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陈平原: 如何把念书作为一种糊口方法?
2014年05月21日

陈平原: 如何把念书作为一种糊口方法?



  十几年前,在香港访学,跟哪里的传授谈天,说你们拿那么多钱,做出来的学问也不怎么样,实在让人不服气。人家说,这你就外行了,正因为钱多,必需消费,没时间念书。想想也有原理。各人都说七七、七八级大学生念书很吃苦,他们之所以心无旁骛,一心向学,除了但愿追回被延长的年华,尚有一点,当时的诱惑少。不像本日的孩子们,目迷五色,要抵挡,很难。我的履历是,穷人的孩子好念书,一半是个性,以及改变运气的强烈愿望;一半则是无奈,因太时尚太雅致的娱乐玩不起。不外,不要紧,这种选择的限制,有时因祸得福。作为糊口方法的念书,对财力要求不太高,反而对心境和志趣要求更高些。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念书”是精力上的某一状态。在漫长的中外汗青上,有很多文化人顽强地认为,读不念书,不只关涉流动,还影响精力。商务印书馆出书加拿大学者曼古埃尔所撰《阅读史》(2002),开篇引的是法国作家福楼拜1857年的一句话:“阅读是为了在世。”这么说,未曾阅读或已经辞别阅读的人,不就成了行尸走肉?这也太可骇了。照旧中国人温和些,你不念书,最多也只是耻笑你俗气、懒惰、不长进。宋人黄庭坚《与子飞子均子予书》称:“人胸中久不消古今灌溉之,则俗尘生其间,照镜觉脸孔可憎,对人亦语言无味也。”问题是,许多人自我感受很好,照镜从不以为脸孔可憎,这可就贫苦大了。
  念书没禁区,可阅读有路径。也就是说,有人会念书,有人不会,或不太会念书。只说“开卷有益”,还不足。念书,读什么书,怎么读?有两个说法,值得推荐。一是淸末文人孙宝瑄的,他在《忘山庐日记》中说,书无新旧,无雅俗,就看你的目光。以新眼读旧书,旧书皆新;反过来,以旧眼读新书,新书皆旧。

说两句

  一、念书的界说









  鲁迅在《且介亭杂文·随便翻翻》中说,本身有个“随便翻翻”的阅读习惯:“书在手头,不管它是什么,总要拿来翻一下,可能看一遍序目,可能读几叶内容”;不消心,不艰辛,拿这玩意来作消遣,明知道和本身意见相反的书要翻,已颠末期的书也要翻,翻来翻去,眼界自然开阔,不太容易被骗。
  大抵感受是,365bet,今天中国,“博士”吃香,但“念书人”落寞。所谓“手不释卷”,变得很不适时宜了。至于你说念书能“脱俗”,人家不稀罕;不但不隐讳“俗气”,还以俗为雅,甚至“我是混混我怕谁”。


  古今中外,“劝学文”汗牛充栋,你我都听了,结果如何?那么多人真心诚意地“取经”,但真管用的很少。这里推荐章太炎的思路,作为演讲的结语。章先生再三强调,平生学问,得之于师长的,远不及得之于社会阅历以及人生忧患的多。《太炎先生自定年谱》“1910年”条有言:“余学虽有师友讲习,然得于忧患者多。”而在1912年的《章太炎先生答问》中,又有这么两段:“学问只在自修,事事要先生讲,讲不了很多。”“曲园先生,吾师也,然非作八股,念书有不大白处,则问之。”合起来,就三句话:学问以自修为主;不大白处则问之;将人生忧患与书本常识相勾连。借花献佛,这就是我所领略的“念书的诀窍”。


  此刻风行一个说法,叫“经济学帝国主义”,说的是经济学家对自家学问过于自信,不但谈经济,还谈政治、文化、道德、审美等,好像经济学理论能办理一切问题。于是,讲时机,讲效率,讲本钱核算,成了最大的时尚。你说“念书”,好吧,先算算投入与产出之比,看是否值得。学生选择专业,除小我私家乐趣外,尚有本钱方面的考量,这我领略。我不谈这些,谈的是作为一种糊口方法以及精力状态的“念书”。




  什么叫“念书”,动词照旧名词,广义照旧狭义,是“万般皆下品,唯有念书高”的念书,照旧“学得好不如长得好,长得好不如嫁得好”的念书?看来,谈论“念书”,还真得先下个界说。

  回到念书,该“随便翻翻”时,你尽可洒脱;可到了需要“扎死寨,打硬仗”的时候,你可千万草率不得。所有谈论大学校园或念书糊口的,都拣好玩的说,弄得不知本相的,觉得念书很轻松,一点都不艰辛气。你要这么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挂在口头的轻松与压在纸背的极重,二者合而观之,才是真正的念书糊口。

黄庭坚《诸上座草书卷》


  陶渊明的“好念书,不求甚解”,必需跟下面一句连起来,才有意义:“每有会心,便欣然忘食”。这里存眷的是心境。所谓“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如何讲解?为自家功名念书,为怙恃等候念书,可能为故国茂盛而念书,都有点令人担心。为念书而念书――据叶圣陶称,郑振铎谈及书籍,有句口头禅“喜欢得弗得了”(《序》)――那才叫真爱书,真爱念书。念书这一行为自身,也就有了意义,不必“黄金屋”或“颜如玉”来当药引。将念书作为获取糊口资料的手段,可能像龚自珍自嘲的那样“著书都为稻粱谋”,那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谈到念书,不能不提及阅读时的姿态。你的书,是搁在茅厕里,照旧堆在书桌上,是放在膝盖照旧拿在手中,是正襟危坐照旧随便翻翻,阅读的姿态差异,结果也纷歧样。为什么?这涉及阅读时的心态,再往深里说,还关涉阅读的志趣与要领等。举个各人都熟悉的人物,看鲁迅是奈何念书的。
  作为学者,你成天手不释卷,假如只是为了找资料写论文,也会走向另一极度,健忘了念书是一件很愉快的工作。我本身也有这样的教导。十几年前,为了撰写《千古文人侠客梦》,我猛读了许多好的、坏的武侠小说。读伤了,乃至很长时间里,一见到武侠小说就头疼。真但愿有一天,能完全卸下学者的盔甲,自由自在地念书。我写过两本闲书《阅读日本》和《大英博物馆日记》,那不是逞能,而是但愿本身能规复对付未知世界的好奇心以及阅读兴趣。
  念书必需求解,但如何求解,有三种大概性:好念书,不求甚解――那是名人念书;好念书且求甚解――那是学者念书;不念书,好求甚解――这喝采汉念书。后头这句,是对付晚清“好汉译作”的戏拟。自由发挥,随意曲解,虽说独具匠心,却不是“念书”的正路。


  五、念书的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