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书店的“颜值”和“代价”
2014年05月21日

书店的“颜值”和“代价”

  当时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是重要的口岸和贸易中心,跟着大量移民尤其是欧洲移民涌入,形成了浓重的文化艺术气氛。大光亮剧院既延续了光辉,又融入了拉丁风情,知名探戈艺术家在此登台献艺。厥后,剧院改建成影戏院,并放映了阿根廷第一部有声影戏。跟着时代成长,市中心的影戏院不再时髦,策划难觉得继,最终在2000年易手为书店
  走进位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雅典人书店,你大概瞬间会有点含糊——圆柱形大厅以柔和的金色为基调,环视附近无不是精美典雅的装饰,昂首可见绘着美妙壁画的穹顶,而在进口正前方,舞台上深赤色的幕布已经拉开……这真的是一家信店吗?没错,这是一家在各类“最美书店”榜单上都不会落第的书店。它的前身,是1919年开业的大光亮剧院。

  这也是雷同的实体书店走红的原因——有“颜值”更有“代价”,教养着公家对“美”的认知。荷兰“天堂书店”位于拥有近800年汗青的教堂之内,高峻的穹顶与精细的壁画为书籍平添一份神圣感;葡萄牙的莱罗书店修建古典富丽,造型对称的曲线形楼梯浪漫而梦幻,听说《哈利·波特》作者罗琳即是在此得到了一些关于邪术世界的灵感。



  雅典人书店每年欢迎的访客高出100万。人们在这里选购书籍与音像成品,感觉修建之美,也乐于介入这里举行的演讲、签售、展览等勾当。融合了美学、常识与趣味的“最美书店”,无疑是优美精力故里的一个象征,可以在某种水平上包袱起美育的成果,晋升人们的审美和素养——甚至一个都市的气质和格调,为寻找“诗意栖居”的心灵,提供一片远离尘嚣的绿洲。


  缓步于书店,可以看到许多旅客。在这座有着“世界书店之都”美称的都市,雅典人书店已然成为一个著名景点。伙计很乐意帮游人照相,并总能娴熟地找到最佳角度,365bet体育,以便最大限度揭示修建之美。或许他们也知道,“最美”标签就是吸引人们前来的最重要原因之一,这家信店的代价不只是售卖图书,也在于为人们提供美的享受。在电子书日益流行的本日,愿意前往书店购书的人,怀念的不只仅是纸的质感,更是一种审美情趣和糊口方法。


  “美”的标签有着深刻内在。早在18世纪,德国哲学家席勒提出“美育”观念,但愿通过美的教诲和观赏力的造就,辅佐人们从头成为“完整的人”。本日,我们依然可以通过美育,辅佐人们挣脱精力糊口的贫乏、低俗与焦急。
  书店策划方对这栋汗青修建改建之初,遭遇了一些阻碍,不外当书店开张,阻挡声徐徐消失了,因为人们看到陈腐剧院抖擞了新生——修建的精华得以生存,并变得更豁亮和整洁,观众座椅被一排排书架取代,接近舞台的包厢成了阅读区,舞台也被完整保存下来,只是此刻这里酿成了饮品区,呈此刻台上的不再是演员,365bet,而是一边喝咖啡一边看书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