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容安馆札记》所见钱锺书传记史料
2014年05月21日

《容安馆札记》所见钱锺书传记史料

  10、钱瑗  圆女方阅《野获编》,十年前经眼者也。信手摭一函读之,如旧地重来、故物复还。以古语叙事,典雅而能詳切。(203则)

拍卖信息

  5、钱瑗  闻邻家小女歌云:“小脚鸭子窝窝头,你不吃,就是狗。”余闻之,谓圆女曰:“此非民谣,必主妇恶女傭之不愿食粗粮,作歌以讽喻耳。”圆女谓北京嘲小脚有谜云:“又像佛手又像桃,又像猪蹄子沒有毛。”(102则)
  8、《人民日报》  余一九三六年夏始游巴黎,行篋未携英文小說,偶于旧书肆見Diary of Nobody,忆在Hugh Kingsmill, Frank Harris 中睹其名,始购归阅之,叹为奇作,绛亦有同好。一九四〇年,此书收入“Everyman’s Library”,而V.S. Pritchett复作文张之……John Betjeman谓T.S. Eliot亦喜此书……知者稍多矣。克日圆女方取读,因复披寻,益惊设想之巧。世间真实情事,胥不能出其范畴……Ch. V 记Blackfriars Bi-Weekly News误植“Pooter”为“Porter”,去函矫正,则又误作“Pewter”,与吴达元见《人民日报》载传授宣言签名误作“吴逵元”,去函矫正,则又误作“吴达之”何异?(192则)

最新文章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

  14、编《文学史》  校改同人撰《文学史》稿,因思汉乐府《上山采蘼芜》一首,古今说者皆未中肯窾。此篇写见异思迁分两层:第一层指故交言,其事易晓;第二层指新人言,则窥见者尟矣。盖新人入门今后,相习而成故;故交出阁今后,缘別而如新。是以新渐得人嫌,而故能令公喜。(705则)
  9、文学事情者  吾乡恢复门内有“牛屎弄”,及余入大学时,偶过之,则见路牌书作“游丝弄”矣。《夜航船》卷三《脱雅调》条误用:“‘由斯弄’俗称‘牛屎弄’。”其舍本逐末,不知此正“脱俗调”也。明陆粲《庚巳編》卷四“苏城‘专诸巷’俗叫‘鑽龟巷’”亦后先易位。北京坊巷名此类尤多,以余所知,如“狗尾巴胡同”之改“高义伯胡同”、“羊尾巴胡同”之改“杨仪宾胡同”、“王未亡人胡同”之改“王广福胡同”、“羊肉胡同”之改“洋溢胡同”、“劈柴胡同”之改“闢才胡同”、“奶子府”之改“廼兹府”、“王八盖胡同”之改“万宝盖胡同”、“牛蹄筋胡同”之改“留题迹胡同”,皆此地无银三百两,求雅愈俗。尤奇者,“臭屄胡同”西四之改“受璧胡同”,几如“文学家”之改称“文学事情者”矣。(201则)
  《札记》可视为一种非凡文体,不是一般随手摘录,而有精密思考,条记前后照应,下笔定有通盘思量。可以揣摩,在非凡时代条件下,钱锺书深思过写作时回收的文体,如此持续不绝的系统条记,如无完整构思,很难僵持下去。杨绛曾说过,《札记》是把“念书条记和日记混在一起”,此可视为一种新文体。钱锺书的构思,后因时代政治举动原因,日记部门被“剪掉毁了”,但没有完全剪除清洁。现将《札记》中文部门涉及人事及有传记史料性质文字,稍作梳理。对人物评价,已有范旭仑钩沉,略去不录。这些片段传记史料,可见钱锺书滑稽、驳倒及对谬妄时代的冷笑等等,会合分列,更易见史料间干系。顺序依原书先后,标题为笔者自拟,原文后序号系原书位置。
  11、再谈猫  吾国亦有猫认屋、狗认人之说。元遗山《游天坛杂诗》有《仙猫洞》一首自注:“土人传燕家一人得道,猫独不去。”因云:“同向燕家舔丹鼎,不随鸡犬上青云。”正詠此事。吾家苗介立之亡,亦其证也。(328则)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16、编《唐诗选》  诸君选注唐诗,强余与役,分得王绩等十七人,因复取《全唐文》温读一过,合之十年前评释,录于此。(729则)

