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商务印书馆 穿越百年的文化标记
2014年05月21日

商务印书馆 穿越百年的文化标记

  ■直面新媒体挑战

 商务印书馆 穿越百年的文化标志


  记者手记
  于殿利在海外出差时发明,许多外国读者对中国的飞速成长感想好奇。返国之后,他开始组织气力翻译、出书这一规模的图书。“要把中国客观、全面地汇报全世界,这可不是件容易事。”“国度管理丛书”的出书筹划出来今后,中文版还没来得及推出,外国几家大的出书社就主动找上门来,表达了翻译出书的意向。

  ■用书籍讲好中国故事
  不外,于殿利仍主张看纸质书。当年,商务印书馆要办书店,有人说“赔钱”“不划算”;于殿利照旧僵持了下来。如今,商务印书馆旗下的涵芬楼书店已成长成与三联韬奋书店邻接的文化地标;连年来,商务印书馆还致力于在各地成立村子阅读中心,培训村子西席,在故国大地上播撒常识的火种。
  寻找自身发力点,做好文化传承与出书创新
  120多年,商务印书馆筚路蓝缕,一路走来。在商务印书馆的编辑们看来,如何用图书讲好中国故事,在当下应该有新的谜底。
  焦点阅读
  商务印书馆初创时刊行过一种念书票:右边二字是“念书”,左边二字是“救国”。从一开始,商务印书馆就不光单是一家“书商”。“做书的依循,就是国度之需、民族之需、时代之需;做书的目标,就是用思想敦促社会进步。” 于殿利说。
  实施“纸电同步”计策,把图书出书酿成常识处事平台

1897年商务印书馆创立。 资料图

  说到底,如何破题就在于担任传统与开辟创新之间的衡量。用商务印书馆总司理于殿利的话说,“既要珍视传统,又不能固步自封。商务印书馆能走到本日,有一条焦点理念发挥了庞大浸染:创新!”担任传统温顺时应变皆非易事,百年商务的追求与继续,正是它最闪光的处所。


  有人会问,这样的书有市场吗?“散落在民间的中华优秀文化太多了,假如没有人整理,就会被时间湮没,难以成为能被后人操作的常识。此刻我们做了整理,后人就会拥有根基的研究文献。这种文化整理与传承,在我看来,影响的将是千秋万代。”于殿利说。
  和汗青“共振”,《辞源》就是一例。面临外来侵略,1915年,365bet,《辞源》第一版出书。蔡元培评价说,《辞源》的出书是“保种”行为——保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留住文化的根。
  上世纪80年月,于殿利在大学图书馆里如饥似渴地阅读先容外国粹术成绩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大学结业后,他如愿成为商务印书馆的一名编辑。谈起近30年的事情经验,现任商务印书馆总司理的他感应道:“虽有费力,甘之若饴。”
  追求与继续最闪光
  ■与汗青成长同频共振
  2009年,商务印书馆打算再出书一套系统梳理近代以来中国人学术与思想成就的“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这两年,商务印书馆又着手筹谋出书了一套“中华今世学术著作辑要”,浮现中国粹术界在改良开放今后所取得的成就。于殿利说:“一代有一代之学问,商务印书馆的学术出书,也应该与汗青成长‘同频共振’。”
  精选33个经典交际案例、重复研讨修改、回收讲故事的形式……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相助岑岭论坛开幕前夕,商务印书馆出书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一书,激发诸多学界专家存眷。“这本书,对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具有警惕意义”“为流传学研究提供了名贵的实践履历与思考”……在新书宣布会上,与会专家们接头热烈。
  “昌明教诲平生愿,故向书林尽力来;此是良田好耕植,有秋收获仗群才……”这是商务印书馆的馆歌,折射了百年商务的耕种与追求。“商务印书馆”这块金字招牌是一代代商务人竭精心思、前仆后继铸造出来的。奈何保住这块金字招牌,是今世商务人面对的重大课题和挑战。
  跟着新媒体时代的光降,商务印书馆与其他出书社一样,也面对着数字阅读和网络购书的新环境。
  从2014年开始,商务印书馆实施“纸电同步”的出书计策。好比,2017年6月,由商务印书馆官方出书的正版新华字典APP,正式登岸苹果手机应用商店,完整收录了《新华字典》第11版纸质书内容,并提供数字版、纸版比较。
  做书的依循,就是国度之需、民族之需、时代之需
  参加《辞源》第二版编纂的许振生,已年逾七旬。他汇报记者:“我的老师吴泽炎先生,一辈子投身于《辞源》,手写卡片40万张;编辑们天天在五个图书库里往返穿梭,一天能走几里路。”在他看来,参加《辞源》编纂事情的一代代编辑,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文化之根”。
  连年来,传统文化出书是热点,但商务印书馆并未盲目跟风,而是僵持寻找自身的发力点——在乡土文化中挖掘优秀传统文化。在《晋商史料集成》一书中,集纳了汗青上各类私人保藏的原始贸易单据,有专家评价说,该书将改变我国粹界对晋商研究的名堂。
      1897年开办于上海,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毁于战火,后以“为国难而牺牲,为文化而格斗”为标语发愤再起;120多年的商务印书馆,历经跌荡起伏,它所编著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辞源》《新华字典》等一大批佳构佳作为人们所熟知。作为“东西书王国”与“学术出书重镇”,商务印书馆这块“金字招牌”越擦越亮。
  中国教诲学会中语专委会阅读推广中心主任孟素琴,是商务印书馆的老读者。“有一次,一位商务印书馆的老员工去一个村落给孩子们送书,但传闻有很多书都锁在图书馆里,孩子们看不到,他就四处接洽人,每过段时间就跑去看看图书馆是不是正常开放。”孟素琴说,“这件小事从侧面浮现了商务印书馆对社会的责任。”
  在于殿利看来,真正浮现全媒体出书魅力的,是把同样范例的图书荟萃起来建成数据库。“这本质上就是把图书出书酿成一个常识处事平台,让所有对常识有乐趣的人都能快捷地获取所需的常识。”

  几年前,《辞源》第三版修订启动,商务印书馆在馆外先后礼聘了何九盈、王宁、董琨3位主编,22位分主编,127位专家构成修订步队;调集馆内精兵强将,构成老、中、青三代20人的编辑团队;正式出书前,又延请108位各界专家学者审读校样,以确保万无一失……

  商务印书馆是中国汗青最悠久的现代出书机构之一,在其120多年的成长过程中,始终与时代同频共振,努力面临种种机会与挑战,做好文化整理,365bet,摸索出书创新,包袱社会责任,用百年耕种擦亮金字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