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六】大泽旧版图书:记一个卖书人的桃花源地
2014年05月21日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六】大泽旧版图书:记一个卖书人的桃花源地

  郭相源,山东书友,孔网昵称“桐花主人”。在孔网开店9年,店铺名称“大泽旧版图书”(点击进入书店)。郭老师自小便痴迷于中国传统文化,爱好书法与写作,隐于聊城,乐在书山,将理想付诸于现实。如今,他不仅把书店打理得井井有条,日子编织得也是悠然自在。
  此次访谈分为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郭老师写的卖书随笔,第二部分是我们与郭老师的交流对话,希望可以为大家呈现一个卖书人的趣味人生。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六】大泽旧版图书:记一个卖书人的桃花源地

店主友人为其写意的画作

(创作者:著名画家金增友先生)


卖书随笔

作者:大泽旧版图书店主 郭相源


书,我思想和现实中的桃花源地


以护花者的姿态

打理文化

三尺的剑一夜成针

平戎策换成养花的手艺

开就开得东方不败


淬火的思想

钝化为松软的面包

让所有爱读书的人

和我一起幸福


  鄙人郭相源,不见经传。山东人,说起来我和海迪大姐是老乡,受她影响较深,算是靠自学成的“菜”。我特爱做梦,做过诗人的梦、作家的梦、书法家的梦,因此多读了一点书。后来梦没了,只剩下书,便做起了书的营生。书也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屈指算来,也近二十个年头了。
  我对书的喜爱算得上是天性,儿时一张小纸也当宝似的。记得当时父亲给我买了本小人书,喜欢的可不得了,天天就揣在怀里。我家是农村的,地理位置也较偏僻,生活条件较差,距莘县县城三十多里,离聊城市也有五十多里。为了能买上心仪的书,常常要骑车往返一百多里的路。为了能多置一本书,往往是空着肚子再赶回去,这样的事不止一次两次。
  起初,卖书赶的是夜市,路灯下摆过两年书摊。后来有了点资本,朋友再帮点,就在我们这儿聊城大学旁边开了家书店,正儿八经地起了个店名——大泽旧版。这期间,每天卖书、看书、聊天、写字,来的多是大学教授、大学生,和一些周边的文化人,在挣生活的同时也得到了更多的学习机会。我这人没什么经济头脑,故也没想过做多大,有点得劲就行的感觉。性格也较内向,不善言谈,聊文化还行,谈生意就歇菜了。我家的孔网店铺开的较晚,一零年才开的。记得当时买了个笔记本,不会就瞎捣鼓,玩了个把月通了,然后一颗星两颗星的开始做,老早就三颗钻了。
  在书的管理上,我有点像小学生,较简单,就分个一二三排,第几架几架。在书的内容上也比较宽泛,老的新的一股脑儿。不懂外文,但几乎什么文的都有;喜欢文史哲、艺术,但其他的书也不少。书分新、旧、老,价格上也是高、中、低多个档次。在书的经营与打理上,有点像陶渊明打理他那一亩三分地,既朴素又自然。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六】大泽旧版图书:记一个卖书人的桃花源地

书库一角


  说起经营书,那必然要说说淘书。记得有一次使我感触颇深,那是零几年的时候,在一个大型的文化市场,发现一宗房山佛经。一问价格有些高,但不是离谱的那种,其实也能接受。为了更便宜一些到手,决定放一放再讨价。等我转了一会儿回来,店家已与别的客户成交,当时我懊悔不已。从那次我吸取了经验教训,只要真喜欢,价格可以就拿下,因为旧版本的好多书不是你想要就有,错过一次就有可能错过一生。
  我本人也特爱好收藏,主要是名人字画、碑帖和红色文献,故在经营上也占了很大的比重。再加上自己写画多年,圈子里大多也是这方面的朋友,做起来也顺手。红色文献主要分两大块,建国前和建国后,特别是边区书,因当时条件受限,每一本都弥足珍贵。建国后的侧重于文革书,其中包括一些手稿、油印资料等。因为网店的缘故,时有一些外地的书友慕名前来,多了些交流。一直以来,我特别重视书与画的专业性。它应建立在喜欢之上,也就是说喜欢不喜欢都能看出好来,能够客观地给物品一个正确的定位,这才是一个成功玩家应该具备的素养。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六】大泽旧版图书:记一个卖书人的桃花源地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六】大泽旧版图书:记一个卖书人的桃花源地

 【古旧书业观察四十六】大泽旧版图书:记一个卖书人的桃花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