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一块牌匾背后的抗战办学旧事
2014年05月21日

一块牌匾背后的抗战办学旧事

最新帖子


24小时人气排行

  2006年7月,河南大学已规复校名二十余年(1984年规复河南大学校名)。时任河南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的王学春入选中国“下层图书馆培训志愿者动作”专家巡讲团。在陕西省巡讲期间,王学春偶尔间碰着了商南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雷家炳。雷家炳传闻王学春来自河南大学,显得分外感动和亲热。他向王学春提供了一个很有代价的信息:“河南大学和我们赵川镇尚有一段动听的故事呢!1945年,其时你们的校长张广舆曾教育院长、教务长、训导长、传授、讲师等五十余人来到我们商南县赵川镇避驻,历时两个月,受到内地乡民的热情欢迎,获得多方面的看护。尤其在时任乡长党飞武的掩护下,得以安详。你们还向这位乡长赠送了题名‘维护文化’的金字牌匾,以志报答与眷念。”对河南大学校史熟稔于心的王学春听后十分惊奇,忙问具体环境。雷家炳如数家珍:“此牌匾选用罕有的上等白果树木柴建造,回收土油漆推光;上面雕刻底红涂金字,古朴典雅;匾上的文字由校长张广舆亲笔所书,‘维护文化’四个金光大字,雄劲端庄,气势开张;小字更是清秀圆润,舒畅流利。这块牌匾此刻生存在赵川镇一名文化做事家里。”

  在河南大学陈宁宁传授所著的《抗战狼烟中的河南大学》(河南大学出书社2015年9月出书)一书中,对此段汗青也有记实,而且提到了“赠匾”的缘由:

  固然当年胡传林、雷家炳提供的信息不是出格精确,但河大西席、眷属在赵川遁迹十几天,受到内地乡民的热情欢迎,并赠送“维护文化”牌匾以志感激的史实根基清晰,一段文化守护的韵事开始在河大家生校友中广为讴歌。
  在这样的大配景下,“维护文化”四个大字,闪耀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力之光。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其时河大确实拿不出什么珍贵物品来表达谢谢之情,各人想到了赠送一块匾额。党秘书请飞武乡长资助用银杏木做了一块高1.05米、宽2.28米的大匾,上刻‘维护文化’四个大字,每个字高48厘米、宽34厘米,黑底红字,庄重典雅,意蕴深厚。”

最新文章


  但在河南大学李秉德传授所撰写的《抗战后期河南大学的两次搬家》(《河南文史资料》总第57辑,1996年3月)中,却有两段有关河大家生在赵川镇暂住的记录:


  此牌匾内芯高1.05米、宽2.28米,附近近一尺宽的雕花外框在“文革”期间被砸、烧。黑底赤色的“维护文化”四个字引人注目,每个字高48厘米、宽34厘米。牌匾右方题记:“乙酉仲春,同人避地赵川,赖飞武乡长急公好义,得保安详,谨赠匾额,永作眷念。”左方落款:国立河南大学校长张广舆拜题。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四月谷旦立。在牌匾的正中下方刻有“国立河南大学教务长郝象吾、训导长赵新吾、文学院长张邃青、理学院长孙祥正、农学院长王直青、讲师徐正斋,传授宋玉五、李燕亭、栗耀岐、嵇文甫、田淑民、王鸣岐、段凌辰、王牧罕、马辅岑、陈振铎、李子纯、张绍三、康士品、黄屺瞻、任秋访、朱芳圃、杨震华、郭翠轩、张祥卿、张克勤,讲师鲍希若、张济华、张乃惠、张元龙、马星五、李藩生、赵天吏、郭田岱、袁惠民、阮殿元,辅导员王子衡,代总务长王少甫,文书主任白惺农,出纳主任刘希彭,管帐主任王守恒,注册主任寇作则,训导员刘宝民,训导员杨子国,庶务组员贾铭新,宗弟传授兼秘书玉峰仝敬赠”楷书小字。

拍卖信息

  抗战时期各高校在迁移进程中不遗余力转移、掩护重要的教诲资源,生存了中国高档教诲的主体和根基实力,储蓄了文化人才,为中国教诲保存了血脉。据《第二次中国教诲年鉴》所载积年度全国专科以上学校轮廓统计表,1936年之前,中国有高档学校108所,个中大学及独立学院78所、专科学校30所,在校生41922人、结业生9154人。到1937年,淘汰至91所,个中大学及独立学院67所、专科学校24所,在校生31188人、结业生5137人。而到1945年,竟然有高档学校141所,个中大学及独立学院89所、专科学校52所,在校生83498人、结业生14463人。颠末费力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国的高档教诲不单没有衰败,反而获得了大成长,在异常残忍的战争情况中缔造了教诲史上的古迹。

  为了迎接来自河南大学的客人,胡传林在赵川已经期待两天。他说牌匾此刻存放在黑沟村,离赵川有二十多里地,由于此前的一场特大暴雨,前往黑沟的公路都冲坏了。四小我私家头顶骄阳,风餐露宿,费尽周折终于在当天下午4点阁下赶到了黑沟。固然浑身疲劳、饥肠辘辘,可是王学春、时勇和司机左师傅一行却精力振奋、感动不已,因为他们代表“河大人”又踏上了这块阔别62年的热土,因为他们终于见到了这块镌刻着抗战岁月中校率领和西席名字的牌匾。四人吃力地从一村民的屋内移出这块巨匾,感想的是河南大学汗青的厚重。举目望去,当年的狼烟硝烟好像还未散去,老校长、老传授们一个个呈此刻各人面前……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维护文化”闪耀精力之光
  中国高校僵持抗战办学,所到之处播撒了中汉文化的种子,传承和弘扬了中汉文化精力,使中汉文明没有因为战乱而间断,生存了文化血脉,凝结了民族精力。
  跟着平、津、沪、宁相继沦亡,华北、华东沦入敌掌,大都高校遭到日寇粉碎,中国的高档教诲在抗战狼烟中遭到了严重冲击。为生存国度和民族的文化血脉,大批高校被迫举办了一场史无前例、旷日耐久的大迁移,西北达陕甘,西南及云贵,中部至四川各地。途中交通未便,加上仇人的猖獗扫荡、狂轰滥炸,许多高校一迁再迁,颠沛落难,历经患难。

  作者:王明钦(河南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河南大学文化传承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史周宾(河南大学文化传承与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
  “维护文化”,不只仅代表着河大家生对赵川人民的感激之情,更代表着抗战中的中国大学对中国人民的最高敬意,代表着炎黄子孙对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敬畏与传承。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动员“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发作,同年12月,豫北豫东相继沦亡,河南大学被迫南迁,开始了为时八年的抗战办学之路。学校先后辗转迁徙至信阳鸡公山,南阳镇平,洛阳栾川、嵩县,个中,在嵩县潭头(今栾川县潭头镇)办学长达5年。1944年5月,日寇入侵潭头,制造“潭头血案”。河南大学死难师生及家眷达16人,失踪25人。讲堂、尝试室被洗劫一空,衡宇被焚,图书文籍被付之一炬。历经五年费尽心血营造的深山学府,在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下毁于一旦。学校被迫再次转移到南阳荆紫关,陕西汉中、宝鸡等地,直到抗战胜利才重返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