵高、米开朗琪罗、罗丹这样伟大的艺术家,但中国美术史上则很难有这样的人物。中国有伟大的美术与雕塑遗迹,但很难有西方那样伟大的美术家。中国美术史上的很多美术家,都可以称大师级的人物,在某个领域都有开创之功,引领之功,但还不宜称之为伟大。伟大者,精神之伟大也,人格之伟大也,非画技之伟大也。有人会说,举凡画史上的大家巨匠,谁没有精神?然,又未必然。精神固然有,但精神与精神之间也有高低之分。石涛、八大固然有高洁之精神,但石涛、八大之精神与陈师曾之伟岸精神与民族精神,非可以同日而语。石涛、八大者,确可为画史开一新画法或新画境,然就整体的精神人格而言,则与陈师曾又大异其趣。陈师曾是以思想引领美术史,石涛、八大是以画法或画风引领美术史。二者之间的精神差距,非可以道里计。所以,比较一般的美术家,自然不能用“伟大”和“不朽”,但不一般的美术家,也不能轻易用“伟大”和“不朽”。
  为什么对陈师曾这样的人物可称之为伟大和不朽呢?因为,陈师曾的地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美术和美术史,而是整个文化界、思想界、教育界和社会界,涉及有关“美”和美术的本体问题。他可以以他的一句话影响一个人或一个事件,他可以以他的一种号召引领社会或文化的改观,他可以以他的一种思想或言论引发社会的讨论或反思,他甚至可以以他的某一言论引领美或美术思潮的嬗变(这与他是否发表了多少言论没有必然联系)。在清末民初,仅就文化或美术层面而言,几乎只有康有为、梁启超才具备这样的影响力,除此之外便是陈师曾、姚华这样的人物。所以,梁启超将陈的逝世称之为“艺术界的大地震”一点不为过。梁启超是中国近代有名的怜惜人才之士,他对杰出人物的褒扬,绝非虚誉。而且,梁启超当时还花了七百金收购陈师曾的《北京风俗图》。可见,梁启超对陈师曾《北京风俗图》这一新画风的褒扬与肯定。
  客观地说,陈师曾的绘画、篆刻、书法乃至诗文等,在当时不尽是第一,甚至未必都是一流,与之可相媲美者不乏其人,但他的《北京风俗图》却属例外。《北京风俗图》开创了一种新画风,陈师曾将北京市井生活融入文人画创作,为传统的文人画创作开辟了新路,这一画风,深刻影响了后来的齐白石、弘一法师和丰子恺等人。一九一二年,陈师曾在李叔同主办的《太平洋画报》上刊登简笔画,意味诙谐,深刻地影响了后来丰子恺等人的漫画创作,并被丰子恺称之为“中国漫画之始”,是中国漫画的拓荒者。可以说,《北京风俗图》是陈师曾美术创新及文人画思想最全面、最彻底的诠释。画面借鉴了西方现实主义表现方式,将北京市民之种种生计、普通民众生活和市井百态以全新的方式表现出来,赋予其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开创中国现代现实人物画新风的伟大之作。
  梁启超对《北京风俗图》的赞赏是一种卓越的识见。有人会问,梁启超懂美术吗?梁启超在美术界有地位吗?梁启超说的就代表权威吗?如果放在今天,这确实是值得一说的问题,但是,如果放在过去,这本身不是一个值得疑问的问题。梁启超不是美术界人士,但是,他的影响力却是全方位的,是公认的思想领袖和百科全书式人物,他在当时文化和学术界的地位是首屈一指的。这已经是当时的基本共识,毋庸置疑。梁启超在当时文化界和思想界的领袖地位决定了他的概括和评价,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权威。梁启超虽自称是美术上的外行,但这是他的自谦。实际上,梁启超对中国近代美术的影响,甚至大于陈师曾。他提出的“趣味主义”美术观、“以科学精神入美术创作”等,可以说代表着当时一种前沿的美术思潮,这一点与陈师曾有相会心处。
  为什么说陈师曾的影响力是全方位的呢?我们所知道的,也许不过就是他画了一些画、刻了一些印、收藏了一些金石、写了几部著作、交了一些文化界朋友、提携了齐白石等人而已,怎么能说是全方位的影响?原因在于,陈师曾不仅画画,而且以他的美术和美术思想推动、改变和引领了世人的审美。陈师曾对文人画的总结是伟大的,他将市井风俗人物引入文人画,对传统文人画的改造是伟大的,他着重阐述文人画的精义在于以诗文入画、以金石入画、以书法入画是伟大的,他将一种世俗的美术趣味引入了渊深雅逸的传统文人画中,将西画的写实主义和抽象表现主义画风引入传统的文人画中,把对现实民生的关注注入到传统文人画中,并进行了深刻地改造,此正是其伟大之处。伟大者,一定是具有破釜沉舟、劈波斩浪、改造创新的精神和人格,并以此影响一个时代的思想。陈师曾在画坛的领袖地位,陈师曾的文化人格和影响力,获得了当时文化界的公认,甚至连一向与陈师曾观点相左的蔡元培,都不得不钦敬陈师曾人格的伟大。这个,不是仅仅用画得好不好来进行评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