热门帖子

说两句

  18、谜语  贾璉之诃平儿,即英俚语之“cock-chafer, -teaser”……余尝戏谓此三句可为谜面,打《论语》二句:“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798中则)
  15、编《文学史》  同人撰《文学史》稿,索予刪訂,因复取郭元釪《全金诗》翻一过,殊未完善。(719则)
  12、核定《红楼梦》  俞平伯校订《红楼梦》稿,分同人审订,余得第七十一回至八十回,盖以有正书局本为底本,聚集诸本,笔削增刪,意在集千狐之腋,成百衲之衣。择善从长,固证手眼;而喜新厌旧,每添疮痏。如七十五回,“你们这起兔子,就是这样专沒上水”,平伯订正“没”为“洑”字;七十九回,“若论心里的邱壑泾渭,颇步熙凤的后尘”,平伯据別本改“泾渭”为“经纬”,此类皆愜心贵当。(599则)
  19、记张遵骝  吾友张君公逸遵骝,与吾同患气疾,相怜甚而相见不数数。然見必剧谈,虽伤气,无所恤也。君博究明人载籍,又具史识,蒐罗而能贯穿焉。余闻言辄绝倒,改易线人,开辟心胸,亦浑忘其伤气矣。一日问余曰:“明末有奇女子刘淑,倘知之乎?”曰:“不知也。”曰:“刘名挂君乡孙静菴《明遗民录》中,其书君先人尝序之。”因出示此集,盖虽六十年间一再印行,而若存若亡,去湮沒无几尔。古来不乏才媛以词章名世,呂温诗所谓“自言才艺是天真,不平丈夫胜妇人”也。然集众千人,转战数县,提一旅以赴国难,而余事为诗,情韵不匱,則刘殆绝类离伦者乎!刘序康雪菴夫人诗,自道有“伯夷、灵均之志”。公逸以意逆志,钩玄抉隐,玩风花月露之词,得陵谷海桑之旨。参之史,而其诗愈重矣。(801则)


说两句

  13、胡先骕《忏庵诗稿》  阮大铖《詠怀堂诗》,南京国粹图书馆印本。三十年前,是书方印行,見散原、太炎諸人題词,极口叹赏,胡丈步曾复撰《跋》标章之。取而讽詠,殊不解佳处何在。本年端午庚子以诗稿六巨册属刪定,忽忆集之此书,因复披寻,乃知得法于钟、谭(旅行第690则),而学殖较富,遂以奧古缘饰其纤仄,欲不瘦又不俗。(697则)

  6、再谈猫  钱葆馚、朱竹垞、厉樊榭辈以《雪狮儿》调詠猫诸词……读之惘然,怅念儿猫。四年前暮春貍奴初来时,生才三月耳。饱食而嬉,余与绛手足皆渠齿爪痕,倦则贴人而臥……余谓猫儿弄绉纸团,七擒七纵,再接再厉,或腹向天抱而滾,或背拱山躍以扑,俨若纸团亦秉气含灵、一喷一醒者,观之可以开导文机:用权设假,课虚凿空,无复枯窘之題矣。志明《野狐放屁诗》第二十七首云:“矮橙阶前晒日头,又无打盹又无愁。自寻一个消闲法,唤小猫儿戏纸球。”尚未尽其理也。余记儿猫行事甚多,去春遭难,与他稿都拉杂摧烧,所可追记只此及第九十七则一事耳。(165则)
  2、读《饮水诗集》  纳兰容若《饮水诗集》二卷。十年前读此,颇赏其吐属高华。今复披寻,乃知徒矜亮节,实少切响,不耐吟讽。(77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