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如织锦图案:五代词别解
2014年05月21日

如织锦图案:五代词别解

  装饰艺术主要表此刻美术作品中,而在文学品评中的借用则是强调作品的图案化和视觉性。晚唐五代词形貌人物或情况,往往以具有光鲜视觉结果的语汇来刻画,使人发生强烈的图案感。图案感使词的画面有更完整的布局、更光鲜的视觉显著点以及内涵的节拍。温庭筠的词作,在这方面相当典范。温氏的《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这首词读者太熟悉了,而词中的形貌是以装饰美感为主的。“小山”虽有差异表明,笔者觉得代指的是,女子居室中的屏风。近人李冰若评温词即言:“小山,连忙屏山,犹言屏山之金碧晃灵也。”(《栩庄漫记》)李氏还指出:“飞卿(庭筠字)习用‘金鹧鸪’‘金鶒’‘金凤凰’‘金翡翠’诸字以表华美,其实无非绣金耳。”(《栩庄漫记》)已经展现了温词的装饰性结果。著名学者袁行霈先生敏锐地看到:“温庭筠的词富有装饰性,追求装饰结果,好象精美的工艺品。个中引人注目标是斑斓的色彩,烂漫的图案,精美的装潢,以及各种令人赞叹的装饰能力。温词就比如一架画着金鹧鸪的瑰丽精良的屏风,可能说是屏风上画着的艳丽的金鹧鸪,温词的美是一种装饰美、图案美、装潢美,浏览温词有时要象浏览工艺品那样,去浏览那些精良细致之处。”(《中国诗歌艺术研究》)袁先生对温词的评价,可谓发人所未发,对晚唐五代词而言,同样具有相当的普遍意义。晚唐五代词中的人物形象,根基上是女性,而词中写女子居处多以“画屏”“云屏”“银屏”等来描画,可以看作是明明的装饰性结果。温词中还有“鸳枕映屏山,月明三五夜,对芳颜”(《南歌子》)、“画楼离恨锦屏空,杏花红”(《蕃女怨》)等。在其他词人的作品中,也多有“锦屏”“绣屏”“画屏”等意象,如韦庄“有个娇娆如玉,夜夜绣屏孤宿”(《谒金门》)、“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菩萨蛮》)、“睡觉绿鬟风乱,365bet,画屏云雨散”(《回国遥》)、“画帘垂,金凤舞,寥寂绣屏香一炷”(《应天长》)、牛峤“那里是辽阳,锦屏春昼长”(《菩萨蛮》)、“画屏重叠巫阳翠,楚神另有行云意”(《菩萨蛮》)、张泌“花月香寒悄夜尘,绮筵幽会暗伤神。婵娟依约画屏人”(《浣溪沙》)等,这些词句都是以图案化的明丽来修饰屏风,使之成为视觉结果极强的意象。
  晚唐五代词有很强的画面感、图案感,色彩也尤为光鲜。换言之,有颇为特出的唯美倾向。总体来说,这种审美特征固然在差异时期的词作中都有,但在五代词中出格明明:用文学语言描画出的具有装饰结果和图案感受的意象,它们以光鲜的视觉性、图案化和节拍感在作品中重复呈现,成为诗词中的一些抢眼的“亮点”,从而也营造出一种非凡的艺术气氛。