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他翻译了整其中国
2014年05月21日

他翻译了整其中国

  尽量全身心地投入翻译,寄情文学,现实情况却愈发不容乐观。身边老友纷纷入狱或下放,灾祸最终照旧来临到两人头上。
  [古希腊]荷马 著,杨宪益 译

Though I my gifts enhanced and curbed my pride,



Then cursed me for my melilotus fair.

■ 丁聪赠杨宪益像



  19岁那年(1934年),杨宪益随老师郎曼先生远赴英国,先在伦敦进修古希腊文和拉丁文,后考入牛津大学墨顿学院,研习古典文学。年青人艺高人胆大,在念书期间,竟然用英国的英雄偶句体(Heroic couplet)翻译了古典名篇《离骚》。这种诗体由英国诗歌鼻祖约翰·德莱顿缔造于17世纪,是英国诗歌的主要形式之一。这或者是杨宪益最自得的翻译作品,也是先生一生最率性的翻译。

说两句

I'd not regret a thousand deaths to die.

  1960年,杨宪益花了一年时间把荷马史诗之一《奥德修纪》译成了中文。事情之外的翻译成了杨先生肆意挥洒的试验场。他把12110行的古希腊史诗翻译成了晓畅美妙的散文体,初版之时还洋洋洒洒地写作了两万多字的译序,考辩荷马其人、创作配景、艺术气势气魄,更提到《太平广记》《水经注》等中国经典中的相似情节。字里行间,依稀可辨当年那位艺高人胆大的志气青年。




  珀斯特泰洛斯你望上看!

  珀斯特泰洛斯怎么相信?首先不要再张着大嘴满处飞,那是不概略面的;举个例子:在我们那儿,要是你问那些游手好闲的人,“谁人家伙是谁?”特勒阿斯就会这么说:“他是个鸟儿,轻飘飘的,飞过来飞已往,糊里糊涂的,哪儿也停不下来。”

  1968年4月的一个夜晚,还在对酌的两人被公安带走,一别四年。再回家时,柜橱里已有老鼠安家;院子里的仙人掌看似还立着,365bet体育,但一碰,哗啦一下就化成了灰;尚有桌上剩下的半瓶白酒,已经变黄,不能再喝了。

  如斯荣誉于杨宪益而言,不外是“须臾色泽”,也许照旧老店员们更相识他。

最新帖子

最新文章

  《红楼梦》的翻译为几代人津津乐道,但这其实只是先生孝敬的冰山一角。早年翻译的《资治通鉴》因编译馆机构变换而间断;之后翻译的《史记》则因其时身份敏感而不予出书。60年月,佳偶两人翻译了大量鲁迅的作品。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瑞典皇家学院马悦然院士曾说,“鲁迅在20年月,沈从文在30年月就应该走进世界文学。……60年月杨宪益和他的夫人将鲁迅的《叫嚣》和《倘佯》译成英文,翻译得很好,惋惜有些迟了。” 80年月,杨先生任《中国文学》主编,提倡并主持了“熊猫丛书”,将《西游记》《诗经》《聊斋》等古典文学和巴金、沈从文、孙犁、王蒙等中国今世文学先容到西方。想法来自西方的“企鹅丛书”,受接待水平亦可与之比肩。

  恋爱征服万物,我们也只有向恋爱投降。


  不知杨宪益先生在自传中写下这段开篇时是何种脸色。他年少丧父,中年丧子,暮年丧妻,半生崎岖;而同时,他在翻译上的成绩足以名传千古。算命先生一语成谶。

分享,互动!接待扫描下方二维码存眷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But since my heart did love such purity,


■ 少年杨宪益




  彼时,戴乃迭在中国协会接受秘书,而杨宪益在进修古希腊罗马文学的同时,也在进修法语和法国文学。两人因此领会,很快便互相吸引,坠入爱河。戴乃迭钦慕于杨宪益的才能,回想说对方曾用中世纪法文给她写情诗。杨宪益也十分浏览戴乃迭的聪慧和勇气,“我改学英国文学今后,她也抉择放弃法国文学,改学中国文学。其时牛津大学刚开始配置中国文学荣誉学位,她是攻读中国文学荣誉学位的第一人。”

To see my people bowed by griefs and fears.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书社

  珀斯特泰洛斯哈!我想出一个专为鸟类的伟大打算,只要你们相信我,你们完全可以实现。
  劫难之后是更深重的晦暗。1968年,杨先生的独子杨烨在英国自杀,身份和视线煎熬得魂灵失了形状。一桶汽油浇下,留下熏黑的书桌和88张手抄诗稿。遗言处,是英国诗人威廉·亨利的《不行征服》。

■ 杨宪益与戴乃迭在吴世昌家做客

■ 佳偶二人事情照

  戴胜骂得有理。但是我们该怎么办呢?
  可是此刻林中神女和诗歌都不能使我兴奋,

■ 杨母徐燕若、大妹杨敏如、小妹杨静如与杨宪益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2019年2月出书

《鸟·凶宅·牧歌》

  1951年,编译馆体例打消,几年辗转后,365bet,两人调往北京外文局。杨宪益拒绝了翻译毛选的邀请,全身心投入古典文学作品的翻译。尽量杂事繁多、举动频仍,50年月仍是杨宪益成就最为厚实的时期。先前翻译的《儒林外史》等作品顺利整理出书,杨宪益后又翻译了很多唐传奇、宋明平话小说、《牡丹亭》《永生殿》等诗剧戏曲作品,并为《中国文学》翻译了大量唐宋诗选。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书社

  外洋六年,杨宪益行至美国、北欧、埃及、欧陆多地,结识了不少留学在外的中国粹者,如杨周翰、向达、钱钟书、杨绛等等。虽然,最重要的相遇,则是与将来的老婆——戴乃迭(Gladys Tayler)。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书社

  12岁前,家里克制杨宪益出门上学,畏惧作为家中独子的他会遭到绑架或其他意外。长居家中的孩子无事可做,主要的工作就是念书。十一二岁的年龄,杨宪益就已读过很多古代条记小说和明清传奇,以及西欧小说家和诗人的作品。他不单念书,还会实验把本身喜欢的洋诗歌翻译成中文旧体诗,好比用五言绝句翻译雪莱的《致云雀》。翻译各人的苗头从儿时便可窥知一二。


Long did I sigh and wipe away my 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