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2014年05月21日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李金亮,广州书友,孔网昵称“ii”。在孔网开店14年,店铺名称“小古堂”()。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 李金亮先生生活照片


  “大古略狂,便称小古”,2005年,沉迷古典文化、对金石字画颇有研究的李金亮在孔网开起了小古堂。店如其名,专卖金石碑帖、文史哲类、艺术类的书籍,书只选好的,并不刻意迎合市场。也因着这样的坚持,小古堂在孔网上的经营业绩一直平稳增长,成为同类型书店中的佼佼者。
  熟悉它的朋友想必知晓小古堂实体书店的存在。在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上,沿着略显逼仄的台阶走至二层,便是小古堂书店。作为别有洞天的“阅读胜地”,李金亮说,不想让大家对旧书店停留在乱糟糟的印象中,所以小古堂装饰得更像是一间学者的书房。
  本次访谈,我们以问答的形式进行,内容涉及小古堂网上书店的经营和线下从旧书店向文化空间的转型等等,希望在这个“书业寒冬”中,为大家带来一些正能量的分享。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李金亮先生与书画名家白砥交流碑帖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书店环境


  关于书店人生

  孔网:看过您不少报道,您之前在博物馆工作,这段经历对您开书店有哪些影响?
  李金亮:先说个前提吧,当年,也就是2001年,那时广州及珠三角地区处于经济腾飞、文化靠边站的时期,文化类的单位招聘大学毕业生就比较困难。(现在才慢慢了解到,其实1992年前的广东,传统文化氛围是很好的,底蕴也很深厚。)当时博物馆招聘是以广州市文化局的招牌来作为吸引点的,这对深受内陆吃皇粮思想影响,又背负改变家族命运强大历史使命的莘莘学子来说,是多大的诱惑啊,于是,我就满怀欢喜地进入了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不可否认,我投文化局的简历确实有前面所说的影响,但从骨子里讲,也与我喜欢文化有关系,所以,也落个坦然,踏踏实实工作。入职第二年,我便升为办公室副主任、享有副科级待遇了。
  抛开冠冕堂皇的由头,若说这段经历对今后的影响,那就是直接拉我进入到史料学研究中了。工作第一天,领导就给了一套《南越王墓发掘报告》让我消化,促使我开始对一些史料进行耙梳整理。当时校友吴凌云(现为馆长)也曾对我有过敲打指点,使我慢慢掌握了一些看史料的方法。另外也结合自己对书法的兴趣等等,便逐步积累了对学术资料性书籍的点点认知。
  孔网:您是如何想到在网上开书店的?开线上孔网店的契机?
  李金亮:我接触互联网比较早,起初在孔网上主要是进行拍卖,并没有开书店。当时,我有一位朋友做了个“缘为书来网”,为了支持他,曾在那个网站开了“大古堂书店”,对于这名字,我一直觉得心虚。随着网上拍卖逐渐热闹,有不少人寻到我的住处,于是趁着时机,我便在孔网开了“小古堂”,这下总算是心不虚了。

  孔网:后来又选择在线下开实体书店的原因?目前实体书店的经营状况如何?书店的工作人员配置情况如何?这些年,是否存在店面租赁、库房、人力成本等方面的压力和问题?如何解决?
  李金亮:开实体书店是2008年,那时在网上有了些知名度,便总有人找上门来;再加上当时的市场状况还不错,原来广州老牌树人书店的旁边也有空档,于是就与几个朋友合作开起了实体书店。
  一开店才知道,原来生意经不是那么容易念的。起初的三年,店面一直是亏损的,三年后好了两年,但马上碰到了全国实体书店普遍遭遇的三头狼:铺租、网购恶性竞争、电子阅读习惯培养。其实这隐藏的,还有第四头、第五头更猛的狼,即消费主义裹挟娱乐信息碎片化对个人生活的占据和财富的房地产绑架。
  对于我们而言,铺租、人员成本等等,一直比较稳定,影响不是很大。主要还是受大趋势的影响,城市的文化氛围不够浓厚,实用主义占上风等等。在这些前提下,若只靠卖书盈利,实体民营书店确实难以生存。所以,小古堂书店能够活下来,实靠五个侥幸:一是地理位置的侥幸,紧邻中山大学南校区;二是靠字画买卖,赚钱囤货贴补,三是书店位于二楼,铺租相对便宜。四是多方经营,网店、实体并存。五是坚持遵纪守法,并积极配合政府的文化活动。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与台湾艺术家闲聊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参与媒体活动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

▶参加广州书展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八】小古堂:做一间学者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