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阎立本“非宰相器”之说的背后
2014年05月21日

阎立本“非宰相器”之说的背后

  阎立本于武德四年为秦王府绘制《秦府十八学士图》,贞观十七年画《凌烟阁元勋像》,这些都是深具政治寄义题材的创作,此等重任委以阎立本,足见天子的信任、器重,以及阎立本的艺术影响。但阎立自己后的评价越来越将其艺术名声强化,而政治劳绩则逐渐被淡化。阎立本遣散国子监,触动好处阶级,使不合理评价传播,令其政治伎俩最终被画名掩盖。新、旧《唐书》将其传附于阎立德之后,内容只有相关绘画逸事一则,目标旨在作为“借鉴”例子。史料记实如此,其原由或者最早可以追至许敬宗编纂国史的好恶,但亦是猜测。而阎立本画名的日盛,为政期间的办法,如此浩瀚因素都促成了后裔的史评。阎立本自太宗时便居高官,自总章元年拜右相,到咸亨四年卒于中书令,实际居右相一职约5年,官位至极,但于史书却落下“非宰相器”的评语。
  立本在画史中是精巧的画家,实际身份则是位极人臣的宰相。

24小时人气排行

热门帖子

  “以末技进身”的评价等于因关中饥荒,阎立本放国子监学生归,却又令中下级的服务人员通晓“一经”而得出的。此举颇似荒诞,那么事实果然如此,照旧还有隐情。且看《资治通鉴》中记实的贞观十四年(640年)事:

  其时改良取士伤滥,一在淘汰取士名额,一在铨选。铨选机制于总章二年已由司列少常伯裴行俭与员外郎张仁祎成立。贞观十四年限令国子监学生“通一经”即可授官之举到显庆二年,(657年)已是造成冗员的主因。淘汰取士名额,即应办理此事。阎立本曾任吏部主爵郎中,对唐初取士积弊应有相当相识,任右相后,以关中年饥而“放国子学生归”实乃捏词,真正目标是为打消国子监学生“通一经”即可授官的老例。此乃缓解其时取士弊政的另一有效手段。
  近代弘一法师曾申饬门生:“应使文艺以人传,莫使人以文艺传。”其语源自《旧唐书·王勃传》,个中裴行俭认为:“士之致远,先器识尔后文艺。勃等虽有文才,而暴躁浅露,岂享爵禄之器耶!扬子沉静,应至令长,余得令终为幸。”裴行俭和阎立本曾同朝为官,此番话也可反应出其时人的一般观点。




  阎立本身世贵族,其先祖自北魏以来,多以军功获封上将军、郡公。其父阎毗原为北周驸马,入隋后官至将作少监,并以工艺方面的才气受到炀帝恩宠。《资治通鉴》载阎立本绘秦府十八学士一段,出格对个中人物做以注释:“允恭,大宝之门生(蔡大宝辅后梁主萧慽)……相时,师古之弟(颜师古以硕学名)立本,毗之子也。”个中将阎毗与颜师古等时流并列,足见阎氏家属在其时的影响。依此而论,阎立本较大的大概应是凭借家世干系踏入仕途,况库直一职原本多为亲贵后辈的起家官。阎立今日后仕途坦荡,不难揣度一部门因素即得力于以此官入仕。阎立本自言“吾少好念书,

  《新唐书·狄仁杰传》载:“举明经,调汴州参军。为吏诬诉,黜陟使阎立本召讯,异其才,谢曰:‘仲尼称观过知仁,君可谓沧海遗珠矣。’荐授并州法曹参军。”阎立本时以工部尚书任黜陟使巡检一方,对付狄仁杰可谓慧眼识珠,有知人之鉴。黜陟使是中央派出巡检处所仕宦的要职,若无非凡资历、才学,绝难委以此任。
  阎立本于总章元年(668年)官拜右相,后于咸亨四年(673年)卒于中书令。右相和中书令在唐高宗朝实为一官。中书令一职《辞海》注解:“至唐代,非有非凡资望者不授此官,任宰相者多仅授以中书(或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阎立本在其时若无“非凡资望”,仅凭“丹青”接受如此高官,好像是一个玩笑。但史书评以“非宰相器”,又是因何下的结论?

分享,互动!接待扫描下方二维码存眷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高宗朝,姜恪以边将建功为左相,阎立本为右相,时以年饥,放国子学生归。又限令史通一经。时工钱之语曰:“左相宣威戈壁,右相驰誉丹青;三馆学生放散,五台令史明经。”以末技进身者,可为借鉴。
  张彦远对“临池受辱”一事自己就有猜疑:“阎令虽艺兼绘事,时已位列星郎。况太宗天子洽近侍,有拔貂之恩;接下臣,无撞郎之急;岂得直呼画师,不通官籍。”

  关于“非宰相器”的评价,成书较早的《大唐新语》所给原由是:“时以年饥,放国子学生归。又限令史通一经。时工钱之语曰:‘左相宣威戈壁,右相驰誉丹青;三馆学生放散,五台令史明经。’以末技进身者,可为借鉴。”




  关于阎立本“以末技进身,非宰相器”的评价,365bet体育,最早出自《大唐新语》。是书仿《世说新语》而作,将阎立本列于《惩戒》篇首,其文如下:
  唐贞观十四年,唐太宗命国子监学生能“明一大经”即可补官。宋代胡三省注:“唐取士,以《礼记》《春秋左氏传》为大经。”这本是为办理唐初人才匮乏的一时之举,但之后呈现了四方学者云集,甚至藩国酋长也送后辈入国子监求学,人数多至8000的盛况。其势已成唐初念书人入仕的一大通途。但此途在阎立本官拜右相后,因关中饥荒而迫令暂行中止。

