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作家——我眼中的蒋子龙
2014年05月21日

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作家——我眼中的蒋子龙

  作者:韩小蕙(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
  2018年12月18日上午,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100名“改革先锋”称号获得者和10名“中国改革友谊奖章”获得者在大会上受到表彰。蒋子龙作为“改革文学”作家的创始者和代表作家获此殊荣。

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作家——我眼中的蒋子龙

 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作家——我眼中的蒋子龙

“改革先锋”蒋子龙简介
  蒋子龙,男,汉族,中共党员,1941年8月生,河北沧县人,天津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六、七届副主席。他是“改革文学”的创始者和代表性作家,其作品致力于改革者形象的塑造。1979年创作并发表短篇小说《乔厂长上任记》,首开“改革文学”先河。始终把创作的着眼点放在人们关心的经济改革领域,以雄放刚健的风格,把改革者的个性心理、精神风貌以及为现代化建设进行可歌可泣的奋斗表现得极具感染力。陆续发表的《开拓者》《赤橙黄绿青蓝紫》《锅碗瓢盆交响曲》等一系列表现工厂、城市改革的中短篇小说,对引领思想观念转变、推进改革实践产生了重大影响,激发了全国上下的改革热情。其多部作品荣获全国优秀短篇、中篇小说奖。
  工业题材小说还能这样写

  一夜之间,蒋子龙的名字又一次登上各大媒体,家喻户晓。
  这次是作为全国百名“改革先锋”荣膺大榜:2018年12月18日,他出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上,从党和国家领导人手中接过“改革先锋”奖章。当代中国作家中,只有两位作家荣耀入榜,另一位是已先“去”了的路遥——我分明看见,路遥正在天堂上对着蒋子龙微笑,两人互致鼓舞和问候。

 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作家——我眼中的蒋子龙

  之所以说是“又一次”,是让我想起了40多年前的岁月。那时我还是北京电子管厂(即今日北京东方电子有限公司,著名“京东方”)的一名小青工,后来成为《北京文艺》(今《北京文学》)杂志社联络辅导的工人业余文学爱好者。几年的工厂历练,已经把我培养成一名自觉的产业工人,热切关注着国家的“工业文学”创作,并且特别发奋地学习和训练,期望自己也能为此作出一点小小的贡献。
  1976年,蒋子龙的中篇小说《机电局长的一天》发表了,写的是机电局长霍大道如何排除极“左”干扰,大刀阔斧地抓革命,促生产,将工作引导到正确的轨道上的故事。该作及时反映出广大人民群众呼唤时代变革的心声,因而引起了全社会的强烈共鸣。作品刊发于当年《人民文学》第1期,此也是该刊自1966年停刊而后复刊的第1期,当时“四人帮”还没倒台,蒋子龙写出、《人民文学》刊发出这篇佳作,都是一种时代突破,是需要极高的政治勇气的!果然,很快,一批气势汹汹、大扣政治帽子的批判文章就来了,一时黑云压顶。

 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作家——我眼中的蒋子龙

  当然,我们厂工人创作组的全体成员都不接受这种棍棒论调,而且是以最高学习姿态,读了N遍,大家还进行了掏心窝子的讨论。那时,我们的创作组已经成立5年了,平时由《北京文艺》的郭德润老师组织和指导创作,一直傻乎乎地遵循着“三突出”的原则编与写。所谓“三突出”原则,即“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那时的主要英雄人物,皆是书记或者老工人师傅,反面人物则是厂长或车间主任,他们挖空心思地破坏军工生产,当然最后不会得逞,而是以英雄人物的胜利而圆满结局……我们整天就是这么瞎编,怎能不是怎么编怎么没有!所以,你能想象,当我们读到《机电局长的一天》时,内心里掀起了怎样的狂涛巨澜。工业题材小说竟然能不写敌我斗争,不写局长、厂长、车间主任是坏人,反而把他们树为英雄人物,大力地歌颂他们,真是石破天惊!小说居然还能这样写,蒋子龙真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1979年和1980年,蒋子龙又连续发表了短篇小说《乔厂长上任记》和《一个工厂秘书的日记》,这两部划时代的作品,后来被誉为“中国改革文学的开山之作”,蒋子龙也由此被称为“中国改革文学第一人”。此时,全国形势已经全然改变,粉碎“四人帮”两年多了,中国改革开放大幕已经开启,人心思变,全国人民铆足干劲……而我也已经离开工厂,跃上恢复高考的大潮,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就读。虽如此,我仍认同自己的工人阶级身份,坚持摸索着中国工业题材的业余创作。对蒋子龙的工业题材作品,自然是有一篇研读一篇,认真学习,仔细揣摩,然后,每次都对自己叹曰:“人家的作品怎么能写得这么好!”蒋子龙在我心目中,依然是神一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