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兰登书屋前社长伯恩斯坦逝世,他曾打造世界最大出版集团
2014年05月21日

兰登书屋前社长伯恩斯坦逝世,他曾打造世界最大出版集团

  据美联社报道,兰登书屋前社长、董事长罗伯特·伯恩斯坦(Robert L. Bernstein)于当地时间5月27日于纽约曼哈顿去世,享年96岁。
  伯恩斯坦是贝内特·瑟夫之后兰登书屋的第二任社长。从1966年到1990年,伯恩斯坦在兰登书屋担任社长。期间,兰登书屋的营收额从1966年的四百万美元激增到当伯恩斯坦被迫退休时的8亿多美元,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商业出版集团。


 兰登书屋前社长伯恩斯坦逝世,他曾打造世界最大出版集团

罗伯特·伯恩斯坦


  伯恩斯坦出生于1923年,是犹太裔移民,在曼哈顿出生并长大。他在十几岁时就读于林肯学校,并在1940年进入哈佛大学读书。他在1943年应征入伍,曾驻扎在卡萨布兰卡和印度。在1950年,伯恩斯坦与Helen Walter结婚,并育有三个儿子。
  在战后,他被聘为西蒙-舒斯特出版社的办公室勤杂员,后来慢慢升任发行部经理,专注儿童书籍。1956年,西蒙-舒斯特出版社发生人事地震,伯恩斯坦被解雇。随后,伯恩斯坦被兰登书屋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贝内特·瑟夫所招募。他被逐步委以重任,并于1966年升任兰登书屋的社长。
  伯恩斯坦在兰登书屋任职期间实现了一种巧妙的平衡。一方面,他能赚取足够的钱来满足他的老板,另一方面,他也能保持出版物过硬的出版质量。伯恩斯坦聘请托妮·莫里森来担任编辑,还帮助出版了她的小说。此外,他还出版了科马克·麦卡锡、詹姆斯·米切纳、威廉·斯泰伦、诺曼·梅勒、罗伯特·勒德拉姆、西奥多·苏斯·盖泽尔、E.L.多克特罗等人的作品。
  通过伯恩斯坦在世界各地的旅行,他逐渐认识到了一系列重要人物,也使得他后来帮助许多异见人士发表他们的作品。比较著名的例子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安德烈·萨哈罗夫和捷克前总统、剧作家瓦茨拉夫·哈维尔,还有遭受阿根廷军政府折磨的作家雅各布·提莫曼(Jacobo Timerman)。
  在伯恩斯坦的帮助下,雅各布·提莫曼在1981年出版了《Prisoner Without a Name, Cell Without a Number》,那时雅各布·提莫曼正在抗议美国总统里根任命Ernest Lefever为负责人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当我读到它(《Prisoner Without a Name, Cell Without a Number》)时,我突然顿悟,我们如果把在国际上出版图书的优势和人权联系起来,我们就能让大家自由发声。”伯恩斯坦在其回忆录里写道。他也是埃莉诺·罗斯福人权奖的第一批获奖者,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在颁奖时形容他是“言论自由的开路人,保护着国内外的人权。”
  伯恩斯坦以其冷静、低调的领导风格而著称。在他成为社长后不久,兰登书屋被RCA收购了,后来被卖给了Advance Publications。现在兰登书屋的所有者是Bertelsmann AG,是企鹅兰登书屋的一部分。伯恩斯坦留给兰登书屋的遗产,除了在他被迫退休时8亿多美元的营收额外,还有新增的平装书部门,更多的大学教科书和非虚构类的图书产品,还与华纳出版公司和读者文摘出版社达成了有利可图的分销协议。
  伯恩斯坦的社长任期因S.I. Newhouse Jr.的到来发生变动。S.I. Newhouse Jr.于1980年以七千万美元从RCA中收购了兰登书屋。他们两人最初相处得很好,但是,后来S.I. Newhouse Jr.对伯恩斯坦分散管理的方式并不满意。
  《纽约时报》如此描述伯恩斯坦手下的兰登书屋:“这是一个庞大又不寻常的和谐的帝国,这个帝国在一位明君的管理下,能容纳着许多半自治地区。”伯恩斯坦依然保留了兰登书屋过去以编辑为导向、去中心化的传统。他将兰登书屋描述为“是山脉而不是山峰”,他的高管和编辑们有着广泛的自由。但是,在兰登书屋收购了皇冠出版集团、Fodor's travel guides和Schocken后,成本开始上升、利润开始减少。S.I. Newhouse Jr.与他产生了日益严重的分歧,伯恩斯坦最终于1990年就离开了兰登书屋。
  在《华盛顿邮报》采访中,伯恩斯坦经常将兰登书屋的成功归于他与作家所培养起来的密切联系,“一个作家要感觉到他是认识编辑的。出版社就是为作者提供服务的公司——编辑他们的书,推广他们,用一种方式爱他们。我记得贝内特跟我说过,他曾经失去一个作者,因为没派车去机场接他。那也许是言过其实,但我觉得确实有些出版人是因为类似原因而损失作者的。他们不注意自己与作者之间的情感联系(chemi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