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曹寅挚友宋荦之书画鉴藏
2014年05月21日

曹寅挚友宋荦之书画鉴藏

  清初康熙皇帝的宠臣宋荦,与曹雪芹祖父曹寅、李煦等有着不同寻常的私人友谊。宋荦时任江苏巡抚时,曹寅正任江宁织造,其妻兄李煦时任苏州织造,三人同地为官,又与朝廷关系极为密切,诸多史料亦记载三人之间较为融洽的情谊。如曹寅《楝亭集》中的《萁治亭后竹径和牧仲中丞韵》《宋牧仲中丞见招深静轩旧为官厨中丞新辟以款客奉和二韵》《商丘宋尚书寓近书院往来甚适漫志三首且订平山之游》等篇,足见他们之间的友谊笃厚。此外,宋荦和曹寅还经常被康熙皇帝授命整理编纂古籍(王利器《李士祯李煦父子年谱》),负责接驾康熙的屡次南巡(宋荦《西陂类稿》),修缮朱元璋之孝陵(张玉书《文贞公集》卷六“驾幸江宁纪恩碑记”)等。实际上,宋荦还是有清一代极为著名的古书画收藏、鉴定大家,在中国书画收藏史上有着重要的学术地位。


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卷 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近年来,伴随红学研究的不断深入,作为曹雪芹家世考证的组成部分,宋荦的相关研究亦进入到一些学者的学术视野中来,如雷广平先生的《曹寅、李煦与宋荦》①,是文主要从“康熙皇帝的宠臣”与“曹寅、李煦的挚友”两个方面研究宋荦,对于书画鉴藏的着笔仅寥寥几笔带过,并没做深入研究。实际上,宋荦在清初的政坛与文化圈都甚为活跃,他与孙承泽、王崇简、熊伯龙、周亮工等,365bet,都曾时相过从。他交往的主要是文人官僚,不仅仅是曹寅,诸如毛奇龄②、王士祯③、汪琬④、魏裔介⑤等,都和宋荦有过交往。在当时的书画家圈子中,宋荦主要交往的有清初“四王”之一的王翚、柳愚谷,“江西派”的罗牧、苏州的王武、吴远度、梅雪坪,“常州派”的恽寿平等著名书画家。鉴于如许社交网络,更兼宋氏喜好收藏品鉴古代书画,由之成为当时著名的古书画鉴藏大家。

  一、宋荦其人
  宋荦(1634—1713),字牧仲,号漫堂,又号绵津山人,晚号西陂老人,河南商丘人。据《清史稿》记载:顺治四年(1647)宋荦即应召以大臣子列侍卫,第二年又试授通判(知府的辅助官员,正六品),后因母丧而去职。康熙十六年(1677),授理藩院院判,不久就升任刑部员外郎(从五品,但却是中央官员)、刑部郎中(正五品)。康熙二十二年(1683)宋荦任直隶通永道佥事(道台的属官),三年后就升任山东按察使(正三品,主管全省司法、刑狱、监察和驿传)、江苏布政使(从二品,主管一省民政、田赋和户籍等)⑥。到了康熙二十七年(1688)宋荦就坐到了吏部尚书的位置,吏部位列六部之首,从一品,满、汉各一人,职位极为重要,与皇帝关系甚密,有单独上奏言事的权利。三年后,他因年老而乞罢,至此结束了长达六十余年之久的官宦生涯,极尽富贵显赫,年八十而殁。宋荦与康熙皇帝关系密切,这种关系早从他们的父辈就已经开始。宋荦的父亲宋权,字元平,原为明天启五年(1625)进士,在顺治元年曾任明朝的顺天知府,驻守北京密云。其后,多尔衮率军入关,宋权率众投降,官职依旧。顺治三年(1646),升任国史院大学士(正一品),后加太子太保衔,顺治九年(1652)殂落⑦。宋权有功于清王朝,且仕途通达,而宋荦的资质颇有时誉,他居官勤慎,很受康熙信任,并曾称赞他道:“岳牧之选,实惟重臣。寄以封疆,千里而远”“控摄文武,统驭官司。绳违科慢,宣德布慈”“职汝之由,是曰旷坠。轸我之玩,保厘悉赖”(康熙《督抚箴》)。同时,宋荦颇有文采,其诗与王士祯齐名,著有《西陂类稿》《筠廊偶笔》《沧浪小志》《漫堂墨品》《怪石赞》《绵津山人诗集》等。宋荦也擅长书画,其山水笔墨苍秀,构图谨严;水墨兰竹疏逸潇洒,传世作品尚有《夏日山居图》《松壑流泉图》等。

