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黄裳诞辰百年︱陈子善:琐忆1980年月与黄裳先生的来往
2014年05月21日

黄裳诞辰百年︱陈子善:琐忆1980年月与黄裳先生的来往

  11月22日:“得陈子善信(郁达夫集编者),复之。”

  4月4日:“得陈子善信,告台湾《连系文学》(86/2)二卷四期转载我的散文六篇,题为‘书卷墨痕——黄裳散文六篇’……”

版权所有©2002-2019  孔夫子旧书网(


说两句


  在此期间,我向钟先生推荐并作了弥补的《知堂杂诗抄》书稿也已编竣,365bet,这可由我写的《知堂杂诗抄·外编跋文》落款“一九八六年夏于上海”为证,时间上完全吻合。记得黄先生知道此事,很兴奋。一次造访他时,他从书架上抽出一册知堂著《已往的生命》1933年11月北新书局三版本给我,说:你弄的《知堂杂诗抄》是旧诗,老人还写过新诗,我有好几本,这本就送你。这册《已往的生命》前环衬上有黄先生的钢笔题字:“鼎昌 一九四二年五月卅日”,十年大难中被抄没,封面、前环衬和扉页上钤了三方“文讲述藏书”钢印,改良开放后才发还。

  从这两段日记可知,至少在1986年7月之前,已有编辑知堂集外文之议。此事是钟叔河先生提议的。钟先生嘱我参加,更但愿获得俞平伯先生和黄先生的指点和辅佐。必然是钟先生或我先向黄先生提出,所以才有黄先生7月22日给我们三人的信。而到了8月7日,我又拜访黄先生,与他进一步接头此事。





《已往的生命》前环衬题字

  1986年


黄裳(1919.6.15—2012.9.5)

  赠子善同志 黄裳 一九八五,九月。



  1985年



《珠还记幸》前环衬题签

  此两段日记应都与《知堂杂诗抄》书稿有关。钟叔河先生收到我寄去的《知堂杂诗抄》书稿,审稿时发明“疑误诸字”,嘱我转信向黄先生请教,黄先生“尽所知”作了复原。《知堂杂诗抄》1987年1月由岳麓书社初版。

  一、黄裳先生晚年常被友人以“沉默沉静的墙”相拟,访客往往与他“相对枯坐,‘恰如一段呆木头’”(黄裳:《跋永玉书一通》)。但以我与黄先生上述来往的亲身经验,或可证明至少在1980年月,只要话题投契,他也会打开话匣子,也会兴致勃勃地谈天,甚至谈到兴奋处,也会不由自主地开怀大笑。

  10月21日:“得陈子善信,附来钟叔河请问知堂诗钞疑误诸字,尽所知复之。”

  我不知从那边得知俞平伯先生藏有知堂为他的“五十自叹稿”所作后记,于是央请黄先生代为设法,黄先生即致函俞老询问。固然功效令人失望(《俞平伯全集》也只收录了他的《六十自嗟》八首),黄先生对我有求必应,至今令我感铭。


  3月2日:“整日读知堂小文,并作札记,校改错字。文章实在写得不坏,是上等的小品也。”

  老作家黄裳在散文创作之外,也是知名的版本学家和藏书家。因为出格喜欢“旧”,到了“破四旧”的“文革”发作时,自是在灾难逃,抄家后发放“干校”“劳改”。连年复出后,执笔为文,免不了涉及“文革”,但鲜有直笔,多拜托于旧时文物、故交翰墨的吊唁。笔触蕴藉内敛,每在平淡中还有所讽。还有一些随笔,对“文革”的愚民政策,晚近的文物失落,都在大概的标准里,委婉地抗议。本期所刊诸文,选自黄裳一九八五年在香港出书的散文集。


2019年“五四”百年眷念后第三天于海上梅川书舍

  在3月26日之前,我必然还造访过黄先生,因为他在谈天时谈起藏有知堂《鲁迅在东京》手稿,我即向他借阅。3月26日此日是去偿还。知堂这部手稿共三十五篇,最初连载于1951年5月9日至6月12日上海《亦报》(署名十山)。后编入1953年3月上海出书公司初版《鲁迅的故家》(署名周遐寿)。据上海出书公司认真人刘哲民先生回想,1950年月初,“周作工钱上海出书公司写了三本书,预先谈好,出书后都要退还原稿的”(刘哲民:《我和周作人来往点滴》,《闲话周作人》,浙江文艺出书社初版,1996年7月),但事实上并未办到。这三部书中,《鲁迅小说里的人物》一书手稿由康嗣群和师陀先生等分,而译著《希腊女诗人萨波》手稿也归了师陀先生,后由夏志清先生保藏。那么,黄先生所藏《鲁迅的故家·鲁迅在东京》手稿应也得之于刘哲民先生,影象中这部手稿线装一册,生存完好,令人惊艳。黄先生厥后把这部手稿付拍,此刻不知归何人所有了。

Copyrigh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1501号  客服电话:010-64755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