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钱钟书: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2014年05月21日

钱钟书: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他,是民国史上最会吐槽的人。从大文豪鲁迅,到大才女林徽因、张爱玲,再到周作人、林语堂、沈从文,都无人躲过他的“毒舌”。

  他,才华横溢,学贯中西,被誉为“民国第一才子”。

  他人就像他的书中主角,狂傲淡泊、超凡脱俗,一生没把谁放在眼里,一生只爱杨绛这一人,吐槽虽狠却不伤人,讽人讽社会无不在情在理,他就是《围城》的作者钱钟书。

 钱钟书: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1910年10月,广九铁路通车、摄政王载沣宣布训辞、中国第一届全运会在南京举行,这时,在江苏无锡一个书香世家里,一个“小佬”呱呱坠地,父亲钱基博曾是清华教授,家学渊源。

  在这个“小佬”抓周时,他毫不犹豫地抓了一本书,故而全家人给他改名“钟书”。

  他从小聪明,恃才傲物,父亲后来为他改字“默存”,意思就是希望他沉默乖巧,可他的吐槽功力日益兴盛。他4岁能识得千字,《说唐》《三国演义》等小说,全博览过,完了他还爱胡说八道,大加评论,气得他亲爹大声说:

  “你这般乱说容易挨揍知道不?!”

  小小年纪,其吐槽天分可见一斑。

  钱钟书从小过继给伯父家,跟着伯父涨了不少见识,在家教学时,伯父通常给他3个铜板,一个给他买酥饼吃,二个给他买小人书。

  伯父死后,父亲接过来抚养,家境不好,但钱钟书却很上进,18岁就考上了无锡辅仁高中。

 钱钟书: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钱钟书与父亲钱基博



  有一回,钱钟书代做枪手,为一户乡下土豪撰写墓志铭,其文笔洋洋洒洒、文采飞扬,父亲极为难得地夸了他好几天,钱钟书第一次听到老爹的赞美,高兴地好久睡不着觉。

  打那以后,街坊四邻争相找他代写,从口授到写书信、写文章,钱钟书越干越顺溜。

  1931年,钱穆的《国学概论》印刷出版,特地邀请钱基博作序,据说钱钟书毛遂自荐,顺顺溜溜一字不改地写完了,书籍顺利出版,谁也没想到,那篇笔法老道、观点泼辣的序言,竟然出自一个未满20岁的青年之手。

 钱钟书: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青年的钱钟书



  韩寒是出了名的“毒舌”作家,以往作家没有几个他瞧得上的,唯独钱钟书,他却十分崇拜,并常以钱钟书数学15分考进清华自勉,与韩寒不同的是,钱钟书数学虽不行,其他科目却是满分,总分在174名男生中位列57名。

  校长罗家伦有点不信,叫钱钟书去他办公室问话,几番询问后,校长对他刮目相看,并决定破格录取钱钟书。

  吴宓是清华大学国学院创办人之一,号称“清华之龙”,与“清华之虎”曹禺、“清华之狗”颜毓蘅三人并称“外文系三杰”,就是这样响当当地人物,钱钟书也丝毫嘴下不留情,他说:

  “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

  吐槽归吐槽,但钱吴关系却很铁,老师吴宓准备写一长篇小说,结果,看完钱钟书《围城》后,自愧不如,果断放弃了。

  他捋了捋胡须说:“后生可畏,实宓朽矣。”

  老师吴宓对钱钟书评价甚高,他曾说,好友陈寅恪和钱钟书,两个人都是“人中之龙”。

  当时有人憎恨钱钟书的“狂傲”,向他老师吴宓打报告,示意他管教管教这狂小子。

  吴宓却说:“Mr.Qian的狂,只是文人骨子里一种高尚的傲慢,这没啥。”

  大师亦凡人,很多人揪着他的“毒舌”黑他人品,其实只不过是他太敏锐,他擅长发现人性中隐藏的东西,毫不修饰地表达出来而已。

  正如他自己所说:“人谓我狂,不知我之实狷。”

  真性情,不虚伪,不遮掩,这就是钱钟书先生。

  1932年,这一年钱钟书22岁。在清华大学古月堂,钱钟书遇见了从东吴大学来借读的杨绛。

  初次见面,钱钟书穿着青布大褂,脚踏毛底布鞋,双眼炯炯有神。别人都觉得钱钟书很“憨”,杨绛倒觉得他“蔚然而深秀”。

  第一次见面,大才子紧张地冒出一句:“我单身。”

  杨绛也回了一句:“我也没男友。”

  第二次见面,钱钟书急切地说:“别人说我已订婚,都瞎说,别信他们。”

  杨绛笑道:“他们还说追我的男生满大街,也有人说费孝通是我男友,其实我单身啦。”

  回去后,钱钟书高兴坏了,立刻拿笔写下一首小诗:

  颉眼容光忆见初,
  蔷薇新瓣浸醍醐;
  不知靧洗儿时面,
  曾取红花和雪无?

 钱钟书: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做人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