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伯樵︱两本《科举》的故事
2014年05月21日

伯樵︱两本《科举》的故事

 伯樵︱两本《科举》的故事


《科举》,[日] 宫崎市定著,宋宇航译,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2019年1月出版,159页,45.00元。

  如果从1904年科举末科甲辰科落幕、1905年被奏议废止计算,科举制作为生命力绵延长达一千三百余年的文官选拔机制,已然告别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百年有余。然而,科举同样作为考试制度的古老幽灵,依然活在大部分中国人的噩梦之中。“状元”、“金榜题名”、“名落孙山”这样的词汇,如今虽然被时代赋予了更为宽泛的意义外延,但仍能时不时勾连起国人对那种古老的考试传统感同身受般的历史记忆。
  而与我们一衣带水的日本,虽然只建立过科举制的雏形,在历史上并未有如中国这样完整、完善、历史悠久的科举体系,但进入战后重建时期,日本年轻一代也逐渐开始面对日益严格且无休无止的考试。也难怪日本汉学巨擘宫崎市定(1901-1995)于1963年出版《科举》一书时,略显顽皮地加上了“中国的考试地狱”这一副标题,一来是为了区别其于1946年出版的前作《科举》,二来也顺应了日本国内考试之风日盛的大环境。或许也正是因为东亚人基因里自带着这种对考试爱恨交加的DNA,无论何时觉醒都能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这也成就了宫崎市定这本不乏传奇色彩的学术畅销书。
  宫崎市定一生出版过三本书名含有“科举”的著作,以时间为序分别是:1946年秋田屋《科举》(后1987年平凡社东洋文库再版时更名《科举史》,下文统称《科举史》)、1956年东洋史研究会《九品官人法研究——科举前史》,以及1963年中央公论社《科举:中国的考试地狱》(下文统称《科举地狱》)。三本书虽然书名皆含“科举”,却是颇为不同的三本著作:《九品官人法研究》不仅为宫崎带来了日本学士院奖的巨大荣誉,同时也奠定宫崎在日本汉学界无法撼动的地位;相比之下,两本《科举》则显得短小精悍,虽然没有力透纸背的新颖观点,但却无疑是历史科普著作的典范,尤其是《科举地狱》的畅销也为宫崎带来了崇高的社会声望。

 伯樵︱两本《科举》的故事

宫崎市定


  1938年,军国主义在日本全岛蔓延得无可收拾,内阁直属的国策机构要求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考察,以便在全面占领中国之后可以迅速展开对中华帝国这个庞然大物的有效统治,其调查研究的方式和目的,与之前著名的《满铁调查报告》异曲同工。第二年,宫崎市定作为京都大学文学部副教授,受京大东亚研究所的委托,承接《清朝官制与官吏登用制度》的课题(与安部健夫一起),研究时限为两年。
  “东国儒英谁地主,藤田狩野内藤虎。”宫崎市定在京大受桑原骘藏、狩野直喜和内藤湖南亲炙,于中国社会经济史和制度史方面尤为用功,在撰写此课题时,他大量参考了狩野直喜《清朝的制度与文学》的讲义(几十年后此书出版,宫崎还特地为其撰写了导读),终于如期完成研究。宫崎市定的研究报告虽极尽简单易懂之能事,但仍不脱学人色彩,其学究化的研究主旨对于以侵略、占领、统治为目的的日本军部而言毫无实质性帮助,只能被束之高阁。
  1944年太平洋战争的战火逐渐逼近日本,日本败局已定。军部面对急迫局势,开始征召那些不符合征兵条件的男性,已然四十四岁的宫崎市定也被应征。在应征日期之前,宫崎市定关心的仍然是学术研究:他急迫地完成着手头的工作,以留下遗稿著述的心态,在之前研究报告的基础上完成了《科举史》一书;除了《科举史》,宫崎还在应召前赶完了《清朝国语问题的一面》的论文。在战事紧迫、空袭不断、忍饥挨饿、入伍在即的情况下,宫崎市定仍旧醉心于学术,难怪弟子砺波护感叹他“真是铁石心肠之人。”

 伯樵︱两本《科举》的故事

1946年秋田屋版《科举》封面

  书稿完成后,宫崎将其交付位于京都的秋田屋分部(后转至大阪本部),并由荒木敏一校订。1945年3月至6月间,美军出动近百架B-29轰炸机向大阪投掷数千枚燃烧弹,大阪商业区被完全炸毁,秋田屋本部葬身火海,但《科举史》却有幸因藏在金库之中而免于兵燹。更幸运的是,宫崎市定赶在“一亿国民总玉碎”之前,就等来了天皇宣布战败的“玉音”放送,他只跟随部队在爱知、千叶地区转了一圈,便又回到了久违的京都。战后他立即对《科举史》进行校订,终于在1946年出版了这本著作。因为时局艰难,出版社也找不到像样的纸张印刷,只能以劣质的粗纸付梓。
  可是好景不长,秋田屋因经营不善破产,根据当时的日本法律,公司剩余的财产归债权人处置。或许在债权人看来,库存的《科举史》不名一文,宫崎市定决定出资收购剩下的存书,并以私人途径出售。宫崎在学界的朋友无疑很给面子,他们纷纷以超出市场价格的“高价”购买此书。宫崎在近半个世纪之后出版的《宫崎市定全集·第十五卷》的《自跋》中坦言,自己购买《科举史》库存的“投资”最终全部收了回来,这次投资成功让他信心大增,决定自己投身于学术出版事业,日后名震日本学界的“东洋史研究丛刊”其成立的构想便发轫于此,而“丛刊”的第一本出版物,就是让宫崎市定名满学界的《九品官人法研究——科举前史》。

 伯樵︱两本《科举》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