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县域新闻 > 容庚:半生保藏中的家与国
2014年05月21日

容庚:半生保藏中的家与国

最新帖子

  曾任职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的梁世雄,师从岭南画派巨擘关山月、黎雄才等人。他本世纪初以新疆哈密的胡杨为原型创作出的《雄风岁月》《胡杨月夜》《大漠金秋》等一批作品曾在书画界引起不小的回声。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让容璞印象最深的是父亲在1974年将所藏的一万余册书全数捐赠给了中山大学图书馆,个中不乏明嘉靖版重刊宋刻《宣和博古图》30巨册,以及光绪十四年日本铜版《西清古鉴》24册等孤本和蔼本。“他独一的要求是但愿对方能向他提供一份清单,好让他知道捐了哪些对象。”容璞说。

  “聚实不易,散则何难?与其身后散失,不如生前交给国度。何况放在国度处也是一种聚,只要能使更多人受益,我几十年心血就不算白搭了。”容庚曾在1980年6月广州市文化局为他举行的座谈会上讲话道。

  容璞回想,父亲的保藏主要开始于就职燕京大学传授之后,而资金来历,则全部来自父亲每月的薪水。“父亲不是大成本家,身家也不丰盛,他的保藏全靠薪水。发薪后父亲总会拿出一半来收购藏品,另一半则交给我母亲当家。每次到了要交学费时,父亲都要变卖他的藏书换成金条付出。”容璞说。

  《容庚传》中曾有记述,当年对容庚有知遇之恩的罗振玉欲散旧藏,但愿容庚代表燕京大学选购部门古物图书,罗振玉在致容庚信函中重复强调“鄙意归之私人,不如归民众阅览也”。对付恩师的选择,容庚深觉得然。容璞向记者回想,父亲晚年曾稀有召开家庭集会会议并向后世们嘱咐“你们不懂这些对象,放在你们手上惋惜了,捐出来可以让更多人看到。”

  容庚1947年返粤之后,除了在中山大学继承本身的保藏和研究事情,一直在思考如何让所藏之物更好地为国度和公家处事。他曾暗示“数十年薪水收入,自奉甚微,所有余资尽以购置书籍字画器物,这样做的目标,一供学术研究之用,二可使国度文物淘汰外流,今老了我将献于国度,以酬夙愿。”
  “在家中整理作品的时候,我体会到了容老当年捐赠藏书时的脸色。”本年已是86岁高龄的梁世雄汇报记者,容庚在抉择向中山大学图书馆捐赠藏书时,曾因心中不舍而几夜没有睡好觉。如今轮到本身时,才真正领略了岳父其时的感觉。

说两句

  初心不改,清正家风代传播
  容庚专注保藏,除却喜好之外,更是其拳拳爱国之情的浮现。在谁人国力不济的动荡年月,大量贵重文物往往流入了资力丰足的外国人手中,而导致国宝流失外洋。“容庚先生之所以要保藏和研究古青铜器,就是要为中国人争气。”容庚门生、中山大学传授曾宪通曾暗示。在编著《商周彝器通考》时正值抗战时期,容庚日夜伏案研究写作,就是想凭借本身的尽力,逐渐改变其时先秦铜器研究话语权由日本学者把握的排场。
  “这是世雄请爸爸写的,记得其时他动笔的时候,还拿出了本身编写的《金文编》仔细比较,力争精确无误。”见到记者,容璞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回想起了父亲容庚淹灭半生心血的保藏,以及藏品一聚一散背后一家人浓浓的家国情。

拍卖信息

  散之不吝,将所藏尽归于公
  对付梁世雄、容璞佳偶而言,父亲容庚永远是高山景行的。“容庚先生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曾对我说‘历代有成绩的画家没有一个字写欠好的,字写欠好成不了各人’,我为此立志练得手痛,有时半夜城市痛醒。”梁世雄回想说。

  “留住文物、钻研金石、慷慨捐赠、传下家风,容庚的一生富厚而厚重。我们能做的,就是踏实做能手中的事情,尽力担任外公和岳怙恃的家风,在新时代作出本身应有的孝敬。”身为容家第三代的罗兵对记者说。
  “容庚先生将毕生珍藏之青铜器、中国画、书法(包罗碑帖)、名流信札、图书等悉数捐募,今朝主要受惠于此的机构有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博物馆、中山大学、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东莞市博物馆等。”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先容,艺博院至今所积聚的上万件历代书画藏品之中,近十分之一为容庚先生所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