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当《花花令郎》赶上马尔克斯
2014年05月21日

当《花花令郎》赶上马尔克斯

  最后,我归去写我的小说时,头痛立即就没了。写成这本书花了十八个月。但当它完成时,我们仍遇到各类问题。将近全部竣事时,谁人打字员——只有她才有此书很多章节的副本——有一次让公交车给撞了。于是,此书独一副本的一半便在墨西哥城的一条街道上四处飞扬。所幸公交车并没有把她给撞死,她还能站起身,把稿子从头收集起来。终于成书了,这时我们需要一百六十比索,把它寄给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那家出书社。梅塞德斯只剩下八十比索了。于是我就把稿子分成两半,将一半寄出,然后就把梅塞德斯的电动食品加工机和电吹风典当了,用来付出那另一半的邮资。梅塞德斯传闻我们最后的工业都抵了邮费时,便说道:“好吧,为了这部小说我们此刻只需要去干坏事了!”
  《花花令郎》:小说最后一章充斥很多玩笑和小我私家的旁白。你把梅塞德斯看成人物写了进去,尚有你的很多伴侣也被写了进去。为什么这么做呢?
  当198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公布为拉丁美洲小说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时,《花花令郎》编辑部振奋不已。不只是因为他们十多年来颁发他的小说,更因为杂志最近派了记者和作家交涉,对其创作生涯做了最遍及的采访。

  《花花令郎》:你外祖父归天时你很疾苦吧?



  马尔克斯:吃。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花花令郎》:人生的所有感官愉悦中,哪一种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

  马尔克斯:少了点神秘感。没有外祖母给我编造神奇的工作了。
  马尔克斯:嗯,这本书又是根植于我童年时期的阿拉卡塔卡。在我生长的时候,镇上住着不少委内瑞拉的避难者——这是在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的独裁统治时期。正如在避难者身上常常产生的那样,那位独裁者酿成了一个神话人物。他们在避难中把他给放大了。他们对戈麦斯的观点就成了这本书的一个创作念头。但也有其他一些来历。


  马尔克斯:没有,我以为糊口就是那样的。或者在另一种社会中,我会以为是被丢弃的吧。但在加勒比地域,和外祖父、外祖母、姨妈、母舅糊口在一起长短常自然的。在很长的时间里,母亲对我来说都是个生疏人,这倒是真的。记得有一天早晨,他们让我穿着妆扮一番,因为我母亲要来访了。在此之前我对她并没有什么影象。记得我走进一个房子,那儿坐着很多姑娘,我感想局促不安,因为我不知道哪一个是我母亲。她做了某种手势让我大白她就是。她穿了一件20年月的连衣裙,确实是20年月的,低腰,戴一顶草帽。她看上去就像是露易丝·布鲁克斯。接着她便拥抱了我,我变得很畏惧,因为我以为并不爱她。我传闻人们应该很是爱他们的母亲,我不爱就显得邪恶了。厥后,怙恃亲搬到了阿拉卡塔卡,我记得我只有在生病时才去他们家的。我得在那儿留宿,他们让我服用一种松脂油做的泻药。那不是一种愉快的影象。
  《花花令郎》:《百年孤傲》中的那种寂寞感是反应了这一点吗?


  马尔克斯:是的。气味。我认为,嗅觉的那种引发力是所有官能中最强大的,比味觉和听觉要更强些。

  《花花令郎》:从阿拉卡塔卡的影象中缔造马孔多,你是如何发生这种想法的?
  马尔克斯:这个,说的正是情节嘛。但这是一种浮夸,和品评家或许是一样过甚其辞的,他们试图找到那些并不存在的表明和象征。我僵持认为,在整本书中,365bet,那种有意识的象征是一个都没有的。
  《花花令郎》:《百年孤傲》我们谈得许多了。假如读者表示得仿佛你只写过这本书似的,那你会生气吗?
  须臾之间,我便在公园大道旅馆和加西亚·马尔克斯接洽上了。


  马尔克斯:可以这样说吧。就仿佛是我把书中要呈现的一切都读了一遍。于是我便回到墨西哥城,坐下来写了十八个月,从早上九点写到下午三点为止。我有家庭——老婆和两个年幼的儿子——我靠做公关事情、提供影戏脚原来养活他们。这一切都得停下来,以便让我写书。可我们没有任何收入,于是我就把小汽车典当了,把钱给了梅塞德斯。自当时起,梅塞德斯就必需像哥伦比亚内战中的姑娘那样:在我作战的时候,她必需计划家政,把糊口维持下去。





  马尔克斯:绝对正确。我相信,每小我私家都有百分之百的奥秘,都有从未转达或透露的本性中的私密之处。譬喻,梅塞德斯和我的干系是相当好的——我们相处二十五年了。可我们俩都意识到,我们都有着对方进入不了的昏暗区域。我们尊重那种对象,因为我们知道没有步伐与之抗争。譬喻,我不知道梅塞德斯几岁了。成婚时我不知道她的年数,当时她很年青。我们观光时,我从未看过她的护照或身份证。飞机上要填写我们的入境卡了,我就把要求填写她出生日期的那一栏留空。这虽然是个游戏了。可它很好地表示了那种状况——存在着我们都无法接近的密闭区域。要完全相识一小我私家是不行能的,这我绝对可以或许必定。
  马尔克斯:没有。我险些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另外,作为一个八岁的孩子,我对灭亡的寄义也不甚了然。受到天主教的造就,我很大概会认为,他是去了天堂而且感想很是满足呢。

  《花花令郎》:《百年孤傲》以此句开篇:“多年今后,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面临行刑队时,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见地冰块的谁人遥远的下午。”你外祖父尼古拉斯·马尔克斯有没有带你去见地过冰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