  太宗尝与侍臣泛舟春苑,池中有异鸟随波容与。太宗击赏数四,诏坐者为咏,召阎立本写之。阁外传呼云:“画师阎立本。”立本时为主爵郎中,奔走流汗,俯伏池侧,手挥丹青,不堪愧赧,既而戒其子曰:“吾少好念书,幸免面墙。缘情染翰,颇及侪流。唯以丹青见知,躬厮养之务,辱莫大焉,汝宜深戒,勿习此也。”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最新文章





  此书多取材自《国史》旧闻,作者刘肃,书成于“元和丁亥岁”(807年),是阎立自己后130余年而作。《历代名画记》成书(847年)晚于《大唐新语》40年,记实略同,都着重论述了阎立本“临池受辱”一事,此记实也称来历于《国史》。今后的新、旧《唐书》中的记实也略同。都意在说明阎立本是以绘画“末”而受宠遇,因此诸史料对阎立本都做出了“以末技进身,非宰相器”的评价。

  2.仕途的凭藉
  新、旧《唐书》评阎立本“以末技进身,非宰相器”。追踪溯源,应来历于唐代《国史》。唐初太宗、高宗两朝国史多出自许敬宗之手,而被人诟病。阎立本“末技进身”之评实则暗含隐情,其接受右相时的为政办法或者才是被“时人”诬以“非宰相器”的真实原因。张彦远曰:“自古善画者,岂非衣冠贵胄、逸士高人。”笔者一向觉得非偏介之语。而阎立本的“才多副手”或者确是中肯的评价。
  《唐朝名画录》又载“阎立本,太宗朝官至刑部侍郎,位居宰相。”此意或指阎立本居刑部侍郎时,已位列宰相。唐代宰相实行委员制,常以他官加“参议朝政”“参预朝政”“参知政事”“参议得失”等名号参加秘密,即为实际的宰相。《太平广记》载:“阎立本,唐太宗朝,官位至重。”至重无过于宰相,那么阎立本在唐太宗朝即官居宰相是极有大概的。

  阎立本真是因饥荒而遣散了国子监?通一经,乃是为国子监诸生办理授官问题,而中下级官员被限令通经又有何用?其真如其时人所打诨的那样,因“以末技进身非宰相器”,才行径如此。《资治通鉴》中所载显庆二年(657年)之事或可道出实情:“以吏部侍郎刘祥道为黄门侍郎,仍知吏部选事。祥道觉得:‘今选司取士伤滥,每年入流之数过一千四百,杂色入流,曾不铨简。近日表里文武官一品至九品,凡万三千四百六十五员,约准三十年,则万三千余人略尽矣。若年别入流者五百人,足充所需之数。望有变化。’既而杜正伦亦言入流人太多。上命正伦与祥道详议,而大臣惮于改作,事遂寝。祥道,林甫之子也。”




  《大唐新语》载阎立本官拜右相“时以年饥”,实际环境是自总章元年至咸亨元年都有饥荒。所以《大唐新语》中“时以年饥,放国子学生归”之事最早应产生于总章二年。阎立本于总章元年拜相,时已岁末,实际发挥浸染应在总章二年,铨选制度亦在此年实行,怎能说这一系列重大的吏治改良与其时任中书令、右丞相的阎立本无关,而“放国子学生归”又怎能被简朴地解读为荒诞之举。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中止国子监学生“通一经”即授官的老例。势必牵扯到其时相当一部门人的现实好处,此好处群体或因此而仕途受阻。而这一部门人不单局限复杂,且有必然配景,如《资治通鉴》所言:“于是四方学者云集京师,以致高丽、百济、新罗、高昌、吐蕃诸酋长亦遣后辈请入国粹”,可以说其势力遍布四面八方。由这样的群体所引起的舆论非议,在阎立自己后风行遍及,甚至成为普遍概念,乃至正史亦谓阎立本以“末技进身,非宰相之器”。此种冤案,若阎氏泉下有知,又会做何感触?




说两句



  ▌风行的说法

  十四年二月,丁丑,上幸国子监,观释奠,命祭酒孔颖达讲《孝经》,赐祭酒以下至诸生高第帛有差。是时上大徵天下名儒为学官,数幸国子监,使之讲论,学生能明一大经以上皆得补官。增筑学舍千二百间,增学生满两千两百六十员,自屯营飞骑,以给博士,使授以经,有能通经者,听得贡举。于是四方学者云集京师,以致高丽、百济、新罗、高昌、吐蕃诸酋长亦遣后辈请入国粹,365bet,升讲筵者至八千余人。上以师说多门,章句繁杂,命孔颖达与诸儒撰定五经疏,谓之公理,令学者习之。


最新帖子

  《大唐新语》称“时工钱之语曰:‘左相宣威戈壁,右相驰誉丹青’。”《历代名画家》亦称“时人谓千字文语”。阎立本“以末技进身”的评价在其时应为一种风行说法。所谓“进身”应有两层意思,即任命或晋升。“末技”,当指绘画,谓阎立本应以绘画才气踏入仕途。但细究史料,此说或较难创立。

唐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之《光武帝刘秀》 何故“非宰相器” 全图为绢本设色 纵51.3厘米 横513厘米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藏

  ▌结语
  本文按照山西吕梁/刘涛《有阎立本“非宰相器”之说》一文编辑整理,原文刊载于《保藏》2015年0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