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王羲之的风骨与脾性
2014年05月21日

王羲之的风骨与脾性

  《周易·系辞上》曰:“一阴一阳之谓道。”又曰:“生生之谓易。”阴阳相生,生生不息,此之谓易。独阳不成,独阴不长,二者在抗衡与融会中,相互罗致自身赖以生长的滋养。世间一切事物,莫不由其内部刚柔、翕辟、消息、开合等对立两边的交感、搏击和消长而得以形成、成长和变革。这种“生生不息”的思路和视角形成了中国古代哲学独具特色的本体论及宇宙观,进而影响并渗透到文艺创作的审美理念之中。

24小时人气排行


热门帖子

拍卖信息

说两句

  金圣叹《天下才子必念书》卷九评价《兰亭序》曰:“此文一意重复存亡之事甚疾,现前好景可念,更不许顺口说有妙理趣话,真古今第一情种也。”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永和九年(353年)上巳节,以王羲之为首的东晋名士41人齐集会稽(今绍兴)之兰亭,曲水流觞,即兴赋诗。其时的王谢望族如王家、谢家、庾家、郗家、袁家、羊家、桓家的代表人物纷纷乘兴而来,盛况空前……这些人中,多数都是谈玄好手,素喜身托山水而心寄玄远,“永嘉以来,清虚在俗。王武子辈诗,贵道家之言。爰洎江表,玄民风备。真长、仲祖、桓、庾诸公犹相袭。世称孙、许,弥善恬淡之词。”临了,众人的诗篇结为一集,王羲之为之作序,是为《兰亭序》。出人料想且难能难堪的是,此序没有迎合东晋士人的时尚潮水以分析玄思妙理,而是借作序之羽觞,浇胸中之垒块,感喟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突然罢了。全文乐与悲互渗、明与暗交叠。一阴一阳,相得益彰;阴阳相和,气场全开:仰观宇宙之大是阳,俯察品类之盛是阴;欣于所遇、快然自足是阳,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是阴;宾朋盈门、把酒赋诗是阳,年寿有尽、转眼痕迹是阴;今诵昔人文是阳,后吟今人诗是阴……起伏跌荡、一唱三叹,词藻既富,更兼风骨。《兰亭序》之基调,时有低回伤感,但自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阳刚之气灌输个中。

兰亭雅集 陈云龙/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