清 毛奇龄 行书七言律诗 120.5cm×58cm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二、宋荦书画收藏概况及其归宿
  宋荦的私人收藏,其来源主要有父辈承继、个人购买、官宦赠送以及家人购买等几个途径,其中康熙皇帝对他的赏赐极为重要,该途径是奠定宋氏丰硕藏品的重要基石之一,这一点却一直被学术界所忽视⑧。康熙四十四年(1705),365bet,玄烨赐他御书御制诗一幅,不久又赐他御书诗扇一柄。对于此事,宋荦欣喜备至,不禁提笔写道:“六月苦旱,忽蒙恩赐御笔书扇二柄,旋得大雨,恭赋纪事写道:‘忽惊宠名九霄临,习习清风传蓟北。近臣捧赍宝光歊,御书二扇蒙天赐……’” “喜此南国庆丰登,野老恬熙安作息。须知太平有本原,端自吾皇手中得”(王利器《李士祯李煦父子年谱》)。康熙赏赐给宋荦的诸多翰墨名迹,多数庋藏于今天的故宫博物院。经他收藏过的法书名画,其上大多钤有如下印章:“臣荦”“字牧仲”“宋荦私印”“牧仲”“宋荦审定”“西陂”“长揖古人”“荦”圆形印章、“漫堂珍藏”“西陂诗老书画府印”“宋氏牧仲”“商丘宋氏收藏图书”“纬绣草堂画记”“商丘(邱)宋荦审定真迹”等。迄今为止,我们所知道的经由康熙帝赏赐的藏品如下:

  汉代锺繇《荐季直表》真迹。

  唐代杜牧《张好好诗卷》(现藏故宫博物院),佚名法书《朱巨川告身》(现藏故宫博物院)。

  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现藏故宫博物院)。

  宋代徐铉《私诚帖》(现藏故宫博物院),范宽《雪山萧寺图》,蔡襄《虚堂诗帖》(现藏故宫博物院),沈辽《秋杪帖》(现藏故宫博物院),苏轼《治平帖》(现藏故宫博物院),李之仪《汴堤帖》(现藏故宫博物院),黄庭坚《寒山子庞居士诗》(现藏故宫博物院),米芾《蒸徒帖》(现藏故宫博物院)、《道味帖》(现藏故宫博物院)、《面谕等九帖》(现藏故宫博物院),王诜《烟江叠嶂图》(现藏上海博物馆)和《梅竹聚禽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王升《首夏帖》(现藏故宫博物院),孙觌《牙兵帖》(现藏故宫博物院),李唐《濠濮图卷》(现藏上海博物馆),赵佶《闰中秋月帖》(现藏故宫博物院),吴说《九帖》(现藏故宫博物院),朱熹《生涯帖》(现藏故宫博物院),陆游《尊眷帖》(现藏故宫博物院),文天祥《木鸡集序》(现藏辽宁省博物馆)。

  元代赵孟《红衣罗汉图》(现藏故宫博物院)、《苏轼烟江叠嶂图诗并沈周文徵明补图》(现藏辽宁省博物馆)《抚州永安禅院僧堂记一册》《写经换茶图卷》(现藏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王绎《杨竹西小像》(现藏故宫博物院)。

  明朱瞻基《戏猿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唐寅《杏花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仇英《仿赵伯驹炼丹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董其昌《江山秋霁图》(现藏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