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实体书店,“活着”就行?
2014年05月21日

实体书店,“活着”就行?

 实体书店,“活着”就行?


  在店主们心中,生意从来就没有那么多浪漫,盈利才是基石。面对生存压力,“情怀”二字实在不值一提。
  11月27日晚8点,武汉知名书店百草园的主人王国林,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消息:

 实体书店,“活着”就行?


  “一次为房租而战的促销。”


  百草园决定于11月28日至12月1日期间,全场5折,以筹措2020年度的门面租金。


  短短一个小时,这条信息在朋友圈内被大量转发,一度成为全国实体书店的热门话题,不少书友、书店从业人员都发来关切的问候。


  11月28日上午9点,百草园刚一开门便涌入了大量读者,原本宽敞的书店被选书的顾客围得水泄不通。直到下午5点,仍有大批读者在店外排长龙,等待入场购书。


  最后的精神归处


  “如果每天都有这么多人,生存就不是问题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小M(化名)正从喧闹的人群里往外挤,她自然知道,这种假设永远不会成立。书店不能每天打折,况且“情怀”这顿大餐,吃多了也会觉得腻。


 实体书店,“活着”就行?

图片来源:豆瓣书店微博


  小M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书店了,上一次进店买书,还是在北大门外的豆瓣书店,那是2017年春天,这家62平米的小店面因为一张整改令被迫卷入舆论漩涡,曾经与之发生过“关系”的人们蜂拥而来,参加这场“葬礼”。


  书店,因为各种书籍、文化的沉淀和移情,成了读书人的精神归处。可在店主们心中,生意从来就没有那么多浪漫,盈利才是基石。面对生存压力,“情怀”二字实在不值一提。


  其中苦楚或许没办法向读者言明,因为不管是书店也好,书摊也罢,大家追求的无非是一种消费场景,这个场景里洋溢着时代感与使命感,消费的未必是真正的书籍,更多人可能只想感受书籍所构建的氛围和价值。


  我可以不去,但你不能没有。


  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就是这么的“自私”。


  然而“情怀”虽美却终究还得面对现实,在租金价格、人工成本几何式上涨的时代背景下,图书电商频频围剿,市场对实体书店的资本要求也陡然上升。


  日子越来越难熬了。


  那些苦难的日子


  民营书店的最低谷出现在21世纪前十年,从2001年到2011年,有近五成的民营书店倒闭,仅2007年—2009年就有超过一万家关门歇业。


  在民营小书店纷纷关门的同时,大中型书店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新华书店背靠国资逐渐发展为城市的一项“基础设施”,租金低廉,有专门的销售渠道,在实体书店渠道整体下滑的趋势中,依然凭借售卖教辅教材维持盈利。可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地区的新华书店正积极寻求转型,改变外观装饰迎合消费者的喜好。


  上市公司新华文轩的财务数据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在包揽了四川省的教辅教材之后,公司每年有近6成的营收来自于类似的教育服务,除此之外,互联网销售和零售也占据了较大比重。


  值得一提的是,仅从半年报的数据来看,2019年新华文轩零售图书的毛利率能够达到35.26%,而互联网销售的毛利率仅为9.21%,不足三分之一。


  招股书显示,由于出版发行行业的特殊性,企业常常能享受到所得税全免、增值税多档次先征后返的优惠政策,并且该类优惠占利润总额比重往往较高,虽然后来新华文轩不再公布税收优惠所占比重,但从往年数据也能看出每年税收优惠能占到近50%的利润额。


 实体书店,“活着”就行?


  来自互联网的冲击


  实体书店的衰落是有目共睹的。


  如果硬要找个罪魁祸首,那么非互联网莫属。不是说网络不好,而是实体书店遭受的冲击大多与互联网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