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瞿秋白:从枯寂中醒来的新青年
2014年05月21日

瞿秋白:从枯寂中醒来的新青年


拍卖信息


  1917年暮春,瞿秋白分开黄陂回到武汉,适逢纯白调离武汉到北京就职,他便跟从堂兄北行,住在北京宣武门外羊皮胡同纯白家中。江南河北,风物迥异,故都的风情对这位江南游子来说,一切都以为新鲜。看遍奇迹胜景,查考史志文籍,所得印象不外是人物代谢,里巷变迁,组成了几多汗青脉络,却少给人以振奋飞扬的豪情。





  向往社会主义


  这种思索当然难堪,可是它对政治暗中、社会恶浊的现实,不行能有丝毫触动,思索者仍然无法排解心灵的苦闷。
  十余天后,北洋当局持续出动军警大举逮捕上街演讲的学生900人,拘押在北河沿、马神庙等北大校舍。逮捕动作震惊全国,其功效却与北洋当局预料的完全相反,不只未能把学生爱国举动镇压下去,反而激愤全国公众,掀起更大风暴。上海学界、商界先后罢课、歇工,到6月5日,上海纱厂、书局、船埠及部门铁路工人开始歇工,局限日益扩大。
  ——郑振铎《瞿秋白同志早年的二三事》
  ——郑振铎《记瞿秋白同志的二三事》

说两句


  五四举动后,启蒙思潮“起翻天巨浪,摇荡全中国”(瞿秋白语),百家竞起,异说争鸣。形形色色的社团、学会、报刊,各类百般的思想、门户、学说竞相登台,从政治、经济、文化、教诲,到文学、语言、哲学,交手论战,不行遏止。外来思潮如民主主义、梦想主义、新村主义,一齐涌入中国思想界。瞿秋白最初受改善主义、民主主义、无当局主义,出格是受托尔斯泰的泛劳动主义影响较深,自认在五四举动时照旧“一个近于托尔斯泰的无当局主义者”(《多余的话·汗青的误会》),厥后虽转向于向往社会主义,也是昏黄的。

  1899年1月29日,瞿秋白出生于江苏常州城内大运河边青果巷八桂堂的天香楼。常州号称财产之区、人文渊薮。瞿家是书香家世,代代有官,八桂堂是他叔祖父瞿赓甫(时任湖北布政使)的豪宅,由他父亲瞿世玮代管。世玮喜画,好黄老之学,母亲金衡玉是王谢闺秀,知书文诗词。受怙恃教训,少年秋白喜爱文史、诗词、书画、篆刻、音乐,吃苦念书。五岁入私塾,进修古文经典。随后入常州冠英小学、常州府中学堂,接管欧化教诲,课余读维新和革命书刊,吸纳新常识,打仗新思想,中西兼收,新旧并蓄,开始追求“名人化”,做文学少年。辛亥革命发作,曾经令他一度欢快,说是“天子倒了,辫子剪了”;袁世凯恶政,使他愤慨,竟在十月十日国庆日挂起书写“国丧”的白纸灯笼。这一年,他只有13岁。

最新帖子


  21岁的瞿秋白,此时以其拥有火速的思维,美妙的文笔,流利的俄语,刚强的意志以及永不枯竭的求知欲望,而布满自信。本身固然不外是一只蜜蜂,而当蜂蜜变成时,定会有益于再造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