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互动 > 乾隆时期,清代版刻的转型与成长
2014年05月21日

乾隆时期,清代版刻的转型与成长

  到了乾隆时期,写刻本气势气魄越发多样化。姚培谦松桂念书堂刻《李义山诗集》、薛雪扫叶乡村刻《斫桂山房诗存》、张宗松清绮斋刻《王荆文公诗》、沈彤《周官祿田考》《释骨》等书,向来为藏书者珍重。乾隆年间,写刻本微妙的笔意变革难以用语言形容,只有多观摩原书,方能细细咀嚼。出格值得一提的是,“扬州八怪”之一金农的作品——乾隆刻本《冬心先生续集自序》。这部书字体精丽,并且没有匠气,陈先行先生认为“它实际上是缔造了真正属于清代本身的仿宋字体”。如此,我们不丢脸出乾隆本在清代版刻史上的奇特意义。
  清朝两百六十八年,到底刻了几多书,至今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我们知道,判断与浏览明刻本,还可以总结时代性、地区性等版刻特征,似乎沿江而行,抚玩两岸的风光。而清代雕版印刷事业比明代越发昌盛,存留至今的清刻本浩如烟海,实在难以统计。面临海量的清刻本,我们恐怕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可以做的不外是海边拾贝,看一看浪花。这里挑选一些具有特色的清刻本,从版刻字体、出书内容等方面举办一番概述,重点放在承上启下的乾隆刻本。
  作者:上海中医药大学图书馆馆员 陈腾
  在乾隆年间进一步类型化、精美化的方体字,受到官方的承认,文人阶级的追捧。清内府刊刻官方文书如《上谕条例》,处所官编修方志如《[乾隆]苏州府志》,大都以殿本的方体字为进修工具,规则齐整,一派大方气象。就连民间刊刻的医书,历来以实用代价至上,考究一点的,也利用精美规则的方体字。乾隆间德基堂刻《痘疹正宗》、忠恕堂刻《痘疹会通》等,都可以算是清代医书中的上品。也就是说,乾隆时期,成熟、精整的方体字成为刻书行业的高尺度。不只如此,这一时期的方体字对付周边的汉字文化圈国度也具有规范意义。譬喻朝鲜正祖十九年(1795年,清乾隆六十年)当局建造的“整理字”,尚有厥后朝鲜私家锻造的“全史字”,字本正是清乾隆间武英殿刻本《二十一史》,可以称为“清朝体”。(拜见陈正宏:《朝鲜本与明清内府本》)日本江户时期也不破例,宽政九年(1797)《校正伤寒论》,虽说是以明代赵开美《伤寒论》为底本,字体却是乾隆本的气势气魄。
  古典学术的兴盛发家,可以用“内涵理路”来加以表明。版刻流变,与时动静。学界有种说法,可以通过版刻气势气魄的转换,调查世运人心的嬗变。浏览版刻字体,乾隆本展示的是一种平稳规则的盛世气象。方体字端整方正,写体字流丽多样,均与其时的社会经济条件息息相关。道光、咸丰两朝变故丛生,固然延续了乾嘉时期重考证、重校勘的刻书气势气魄,发生了不少高质量的学术著作,但写刻本已见颓势,方体字刻本则失去了坚硬均匀的气息。同治、光绪年间,方体字刻本变得机器凝滞,尽量尚有精美的覆宋覆元刻本,颇值得歌咏,365bet,不外当时西方的石印、铅印技能已经在中国风行起来。看得出,清末的版刻事业,与乾隆盛世的风光殊异。这意味着,一个崭新的、越发涟漪的时代即将光降。
  系列文章邀请权威专家撰写。文章将探讨中华善本在今世中国流传的意义和做法,系统梳理从唐至清历朝历代善本的成长、传播和重要影响,及其对其时文化和出书的刊行动用。同时,对中华善本如何举办再生性掩护和网络化流传提出中肯发起。
  已往较长一段时间,人们对清刻本的研究远远不足。亏得颠末郑振铎、吕贞白、黄永年、黄裳、杨成凯等人的先后倡导,以致身体力行地保藏、研究,学界对清刻本越来越重视。不外,清刻本的原生性掩护事情依然任重道远。当前,有些公藏单元的古籍修复人手有限,老师傅承袭急救善本的原则,把事情重心放在了明代以前亟需修复的古籍上面。至于破损的清刻本,则拿来给年青师傅练手艺。私立机构的古籍修复从业者,程度更是东倒西歪。将来,清刻本的代价,有待深入掘客。从某种意义上说,本日古籍市场的半壁山河已是清刻本,只要肯支付财力,再有点学力,就可以在书海之中淘到佳本,其乐无穷!(陈腾)


  编者按:古籍善本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个中包括着富厚的哲学思想、人文精力、修养思想和道德理念,传续着千年中汉文脉,也为此后的文化繁荣奠基了基本。形象地说,唐宋时期是古籍善本和文明成就的开枝期,明清时期是散叶期。由此,“文脉颂中华•e页千年”中华古籍善本网络主题流传推出“古籍里的中汉文脉”系列文章。
  概言之,乾隆时期方体字的美感,丝绝不在写体字之下。“看多了软体字,正像吃多了奶油食品,是会使人发腻的,这时就能发明精美的宋体字的长处了。”对此,365bet,黄裳先生曾有这一绝妙的比喻。不外,比起方体字的严整典丽,掀开清代的写刻本,铺面而来的书法气息,则能带给读者更直接的美的体验。
  无论方体字照旧写体字,乾隆时期清代版刻字体的转型与成长,都引人注目。从这个角度领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把善本与普本的时间边界划在乾隆六十年(1795)也是公道的。至于出书内容,清代印刷的书籍极为富厚,乾隆刻本则直接反应了其时重考证、重校勘的学术思潮。宫廷之内的刻书早开民俗之先,武英殿本《十三经注疏》《二十一史》卷末附刻考据之语。民间的大藏书家许多也是刻书家,汇刻丛书蔚然成风,如卢文弨《抱经堂丛书》、毕沅《经训堂丛书》、卢见曾《雅雨堂丛书》以校勘精审著称,黄丕烈《士礼居丛书》、鲍廷博《知不敷斋丛书》使原本稀见的秘本化身千百。乾嘉学者自身的学术著作,如钱大昕《廿二史考异》、赵翼《廿二史札记》、王鸣盛《十七史商榷》等书,更是念书人应该存眷的重要著作。
  清刻本,可以劈头分为方体字与写体字两大类。方体字与写体字的不相上下,可谓贯串于清刻本字体气势气魄变革的一条主线。从数量上看,方体字刻本是主流。清初,也就是顺治、康熙、雍正三朝的刻本,根基延续了明代万历以来的方体字,也就是横细竖粗的宋体字,日本则称之为“明朝体”。另外,也有来日诰日启时创制的长方体字和汲古阁创制的扁方体字。而典范的乾隆本方体字,已经风采迥异。固然它保存了横细竖粗的根基特征,可是比“明朝体”更趋精整,笔锋消磨了锐气。无论是乾隆内府刻本,如武英殿本《十三经注疏》《二十一史》《医宗金鉴》;照旧学者文人的家刻本,如赵一清小山堂刻《水经注释》、厉鹗樊榭山房刻《宋诗纪事》、赵怀玉亦有生斋刻《斜川集》,都给人一种规则、疏朗的感受。
  以下再来谈写刻本。清代前期的写刻本具有非凡的版刻代价,孙殿起《贩书偶记》直接以“精刻本”的名义著录。清人金埴《不下带编》说:“自康熙三四十年间颁行御本诸书以来,国内好书有力之家,不吝雕费,就摹其本之欧字,见宋字书置不挂眼,盖今欧字之精,超轶前代之世,宝惜之,必曰‘康版’,更在宋版之上矣。”康熙年间扬州诗局刊刻的《全唐诗》华美典雅,字画宛如晋唐小楷般转折机动,被誉为“康版”的代表。康熙年间曹寅刻《楝亭藏书十二种》、顾嗣立即《昌黎先生诗集注》等书是软美娟秀的气势气魄,而徐乾学刻《通志堂经解》、张世俊刻《泽存堂五种》等书则是点画遒劲,有一丝硬峭的笔道。在宋元刻今日益稀缺的本日,清代前期写刻本已经如金埴所预料,成为珍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